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芥敦】横滨新婚小夫妇

00.

Newly married couples are often in a fragile relationship.

新婚夫妇往往处于一种脆弱的关系中。

“我们今天就去把结婚证给领了吧。”

“好啊。”

于是芥川和敦现在就站在民政局前,一人一脚踹开了办证处的房间门。

01.

不记得是谁先提议说去领个法定的结婚证书好了,然后另一个也同样智商掉线的应和,双方在达成了一致的共识之后居然不约而同的从内心深处觉得这件事情事不宜迟,索性就在这个寒风萧瑟的秋日清晨打算开工。

大概是昨晚熬夜没回去的接待员揉着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

“两位先生要领证的话等会再来...现在还没上班...两位先生?”

“我们来领证。”

接待员在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的剧情陡然惊醒了过来,这两人是直接闯进了这里而且用的还是蛮力,而且就算能理解领证的心情急切所以这般胡来,但是两位男性怎么开证明?这什么玩笑啊。

接待员刚想一口回绝说我们这里办不了这事,不料她的眼神在对准那个脸色淡漠的黑发青年时暴露了自己的想法,芥川想也不想,直接一罗生门就劈到了面前的地板上:“快点,我要马上看到结婚申请书。”

接待员被地板上劈开的巨大裂口吓得瑟瑟发抖。

“是是是,我这就替你们办理!”

02.

敦在和芥川走出民政局大门的时候捧着结婚证喜极而涕。

他和芥川来领证完全就是出自心血来潮,两个人之前也是交往了很久,但是结婚这事总是没有提上日程,一是两个人都还没成年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二者两个人之间摩擦不断互殴还忙不过来哪有闲心去成为合法夫夫。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是很多人都会说的一句话。

他们这次来的太匆忙什么材料都没有准备,当接待员小声跟他们讲要出示户籍证明的时候,敦犯怂了因为他和芥川完全就是两个黑户,没爹没妈一个孤儿院一个贫民窟而且芥川还是个黑手党的还要户口做什么。

“没有。”

敦如实的回答道,芥川则把罗生门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接待员忍忍眼泪把哭咽,然后请他们去里面拍照。

敦觉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当结婚证明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自己没有先芥川一步选择,芥川在两份申请书之间不假思索的直接夺过了男方的那份,当敦惊恐的看着自己拿着女方的申请书无从下笔的时候向芥川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对方在草草写完了必要的信息之后抱臂催他:“人虎,快点。”

敦一咬牙一切齿默默地在申请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03.

“难道就没有两份相同男方的吗?”敦愤愤不平。

“抱歉抱歉,那样法律上是不会承认的。”接待员赔着笑脸。

敦在对着冉冉升起来的太阳依依不舍的收起了自己的结婚证,果然还是对自己是女方一栏这件事耿耿于怀,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收好然后快步赶上前面的芥川,对方在瞥眼看到他跟上来的时候嘴角轻轻上扬,敦赶紧拉住他伸过来的手问他:“我们现在算是合法夫妻了?”

“是的,在法律上你是我的妻子了,敦。”

敦闻言把脸别了过去感觉有些发烫,一旦接受了他们已经结婚这样的现实之后,莫名的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愈发的沉重了起来,他和芥川不只是搭档和恋人的关系,而是一对将要共度一生的夫妻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停不下来,芥川趁势低头在他白嫩的那张俊脸上亲了一口。

“呜哇芥川你干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这种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原来成为合法夫妻的好处有一点就是可以大庭广众之下亲嘴了。

这个身份芥川适应的居然比敦快。

04.

最先一批知道芥川和敦结婚消息的人不出意料是太宰。

"说起来你们有考虑过结婚这件事吗?”

某日还是恋人的芥川和敦在偶遇太宰的时候与他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太宰在看见这对小恋人在看见他时,原本紧紧拉着的手立马就松了开来纷纷给背到了身后装作只是一本正经的搭档关系而已,心里抱怨道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这两人,挠了挠头发打算还是先回去吧。

“并...并没有...”敦支支吾吾的回答。

“我们并没有考虑过这件事。”芥川说。

“哦——”太宰很遗憾的拉长了声调,“真可惜,我和中也前几天还为这件事吵过一架,不过嘛最后结局是,”他神秘的对二人竖起一根手指说,“那晚我们玩的很愉快呢,虽然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

然后新双黑二人就在他面前拔腿就跑头也不回。

当时还只是柏拉图式恋爱的小恋人无法接受老司机的双黑相处方式。

而现在太宰觉得自己被狠狠打脸了,后生可畏。

“太宰先生,我们今天结婚了。”

05.

“中也中也!快点给我接电话!夭寿啦夭寿啦!”

太宰治在侦探社里用固定电话疯狂的拨打着中也的电话号码,前来拜访他的敦和芥川一脸无语的站在他身后,在被中也强行挂机数十次之后太宰终于回过神来恢复正常,转身望向两人热情的打了招呼。

“啊恭喜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

看不出来太宰先生的心里其实是在滴血吧,对于这个消息。

中原先生这段时间的确心情很是不好,也难为太宰先生了。

新双黑两人很有默契的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太宰:woc你们这对夫妇是在同情我么!

