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芥敦】戏里戏外(上)

敦你是不是特别缺心眼让芥川分你一点不够找我要御魂管够

00.

现在是横滨时间凌晨四点半。

天还没怎么亮,都已经是春天了。

我在进门前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然后用力把它从手上扯落了下来扔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在玄关处扶着墙脑袋里阵阵发晕,想吐又吐不出来难受的要命,明明之前已经在酒吧里睡过几个小时仍然没有清醒过来,我也不想多少直接躺倒在了沙发上,干瞪着眼望天花板思绪里是空白一片。

昨天晚上是庆祝文豪野犬第二部杀青的庆功宴。

在酒吧里的聚会上,芥川前辈说他要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默不作声只是给自己拼命的灌酒,没过多久我就迷迷糊糊醉的睡了过去,接下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被同来的公司成员挪用公车送到自家楼下。

01.

我的名字是中岛敦,武装侦探社公司旗下的一名新人,一向没什么名气,直到我接到某知名导演的邀请,让我去出演他新剧的男主角。

不用我去思考也知道这里面公司肯定是帮了不少忙,为了捧红我最直接的方法自然是去为我量身定做一部电视剧。现在这个诱人的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不珍惜去把握的道理,最重要的是这部剧里我们公司全员出演。

是的,就算男主如我没有名气,也可以因为请到大牌而卖座起来。

抱着这样侥幸的心理开拍那天我早早就到了现场。

同公司比较谈的来的太宰前辈兴冲冲的向我招手示意。

我跑到他那里接过他递给我的剧本和演员表。

“敦君准备好了吗?今天拍的第一场就是我们两个相遇的戏份,为了方便你理解角色,我特意让导演把剧本里的角色名都换成我们自己的名字了,反正最后还是会有配音的,”太宰先生大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里满是诚恳:“那么一起加油吧,我相信你敦君。”

我翻了翻剧本,果然铺天盖地的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人名。

这样的话角色代入感...强的不能再强。

“太宰先生,那今天是不是出演这部剧的所有人都来了?”

“很可惜,芥川前辈请了假不会来,”太宰先生拉长了声调,“一想到在这部戏里他将要扮演我的小迷弟我就分外期待,我的天呐,这一定不是真的,芥川前辈可是我在现实里那么敬重的对象啊。”

“芥川前辈?芥川龙之介?”我有些惊讶。

“是的,没想到导演居然能从黑手党公司那里把他给请来。”

太宰先生耸了耸肩,低头看起了剧本。

02.

文豪野犬第一集在网络上试播后,反响很不错。

监制和导演商量了一下,打算在与网络更新相差一集来拍摄赶赶进度。这几天来黑手党公司出演的人员陆陆续续的到齐了我也认了个遍,戏份多一点的中原前辈每天准时过来签到顺便和太宰先生在空余时候打打牌打发时间。他们在现实的关系还不错,不像是剧本中所说的那么互相看不顺眼。

也可以说是很好的朋友吧。

我干嘛总把现实和演戏联想到一块儿去?

我叹了口气,这集与我搭档的芥川前辈迟迟都没有出现,就连第一集开头曲中我和他的打斗场面都是春河监制亲自上任用电脑合成的,当时朝雾导演看过了之后还嚷嚷怎么把男主的风头给压过去了,监制反驳没办法芥川他人长得就是帅绝对没有因为是粉丝而故意去美化..

的确,在演艺圈里,哪个人不知晓芥川龙之介。

尤其是他这次要出演这部剧里戏份突出的反派角色。

要和这样的大牌合作,我很紧张。

“你是中岛敦?”突然有人问我。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我已经把上一集的末尾预告已经补完了。”

我闻言抬头寻声望去,正对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

无论是戏里戏外,他都是一样的沉默寡言。

“是,请多多指教,芥川前辈。”我故作镇定的回答。

03.

文野第二季杀青那天下午,太宰先生说要大家去酒吧里小聚一番。

说是小聚,实则到了那里就成了群魔乱舞的狂欢。

这场景挺熟悉,同样的地点只是比以往少了些人物,第一季完结时,本来大家都打算直接对着酒瓶子狂吹气了,突然导演进来告诉我们明天加班拍摄第二季的时候,全体差不多都懵了,念念不舍的结账然后各自回家睡觉去。

那天晚上我是和芥川坐着同一辆车回临时公寓的。

我其实很好奇芥川为什么会搬来临时公寓与我们这些小明星一起住。

他的房间在我对面,虽然我一次也没敢去敲过门。

我喝了点儿酒,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芥川坐在我旁边。

“中岛敦,你有想过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吗?”

