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织中】草木枯荣

给咕哩的精神食粮,自割腿肉感觉好难吃啊求不嫌弃

00.

那颗被安置在他车内的炸弹爆炸前几秒,中原中也是有种古怪的不祥预感的。也多亏他相信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与生俱来天赋的第六感,在紧急扭转了方向盘之后一脚踩上了刹车,才得以在那颗炸弹爆炸时踹开车门狼狈的拖着条鲜血淋漓的腿艰难的倚在路边的花坛边看着自己正在熊熊燃烧着的爱车渐渐化为灰烬。跟他一起来办事的手下们的车也被这爆炸的余波纷纷殃及,他们急忙跳下车来查看自己的伤势,周围有几个围观的路人则掏出手机去叫救护车来。

中也现在觉得自己受伤的腿疼的实在是要命,不用多想这件事情肯定是太宰那家伙的杰作。黑手党里派来送他去治疗的车还得要一段时间才能来,手下里面懂点医术的帮他的伤腿做了个简易的包扎。中也抬起手来从自己口袋里的烟盒中拿出一根烟来,突然想起自己出门时忘了带打火机。

怎么会忘记呢?中也想,他根本就不是喜欢抽烟,为什么要记得呢。

“Kissing the fire,”中也扭头对身旁的人喊道,见他一脸没领会过来的样子有些不耐烦,“我说的是,借个火,你现在听的懂了吧?”

手下这才一脸恍然大悟,恭恭敬敬的给他点上了火。中也叼着那根正在徐徐燃烧着的香烟庆幸着自己幸亏没带上打火机,在爆炸中这类东西再一爆炸,他受伤的这条腿估计也就没了而且会失血过多等不到医生过来抢救。太宰怕是清楚他的这个习惯,或者说这只是个不想让他致死的黑暗恶作剧。

中也把烟从嘴里拿开夹在手指上,看着烟头上面冉冉升起的烟雾,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棵在月夜里仰望天空的树,可惜的是现在不是月夜而是白天,天空中没什么好看的,他也不是棵树。

但他的岁月,却像是草木一般,一岁一枯荣。

我想你了,你在那边还好吗?

01.

“中也你这个样子是完全比不过织田作的啊。”

太宰坐在我旁边吧台的椅子上摇晃着手中杯子里加了冰块的威士忌,又一次对我重复了那个名字,语气依旧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却让我听得心里很不爽。我恶狠狠的咬牙捏紧手里的杯子表面上努力忍住不去同他反驳,心里却想着要把面前的这个混蛋给咬死个千百遍方能缓解我的怒意,一天到晚嘴上念叨着要死要死要死的家伙为什么还不死啊。

“这次训练完之后的时间也不早了,下次的我已经事先取消了。”

“老板,这是今天的账,一起结了吧。”太宰喝完他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把杯子放在了吧台上,硬币敲击着桌面的发出叮当作响的声音,在满脸笑容的老板“欢迎下次光临”的声音中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我透过玻璃门注视着他的背影,却发现他走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回黑手党的路。

再喝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我站起来抓起我放在一旁的大衣打算离开这里回去好了,太宰总是想着千方百计的逃脱着与我的训练,尤其是任务出在晚上的时候,他每次都用同一个理由回答着别人说是要去和朋友见面,那个叫做织田作的朋友,一个黑手党下层人员。

我不知道这个被太宰口口声声称赞着的,他难得的朋友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去见见这个人的念头我也有过,但很快就打消了不过只是出于好奇而已,和太宰那家伙有关系的我本能的抗拒,能让太宰佩服他的很不一般。

但是他能这么肯定我并不比他出色吗?明明我没有亲眼见识过。

我出酒吧的时候望了望天空,今晚的星星很亮没有月光。

我想我应当去认识那个叫织田作的人。

02.

那次发生的事情让我差点想要回去亲自捅死太宰这个没良心的。

我昏迷之前的意识就已经不是很清楚了,身体超负荷的使用不受自己控制异能的时候耳边只有嗡嗡作响的回声充斥着,我不清楚自己维持这样的状态过了多长时间,能感觉到的只有污浊在逐渐遍布着全身那种刺痛的感觉。

继续,继续,继续着杀戮下去吧。

“够了,中也,敌人已经消灭了。”

我还是把太宰人想的太好了一点,指望着他能在用人间失格之后还能把我给抬回去,但事实证明我又一次被他给戏耍了一番,我和一群尸体躺在满是血污的地上被冷风吹了大半夜才被冻醒,太宰早就消失的没影了估计早就一个人回去了,我翻身坐起来在冷风中打了个寒颤摸摸口袋,心里冒出一句操。

太宰什么时候把我放在外套口袋里的钱包顺走的?

