娓娓道来

底特律的我今天也在发胖
懒散青年,拜托别让我麻烦
企鹅号同id,更新速度缓慢,主要日常学习和打游戏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5)

上话:密布局

本话:情相生

个人不太喜欢写那种浓浓烈烈的感情戏,尽管这样写很快就可以把故事讲完然后皆大欢喜的结局。这毕竟是我第一篇曦澄连载,于情于理我还是要看着它完结,也许之后还会还会把只放过一章的逆流重写。

『15』


蓝忘机走过的最长的路,是探清楚魏无羡和他之间的距离。

魏无羡不清楚自己方才摸黑走了多久,蓝忘机走在他的身边,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在漆黑的夜色里转瞬即逝又再度响起。这让魏无羡知道,蓝忘机一直就在陪着他,明明应该是一段不长的道路,他们却硬生生走了很长时间。黑夜遮住了双方彼此的神色,看不出对方此刻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都是在各怀心事。

魏无羡起初把纸条交给蓝忘机的时候,依...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4)

上话:论布局

本话:接紫电

这篇连载的更新频率也快稳定下来了,大概一月三篇。

『14』

江厌离这一路上神色都不是太好。

先不提江家那头偷龙转凤的婚事,她就这样束手无策的看着魏无羡走上了花轿,尽管对方有回头朝她笑笑,表示让她不必太过在意。

而她自己,却连一句多余的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自顾自的抹泪又不能让蓝家的人看出什么不对出来。更何况出走在外的江澄,这几日来毫无音讯,江厌离不知道他现在究竟过得怎么样。

母亲先前因为她试图插手这件事而大为不悦,喝令她在事情结束后就回金家去,听起来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再者金家这般也传来消息,说是金凌染上了风寒,小孩子身体孱弱经不住打击,以防万一让她...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3)

将就一下拿图片版看看吧,纯文字的没法发出来。

上话简介:去金府


本话简介:论布局


我发现我已经不打算走欢脱风格了开始挖之前的伏笔

『13』


下话预告:接紫电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2)

上话简介:放开我我不要去成亲还好只是个梦啊

本话简介:蓝湛你果然还是口嫌体正直真是好撩

『12』

岁月静好,只愿时光能够长久的停在某一刻。

蓝忘机没有说错,魏无羡还真把墨汁给打翻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砚台已经滚落到了地上,魏无羡弯腰伸手去捡起来,结果不小心弄的五个指头上都给染上了黑色,好不容易总算抓在了手里,松了口气之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暗自庆幸好在没把那本拿来摘抄的古籍给弄脏了。

“蓝湛,我申请出去洗下手,不然可没办法抄写了。”

蓝忘机绷着一张脸:“不许,你右手还可以写。”

魏无羡心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好眼力,果然刚刚有在一直盯着自己看。刚才他把双手都给背到了身后,蓝湛居然还清...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1)

第一部分总结篇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逃婚后被结婚对象攻略的故事。

陆续填坑,这篇说不定会变成寒暑假党。

我居然更新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11』

江澄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云梦。

周围是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莲花坞场景,热闹的人群走过交谈用着云梦的本地口音,都在他的身边入走马观花一般的闪现过去,他想去叫住其中随便哪个却扑了个空,徒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清方向,声音格外的嘈杂。

自己按道理说还应该住在金陵的客栈里,运气不错包下了最后一间房在里面休息,身在云梦的记忆早就已经是几天之前的了,可是又为什么他现在会站在这里,难道说自己还是被他们给发现了?

是江家人,还是蓝家人...

【仪桑】怀景于桑

重修,一发完结,拖更如我还是结束了这个坑。

我花了这么多年来喜欢你,希望你能将下半生托付于我。

有道是瑞雪兆丰年。

这年冬至的夜间,难得纷纷扬扬的飘了一夜的雪花,等到翌日聂怀桑照例推开房门的时候,庭院里已经白茫茫的一片,厚厚的积雪层层着堆积在地面上,此刻视线中的那个站在庭院里的蓝白色身影。

蓝景仪。聂怀桑见状眯起了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

他还是踩着厚厚的积雪走了过去,只是一步一步的需要格外小心,一如他缜密的心思。对方抱着一把上等仙剑倚着院中的那棵苍松,目光自打聂怀桑出来之后便片刻不曾转移。多日不见蓝景仪的身形又越发高挑了起来,聂怀桑思前想后,还是没办法把他同小时候那个圆滚滚的可...

【曦日晚吟】江澄表示自己只是加错了油

补档,群里的联文三十题第二十五题。
原来的连接是不能用的了,汇总 @呦呦鹿鸣 
将就着看看吧,我也不想多说。

【曦澄】立夏·狐说

一发5000+,意识流体。 @江夜雨 

――――――――――

狐之念,不可说也。

总有人,在等你回来。

蓝涣在见到那只小狐狸的第一眼,便觉得分外熟悉。时隔立夏来临的前夜,他独自坐在窗前,听着风吹打着午后池塘里荷叶发出的声音,端起面前早已凉了半宿的茶水,只是不经意的间的一低头,它便顺着打开的后窗钻进了屋子里。

蓝涣寻声回过头去看它,小狐狸也静静的停下了脚步去与他对视,它看上去并不怕他,低低的对他叫唤了一声,又警觉地后退几步,与蓝涣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小狐狸抬眼去看蓝涣,顺理成章的,蓝涣也正对上它那双紫的晶莹剔透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愣住,恍惚间被勾起了,千万重本想深埋...

