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2)

上话概括:与损友互怼未来配偶结果立马就被提亲打脸真是够了 

本话简介:我不想和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联姻效仿我爹娘是吗 

『2』 
江家的会客厅里,今日难得的围了很多人,大多是来看热闹的。 
“蓝家来的人正在面见阿爹和阿娘,我们早些过去。”江厌离说。 
“蓝家居然会来提亲,真是稀奇,”魏无羡啧啧赞叹,“江澄,看到那里的彩礼没?定是堂里都摆放不下了,才堆到外面来的。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这次他们是向谁提亲来的吧?” 
江澄嫌恶的望向那里,他心知肚明,父亲总共就他和姐姐两个孩子,姐姐已经出嫁,蓝家所来为谁再明显不过了。 
魏无羡也不再多问,看得出来江澄不喜此事,便直接跟着江厌离从过道里穿过,来到堂后的一处屋门前推开钻了进去。三人都不敢言语,屏神静气着听堂前客厅里嘈杂的对话声。 
江枫眠接过仆人递来的茶水,端起来饮了一口后说道:“蓝氏为何会挑在此时前来江氏?” 
对面几个年轻的蓝氏门生相互顾看,终是有一年纪稍长的少年出声应答道:“江宗主可记得此事?昔年蓝江两家长辈有婚约定,这代在一方及冠之年不曾婚配者,即结为秦晋之好。现蓝氏大公子已经加冠,前辈派我们来接江公子过门。” 
魏无羡道:“居然是个男人,那蓝家大公子,莫非就是人们口中的泽芜君?” 
江澄道:“你给我安静点,好好听着,父亲还没有表态,再说阿娘定是不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在江枫眠嗯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时,虞夫人的声音在这其中便显得突兀起来:“想先见见江公子?你们想的倒美!” 
魏无羡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虞紫鸢杏目圆睁,衬的她那张姣好的容貌狰狞起来,挥手让先前几个替她捶腿的本家侍女下去,“江枫眠,不用猜都知道肯定又是你父亲安排的好事,你们江家还真是本事了得,几代人都要靠联姻维生是吧?” 
江枫眠面露难色:“三娘子,可这毕竟是家父生前的安排...” 
虞紫鸢讥讽着说道:“照这么说来,将来厌离的孩子,是不是也要嫁个聂家的或是温家的小兔崽子?让阿澄嫁到蓝家去当夫人,这等好事,你怎么不让魏无羡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对夫妻之间的火药味已经分外浓烈,江枫眠虽木讷,但也看的出来是忍耐到了极限。蓝氏门生们知趣的退到一边,蓝景仪趴在彩礼上装死,有人低声问他:“景仪,你说江家会同意这门亲事吗?江夫人那里的态度可不好说啊。” 
蓝景仪抬起一张哭丧着的脸道:“定是不能的了,大不了会去抄几个月家规好了,据说这江公子肖似其母,性格也是极为火爆。就算我们泽芜君再好,他也不会天生就心甘情愿去嫁给一个男人啊。” 
“说起来你这次被派来,泽芜君知道吗?” 
“不知道,我来云梦这件事只告诉过思追,思追也不知道我是具体来做什么的,我其实是来作为夫家人迎亲的啊...” 
蓝景仪又抱怨了几句,其它几个人深有同感的纷纷点头表示同意。这本是一场无比荒唐的婚事,难道当初定下婚姻的两家,就没有想过这一代,两支血脉未婚的只有男子了吗? 
“我算是听明白了,江家的人是要嫁到蓝家去的,只要蓝家的人及冠,便要立即举行成婚。”魏无羡道,“这样想想你也不亏,听说这一代的蓝家出了赫赫有名的双璧,那叫泽芜君的,容貌才能都是极好的,品行自然也是端正...江澄?” 
“魏无羡,我不会去成亲的。”一直在沉默的江澄开口道。 
魏无羡愣住:“当真?你莫不是因为对方是个男子吧?” 
江澄道:“这也是一个原因,但并不重要,我顾忌的是,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 
“我父亲和母亲的婚姻你也见到了,是彻底失败的,而他们便是联姻的结果,我不想有这样的余生。” 
江厌离看向他们欲言又止,默默退了出去。 
“三娘子,就算阿澄去了蓝家,云梦这里还是有无羡这孩子可以帮忙维持的,他是个好孩子,只要你对他态度好些...” 
“又是那什么魏婴是吧!江枫眠,那小子处处胜过你儿子,直到现在你还偏心与他,干脆就把这江氏拱手相让得了,我看这里早就不该姓江而姓魏了!”虞紫鸢说话甩袖转身离开,在经过低头站在那儿的江厌离那里突然停了下来。 
江厌离不安的看向她:“阿娘,弟弟他…” 
“这几日事情过去了你就给我回金家!”虞紫鸢转而对屋内斥道:“江澄,你自己想清楚,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魏无羡看着她那抹亮丽的紫色身影很快消失不见,紧张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下来。 
江澄却是松开他那一双刚刚被自己掐的发红的手,指尖苍白,连带着他的脸色也是一样:“帮我想想办法。” 
无论如何,我都是不能答应这门亲事的。 
tbc
下话预告: 
就算家族已经决定让我娶亲我也不能就这样去耽误对方一生啊 
蓝氏双璧场合 
忘机正式出场恐怕还需要些时间,我以后一定给他和无羡多加些不可描述的事 
本话最佳虞夫人,向夫人势力低头,超喜欢写这种角色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45)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