这意味着自己要在这深更半夜里去走过大半个城市回去。

我朝着半空中踢了踢自己冻麻的腿,僵硬的感觉稍稍缓解了一点然后快步在这座城市里的夜色中跑了起来,等到我能赶在天亮之前回去我一定要把太宰从被窝里拉出来给揍一顿,有这样的搭档对我来说吃枣药丸。

我的脑袋昏昏沉沉,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佩戴着的枪套。

然后没过多久我就掏出了枪对准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的枪里没有子弹,不要再虚张声势了。”

我闻言一惊,急忙后退离开他几步查看自己的手枪,果真如这个刚刚才见到的粽发男子所言,弹夹里面空空如也,我在心里又骂了一遍太宰你这个混蛋,然后把手枪收回去仔细打量这个男人,他蹲下来捡拾着刚刚与我相撞弄翻的东西放进纸袋子,把一袋袋水果和粗点心摆放整齐了之后才站起来。

“把孩子们让我帮忙买的东西给弄乱了啊。抱歉,刚刚是我没看清路,你没有事吧?”他对我说道。我揉揉自己的胳膊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是黑手党的人?”我问他,感觉有同类的气息。

他愣了一会后回答我:“是,黑手党最底层人员,织田作之助。”

03.

“中也?你走回来啦?”

我抬手对着太宰的脸就是一拳,太宰早有预料到我的这一动作灵巧的躲了过去,然后打了个哈欠对我摆摆手转过身就走,看起来昨晚睡得还挺好·,我不晓得自己现在脸色得有多苍白,气急败坏之下我对着他大吼道:

“你怎么不给我去死啊!”

吼完这一句之后我也懒得再去和太宰计较,回自己房间直接倒头就睡。

“你是...织田作?”

我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尴尬,太宰口中的朋友,经常被他拿来同我比较的对象,一个被称作是黑手党里不杀人的异类,我之前还想着要堂堂正正要好好较量一次的人,现在正站在我的面前,怀里抱着一纸袋的吃的拍打着上面不小心沾上的灰尘:“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是...中原中也。”

“你好,中原君,初次见面。”织田作带着礼貌的回答我,“这么晚了在这里是因为出任务的原因吧,我是因为下午去看孩子的时候,被他们留到了晚上,现在叫我去便利店买些吃的回来,他们在通宵打游戏玩,零食都被吃光了,所以说我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孩子们都很调皮。”

我抓了一把头发,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对方给误会了什么。

“还不都是太...青花鱼那家伙把我钱包给拿走害的我要走回去...”

织田作听到这句话居然轻轻笑了出来。

“不嫌弃的话和我一起去孩子们那里过夜吧。”

补过一觉之后的我翻身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无聊的数着上面的纹路,回想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那个叫做织田作的男人更多的信息。他的能力是可以预测自己几秒后的未来,是个堪称逆天的保命能力,而且在昨晚见到的那些孩子们看来他还是个很和蔼的人,是个大好人的织田作哥哥。

他收养的是以前死去成员的遗孤们么...真是个怪人。

04.

我在几日之后独自买了点东西凭着那天在夜晚里的记忆路线,没告诉其他人自己去哪里然后摸索到了那里,听见老板在楼下跟孩子们喊有人来找他们的时候,我心里有些紧张,当打开门时那个大孩子看见是我,居然兴奋的朝他的同伴们叫了起来:

“各位!那个会重力操控的中也哥哥来玩了!”

然后下一刻那个乖巧的女孩就扑进了我的怀里,拿她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我,其他几个男孩子从家具后面笑嘻嘻探出脑袋来看着我:“中也哥哥!能像上次晚上一样玩重力游戏吗?”

我无奈的笑了笑:“当然可以,今天可以尽情的玩,我没有任务。”

“谢谢你能陪他们来玩。”织田作递给我一罐咖啡牛奶。

“说起来你是不抽烟吗?”我打开易拉罐,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觉得他是个很干净的人,身上很清爽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他喝酒我是知道的,不然太宰隔三差五的去见他时两个人喝些什么。我自己偶尔会抽几根烟,主要是被一些事情弄的心烦意乱的时候。

我们会这样坐在楼下的长椅上平和的对着话,喝着他从外面自动贩卖机那里买来的饮料,是因为我在来陪孩子们玩的时候正好被他撞见,有两个孩子跑到他那边跟他说笑,而我则站起来惊愕的看着他,这出乎我的意料。

他会生气吗?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对他的孩子们。

“抽烟对身体不好,而且还解决不了问题。”他说,“中也,你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呢,看来能够认识你真的是件幸事。”

我手里的牛奶一个没抓稳从手里落了下来,织田作把它稳当当的接住,接着递给了我:“以后欢迎常来,我和孩子们都需要你。”

我的目光与他交织在了一起,我的心脏跳动的好快。

他咳嗽了一声,把脸别了过去。

05.