【曦澄】逆流而上(一)

娱乐圈paro注意,初次试水见谅,忘羡不拆不逆。

新晋替身演x常年冷板凳,其余配对多是自由心证。

如果他能拥有时光机,江澄发誓他一定不会让魏无羡遇见蓝忘机。

出租车以一个流畅的动作稳稳的停在了电视塔的大楼下,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在上午燥热的空气里,司机大叔摇下车窗把一口痰吐在了柏油马路上,然后调头对坐在后座的年轻人开口道:

“盛惠一共60元,您是直接付现金还是转账给我?”

后座的年轻人阴沉着一张俊脸掏出钱包,看也没看就直接甩给司机张红色的百元大钞,径直就拉开车门探身出去。司机叼起一根烟翻找着零钱打算交给那个客人,刚抬头就发现那人已经走远了。

“小伙子,你的零钱不要了吗?”

“不...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一)

发布了长文章:【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一)

点击查看

一个长长的文章连载整合帖,喜欢的话就点开看看吧w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0)

看第一部分宣告完结了你们就不能给我来个贺电吗

也许很快就会继续第二部分或者开新文有空来催更

上话简介:不打不相识不撩不睡床你来不来啊夫君

本话简介:逃婚无疑是解决眼前婚姻大事的最佳途径

『10』

魏无羡记得自己离开云梦的那日,江厌离哭的很是伤心。

她起初便对自己弟弟莫名而来的荒唐婚事感到担忧和不安,几天来尽自己所能四处去打探消息,但招来的却是母亲对她无缘无故的呵斥。尽管惊讶于江澄会贸然私自逃婚的举动,但她很快便做出决定,要去帮他们完善后路。

魏无羡走出江家大门的前一刻,他的身上都还是有些隐隐的酸痛。虽说虞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看似狠狠抽了一顿,但其实伤的并不算重。

养了几日后伤...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9)

上话简介: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拜过堂了

本话简介:来谈谈新婚感想吧一言难尽

  • “我作死,真的。”魏无羡说,“我单知道蓝湛禁欲,不解风情,我不知道蓝湛他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我想早点带着休书回江家继续逍遥快活,所以干脆不顾底线的撩他。他起初是淡定的,对我的撩拨不为所动,后来就变了。撩着撩着,我们就滚上了床,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说完,掩面而涕,闻者无不伤心落泪。

  • “魏无羡这个人,我本以为他是个直的,”特邀嘉宾江澄痛心疾首的说道,“可是他居然一朝就弯了,还弯的那么彻底,真是够了。”

    魏无羡小声说:“别闹,你不也一样。”

  • 最后作为发言人的蓝曦臣总结道:“其实忘机他,只是拥有一块平原般的内心而...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8)

上话简介:正牌新娘懵望真新郎

本话简介:冒替新郎迎娶假新娘

  • “想想我和蓝湛新婚当夜,”多年以后的夷陵撩祖魏无羡,事后这般回忆道,“我们是如此的相见恨晚,一上来就打得火热,为的是迅速确立,以后在家里谁刷锅谁洗碗的地位。当然,结果那晚是他睡凳子我占床。”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床先撩的凳子,最后是凳子压了床,而且还是天天。

  • 另一位当事人含光君蓝忘机则表示:“魏婴,说的没错。(因为)老婆,说的都对。”

准备好了的话,那么就进入正文,就问你还坚不坚持在这坑里蹲?

『8』

蓝景仪顿时觉得,任重而道远,决不能辜负长辈对自己的期望。

他不会承认他的心里此时乐开了花。


接下来...

【曦澄】一期一会

你相信有关前世今生的缘分吗,哪怕此生只能见上一面。

1.

“一期一会。”

江澄的目光顺着蓝启仁那只瘦骨嶙峋的手,看着他用力拿粉笔板书下那四个大字,然后便开始发表他关于茶道的长篇大论,听的无聊打起了哈欠。

他本不必要来听这茶道课,这又不是他当初开学时选的必修科目。而此刻他由不得不坐在这里,看着不远处坐着的魏无羡津津有味的样子。

津津有味着的当然不是什么茶道的博大精深,魏无羡倒是选了这门课,实际上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具体理由说来也可笑,是因为他在入学时对那个叫蓝忘机的青年一见钟情,而蓝忘机又是蓝启仁的近亲,自然平日里只有在这门茶道课上才能够见到他。

而大多数时候,蓝忘机总是只留给他们一...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7)

上话简介: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本话简介:那么这位公子,你呢

『7』

日哦。江澄心里嘀咕着,结果被对方反将一军,真是失策。

既然蓝曦臣已经主动问起了他的身份,再加上先前自己对他所谓看似友好,实则是拿剑威胁的“拜会”,江澄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回答他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而且很明显,坐在他对面的蓝曦臣,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他很有实力,江澄能够肯定,而且不得到答案是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的。

那又该怎么去回答他呢?虽说可以基本上把他是蓝家派出来寻找自己的内门弟子,这样身份的可能性排除掉,但也不至于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其实我是你们泽芜君未过门的夫人,目前逃婚在外打死都不会成亲的江少主...

打住。...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6)

上话简介:准备准备迎接新来的江夫人了啊各位

本话简介:这两人初次见面的氛围咋就这么紧张

『6』

冰冷的剑锋抵在他脖子上时,蓝曦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持剑的那人此刻就站在他的身后,似乎是有意证明自己的身份,银铃的声音清脆作响,但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他伸手探入怀中想要取出贴身收着的朔月,在摸索到剑柄的那刻却又收住了手,感觉到对方施加的力道又多了几分,甚至有种隐隐的杀意浮现出来。

也是个修为不浅的世家弟子,蓝曦臣想,只是不知来意为何。

他刚想动弹,对方就冷声着说道:“别轻举妄动,你再有所动作的话,我也不能控制好这使剑的力道。那么我问你,蓝家的人派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可不记得江家有弟...

下一页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