“嗯...一个非常好的人...哈...至少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傲慢...”醉意渐渐上涌在我的脑子里,我都不知道自己那时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只是前辈你太冷酷了...我总是想和您多说几句话...不关乎如何演好戏的对话...我想了解您,非常非常的想知道...”稀里糊涂的说起了不连串的胡话。

“我明白了,下次会注意。已经到了,去电梯吧。”

在费力的打开家门后不知道门关还是没关我就奔床睡了过去。

印象中有那个同住一层的帮我盖上被子还细心的轻声走了出去。

我第二天去感谢了谷崎,但他一脸茫然的不承认,我觉得应该是觉得举手之劳不必多谢。也没去多问,此事便不了了之。

然后我看见芥川从我身边走过一言不发。

我忐忑不安,猜测应该是我昨天的一番话惹他生气了。

怎么办才好啊。

04.

我喜欢芥川龙之介,一种起源于一见钟情的暗恋般的喜欢。

就像是少女怀春,像我这种也不算是少男的人也不言而喻。

除去必要的对戏之外我与芥川前辈并没有什么再多的联系了,他的粉丝太多,就连太宰先生也是一休息就拉着他和中原先生问东问西的,场外的粉丝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排队来要签名,络绎不绝应接不暇。

而我只有蹲在一边的角落里吃着茶泡饭的待遇。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被经纪人逼着试吃了各种风味的茶泡饭,最后终于敲定了一种我能吃下的最多的,第一集里面我被逼着吃了几十碗茶泡饭结果半夜撑得发慌去操场上跑完步,在洗手间对着水池吐了好长一会。

于是我接下来吃茶泡饭都味同嚼蜡难以下咽。

导演很焦急。

“敦君,你应该表现出欢乐的样子,要装出很开心的表情啊。”

我说:“导演,我想吃大餐。”喊得可怜兮兮。

导演倒也通情达理:“行啊,你付钱,要吃请我们全部。”

我顿时怂了:“还是算了吧,我还没拿到片酬...”

没想到当天晚上国木田先生便通知我集合去吃大餐。

我坐在公司派来的车上热泪盈眶:“导演开窍了?”

国木田先生白了我一眼:“不,请客的另有其人,反正去吃吧。”

我也没管多少,到那里直接埋头苦吃起来。

吃到一半我问坐在我旁边的中也前辈:“这顿饭谁请的?”

前辈拨弄着他的帽子说道:“你看这次谁没到场就是谁。“

我看也没看果断摇头表示不知道。

“芥川龙之介。”

我嘴里正吃着的食物猝不及防的把我给噎住了。

那次之后我对于茶泡饭的味觉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

05.

在开拍的第一天,监制就告诉我们剧组里经费不足。

说这句话的之后全场居然非常的安静。

我举手询问:“有多穷?盒饭还供应的了吗?”

“这个没问题,只是只有摄影师才能晚餐加鸡腿。”

听到我们这样二缺对话的与谢野小姐噗嗤的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春河你就别卖关子逗我们的小新人敦君了,不就是无法供应充足的住处吗,我们这里有几个人家住在附近可以自己回去,你给其他人安排就是了。”

“我需要留下来住临时公寓。”我说。

其他几个人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这时有人突然提到了芥川。

“芥川前辈没来,需要考虑给他留个名额吗?”

说这话的是樋口小姐,她在戏中是芥川的下属,戏份经常搭在一起。

“那就留一个吧...你们在的人先选房间吧,有优先权。”

我对房间没什么讲究,就算是公司给我安排的宿舍我也只是随机挑的一个,没想到之后便在公司里流传着我其实是个幼女控的笑话,当红童星泉镜花对我入住她的宿舍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不满,而是很平静的接受了,反倒是我成天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来。

而镜花在戏中与我还住在同一个宿舍里,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我对乱步先生抱怨说等拍完戏我一定要在横滨买套大房子住。

乱步的回答当头浇了我一盆冷水:“你就拉倒吧。依我看,你除非在之后被大神包养了乖乖被骗去结婚,我估计直到镜花成年你还是搬不出去的。”他睁开眼怜悯的看着我:“接受现实吧敦君,遇见大神就嫁了,单身的世界并不适合你这单纯的孩子,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恼羞成怒的当即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向他砸了过去。

路过的福泽社长默默地用眼光杀了我一千遍。

更悲催的是在我被社长碎碎念洗脑了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打车回到公寓,看见对面原本空着的房间门牌上,挂上了一个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芥川龙之介。

我扫视了一眼楼下,与那里站着的一个身影不经意间目光相对,心跳却加速了起来,那张脸我在各种明星杂志上见到过不少遍,却一直没能记住完整的印象,平面的照片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真实感。

那算是我第一次见到芥川。

一眼万年。泯灭难忘。

06.