中原中也,在黑手党里是什么地位呢。

太宰会知道吗?

太宰倾听着不远处留声机上转动的唱片放出的古典旋律,不知不觉的跟着曲调哼了起来,舒缓的音乐让每个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下来,安吾坐在太宰的旁边使用着他那台工作用的电脑处理着一些事务,他点的番茄汁放在了一边没有动。织田作仰头喝干自己手里的烈酒把杯子放了下来,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想要问的事情说出来。

“我新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人,他的名字是中...”

“稍等,我接个电话。”太宰突然说道。

“抱歉啊织田作,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要回组织一趟。”

之后他们两人不知道是不是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到这件事,织田作还是直接拜托了安吾去查明关于中也的身份,当安吾把资料递给他的时候织田作当即就明白了什么,他难得的想对太宰保守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他和太宰搭档是如何相知相遇的故事,这是个惊喜也许可能个惊吓。

“织田作?你要去哪儿?”安吾问。

“和别人说好了,要带孩子们去游乐园玩。”

那天他带着孩子们在公园的售票处等了很久,中也当天一出完任务赶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差不多已经玩遍了所有的项目,但是孩子们坚持要求和等中也来才肯一起坐上摩天轮,那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不剩下几个人的摩天轮项目上只坐了他们和两三个路人,中也和织田作两人坐在一间里面。伴随着摩天轮缓缓升上了半空,中也眯上眼睛,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起来。

织田作看着他的睡颜,嘴角微微上扬,顺手帮他拉好了衣服。

“会着凉的,中也。”他还是没有把想说的那几字说出口。

中也醒来揉揉眼睛望向窗外的时候,那晚的月色皎洁明亮,斜斜的照了进来,照在他身上盖着的织田作的外套上,他不知为什么会想哭。

他没来的急告诉织田作,自己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会很想他的啊。

06.

中也并没有再吸烟,而是看着它继续燃烧着直到烟头的灰烫到了他的手指他才回过神来。这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终于等到了救护车,医生和护士把他抬上担架的时候他对此没有什么反应,医生也就没给他来一记镇定剂缓解疼痛了,这让他回想起了只有在头脑极端清醒的情况下那些才会历历在目的场景,之后的故事不言而喻,织田作失去了他所重视的一切,死了。

几周后,太宰离开了黑手党,没人知道他在见织田时发生了什么,走了。

他们,谁都没有留下一句话给他。

中也搓掉手上的烟灰,被救护车后面的值班人员呵斥着乖乖在担架上躺好,他闻着车里消毒水的味道缓缓闭上了眼,他太累了,是时候该睡一觉了,把这几年发生的事情,那些愉快的和不愉快的,统统都改丢进回收站里去。这么想着,他睡了过去,半梦半醒之中被打了一记麻醉针来动手术,期间他还做了个梦,但是忘记梦见了什么。

这次的腿伤直到几个月后才算逐渐康复。

“中也君,这几个月不见你变得成熟了不少呢。”森鸥外说。

“Boss您言重了,我一直都很出色,尤其是作为干部。”

唯独比不过曾经的一个成员,织田作还是太宰?他说不上来。

大概是二者都有吧。

首领离开那间与他会面的茶话室之后,中也端着冷掉的红茶在那里一直坐到了晚上,月亮升起来的样子与他与织田作在摩天轮上那晚是十分的相似,他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仿佛那个温柔的男人还会回过头来对他笑笑,孩子们簇拥着围上来喊着中也哥哥那样的场景。

“中也哥哥喜欢织田作哥哥吗?”

“喜欢啊,非常的喜欢。”

可是那晚如果告诉他的话,他会不会就不会死了呢?

中也最终还是忍不住无声的哭泣起来,泪水滴到茶水里晕染开了颜色。

他的余生啊,失去了鲜艳的色调。

“人生中总会有无数次错过,而有些错过,会成为永别。"

END

点的是凌晨定时发布所以这个时候我该去睡觉了呢w

2016年10月29日22:35:30

1.kissing the fire 是梁遇春吻火者里的梗,写的对象是徐志摩。

2.结尾部分话是贴吧产物,类似于如果中也去打纪德织田就不用死了。

3.总体而言码的挺顺利的,就是结尾的时候我好像忘了剧情...

4.最后要说一句织中大法好芥敦也不错文野就是用来放飞自我good job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56)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