毕竟是作为两人都很敬重的前辈,太宰觉得自己不能在后辈面前丢面子,想想怎么才能把中也哄得回心转意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去,尽管也很重要但是眼前也搞不定好吧,清了清嗓子打算说点祝福的话什么的表态。

“芥川你怎么揉眼睛啊?是进沙子了吗?”

“嗯,是有点难受,帮我看看。”

“没办法,谁叫我是你法定伴侣呢...”敦不想说服自己接受夫妻这样的身份刻意避过了这样的字眼,芥川微微露出不快的神情但也没说什么,他只是半睁着眼眼睛,看着敦把脸凑近自己,紫金色的瑰丽瞳孔眨啊眨,张开殷红色的漂亮嘴唇帮他吹开眼睛里的灰尘。

那张嘴让他心猿意马起来,敦呼出的热气居然让两个人脸都发烫。

06.

“打住打住,侦探社送客了。”太宰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掌发出的响声让两个人都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远离了对方一段距离,太宰按了按太阳穴无可奈何,现在的后辈们领了个结婚证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在前辈面前秀恩爱秀的这么熟练,让目前现充着的前辈心里很不平衡啊。

他目送着两个人推推搡搡出门去的身影又去拨打中也的电话了。

哎呀,新婚燕尔的小两口闹别扭了啊。

Newly married couples are often in a fragile relationship.

新婚夫妇往往处于一种脆弱的关系中。

敦也说不上来自己因为什么原因会跟芥川冷战,按道理说能惹起他们之间矛盾的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小到哪怕今天的午饭是红豆汤加无花果而没有茶泡饭,或者说他去给镜花买可丽饼给芥川顺便带回来的里面包的是橘子馅的,两个人都能为此打起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啊——明明都是已经结婚的人了,这可如何是好。

敦在这一路上都在偷瞄与他相距的不远不近的芥川,内心蠢蠢欲动想去搭话,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我就是无理取闹我生气了这样的神情,芥川也没看他装作他们两个好像就不认识一样,敦撅起嘴气鼓鼓的生着闷气。

敦觉得自己有必要骨气硬一点不去主动和好。

所以他啥都没说就径直回了侦探社,还有工作要做。

芥川望着敦跑开的背影不悦的皱了皱眉克制自己不去用罗生门。

要对媳妇好一点,态度不能强硬,毕竟人已经是自己的了。

反正他自有独到的方法,推陈出新,革故鼎新,百试不爽。

07.

中也在第几十遍摁掉太宰的电话之后把他强行拉入了黑名单。

然后他在黑手党据点里看见了芥川,对方在同他点头示意之后便去处理自己的事务,这让中也很疑惑在芥川身边居然见不到那个侦探社的白毛小子了,一想到侦探社就想到太宰感觉糟透了,但同样作为芥川的前辈还是要问问这件事比较好,他们毕竟也有在交往啊。

“芥川,那个叫敦的小子呢?”

“生我的气走了,对了,我们今天结婚了。”

“恭喜恭喜,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达成这样成就的...不过肯定是你的一贯风格,”中也道,“那你不去和他和好吗?才刚结婚就这样子。”

习惯了。

相处永无安宁的生活。

打闹日常。

“比起这个中也先生为什么不试着接一次太宰先生的电话呢?”

芥川向中也要来了手机,中也没多想就把手机给了他,并没有看见芥川直接在通讯录那里翻找起来取消了黑名单限制,他们两个对话的时候太宰又是一遍电话打来,芥川顺手接通摁下了免提键。

“中也——和我结婚吧!”

从芥川手里夺回手机的中也对着手机怒斥:“你这个青花鱼混蛋!发什么神经病!我原谅你了行了吧!也老大不小了拜托!”

“太宰先生,敦现在在你身边吧。”

“是,你老婆在侦探社这里,敦,要不说句话?”

气已经消了大半的敦,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没从侦探社的沙发上掉下来。

“不了,告诉他,今晚我来接他回家。”

08.

磨磨蹭蹭。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来侦探社接我啦。”

“丈夫接妻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好像很有道理。

“那为什么带我回这间公寓啊。”

“夫妻俩不应该住共同的家里吗?”

无法反驳。

“唉芥川你干什么突然把我压在床上做什么!”

“夫妻不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吗?别忘了我们已经领证了。”

敦的脸涨成了熟透的樱桃,他对上芥川那双一直没什么波动的褐色眼瞳,对方嘴角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微笑的弧度露出尖尖的牙齿,芥川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着扯开一个又一个衣扣,敦在他身下的挣扎越来越轻最后直接完全的顺从下来,芥川扳着他的脸示意他看着自己。

“抱歉啊,今天让你生气了。”

“那么芥川夫人,我可以吻你吗?”

算了,谁叫他们是合法夫妻,这证办的不冤,或者说感谢有证。

“当然,没有问题。”

今晚会很愉快呢,他们想。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1)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