太宰先生开了一瓶酒,在我们面前得意洋洋的晃了晃:“嗯,真香。中也不来一杯吗?”他对中原前辈说道。

“谢谢,我不怎么会喝酒,如果不是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的话,我大概连酒吧这里都不会来。”中原先生婉言拒绝了他,太宰先生流露出扫兴的神色:“啊那太无聊了...来来来我们来玩点游戏,输了的人喝一杯,陪我。”

中原先生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

然后我就看到他被戏里戏外一样狡猾的太宰先生灌下了好几瓶。

接着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过去。

我挺担心他的。

芥川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上小口的喝着高浓度的酒水,我想起他所饰演的角色设定上是喝几杯就会醉倒,现在看起来他酒量倒是挺不错的,是怎么演出那种不胜酒力的感觉的呢?我记得那场戏在拍完之后,监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敦啊,学学芥川,你看看大神的演技就是不一般。你要记住,茶泡饭再难吃,也要笑着去面对镜头啊...”

我下意识的去捂嘴不去回忆那悲惨的记忆。

芥川朝我的方向看来:“不用担心,我会和他对好戏的。”

芥川说的是事实。他第一次和我对戏的时候我总是不在状态,满脑子不知道在胡思乱想着些什么,只知道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紧张的要命。芥川示意导演暂停拍摄,然后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来把跌坐在地上的我给拉起来。

“你的表情应该是一副恐惧的样子,在见到我的时候。”

“适当保持距离,特技后期会根据我们的拍摄加上,不要担心。”

“放轻松一点,你已经表现的很不错了,只是需要跟上节奏。”

他如是的对我说道。

导演在对监制窃窃私语:“我怎么不知道大神会对新人这么温柔?”

监制同样小声的说:“大神的心思你别猜。”

07.

“我要结婚了,希望大家能够参加我的婚礼。”

酒过三巡,芥川前辈淡淡的开口道。

“谁啊?和樋口吗?”我脱口而出。

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又没有分清楚现实和演戏的差别,的确,从剧本上来看,芥川和樋口饰演的黑手党组的确存在着互相在意的倾向,而我和镜花之间也加入了不少感情戏份来推动剧情的发展。文野之后的剧集我倒是没怎么看,为了满足自己买套大房子的愿望空闲时就出去打零工。

所以我认为戏里最火爆的自然是这两对了吧。

嗯,其中还包括我,有点沾沾自喜出了名呢。

芥川轻声笑了出来。

在座的人不约而同的感到一阵惊愕。

这个素来以冰山闻名的大神居然在这时候会笑了出来?

“新娘的人选是个秘密,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似乎在看向我的这个方向。

是我多心了吧。

但是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不出来的难受。

太宰先生在把中原先生灌醉了之后自己也开始不清醒了,直嚷嚷着扑到我面前的椅子上半醉半醒的说道:”说起来敦君知道文野里目前最火的配对是什么吗?”他举起手中的酒瓶,“你肯定猜不到猜不到...是我和中也...芥川和你...哈哈哈意外吧...”他咧开嘴笑了出来。

太宰先生肯定是醉的糊涂了,喊芥川都不带前辈两字了。

“是是是,我很意外...”我连声应和着他,我也有些醉意了。

“找个人送他回去吧,你看起来也不是很精神。”

芥川叫来了服务员,把已经倒下的几个人送到包间去。

“你没什么事吧?”他问我。

我说我没事,来啊我们还能大战三百回合,不醉不休。

“你是真的醉了。”他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他那里走,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祝你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幸福美满...”

“这可不行,因为新娘早就白头了怎么一起偕老。”

我没再回答他。

也不懂他说的是啥意思。

tbc

下明天我再码字[握拳],果然洗澡我就能出灵感,给自己加油的动力。

下篇请走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67)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