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太芥】逐月照君

犹如繁樱终将坠落枝头,这是一场无果之花般的爱恋。

也许太宰并不知道,有人曾经那样深爱过他,至死不渝。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1]

“我将要吞噬这世间一切的黑。”


“太郎这么说着,朝着面前的中年武士举起了自己出鞘的长剑,皎洁的月光照在锋利的剑刃上,在上面缓缓的游走着反射出晶莹的微亮,突兀的剑刃不再发光,因为太郎冲了上去,把长剑刺进了还没有来得及躲闪的武士的胸膛,然后他又在顺时将其拔了出来,由于离得太近鲜血直接喷涌在了他的脸上,那武士临死前低声念着诗歌,绝望的看向太郎最后合上了眼睛。”


“他眼中的太郎,是正舔舐着鲜血的,有着人形的恶鬼修罗。”


芥川读到这里的时候有些犯困,合上手里的书把它轻轻放在了一旁的书架上,书架上零零散散的摆放了不少书,毫无例外大部分都是同一人的作品,被耐心的用质量极好的书皮包装起来,而他刚才看的一本便是这位作家最近的一部新作,主角是个名为太郎的武士,讲的是他从年少时就开始行走于纷纷扰扰的江湖之上,做自己喜欢的事,杀妨碍自己的人,后来他还遇见了当地的艺伎叶子,并与她发生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写的可真好,太宰先生,您果然还是如此的出色.”

芥川再次拿过书把它翻到了扉页,正中央是作者龙飞凤舞的签名:太宰治。

他凝视着这个签名许久,然后摊开了早已准备好的信纸。

[2]

“今天我也是一如既往的爱慕着您,太宰先生。”


芥川提起笔郑重写下了这句话后脸上微微发烫,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红着一张脸,想了想又觉得这句话不甚妥当便又将其擦去,重新在开头补充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又继续写了下去。长久以来他都是和太宰以书迷和作者之间的书信往来进行着交流互动,当然往往是他写给太宰的很多而太宰回复给他却极少,不过仅仅是这样对他就足够了。


芥川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他和太宰之间的距离隔着千山万水。

但是这不能够阻止芥川默默爱慕着太宰,哪怕他对其的印象仅限于平面。


花了一些时间终于快要完成这周想要寄给太宰治的书信,在小心的写下最后一句话时,猝不及防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强撑着努力规整的写下末尾自己的名字,喉咙里泛起的阵阵血腥味让芥川觉得头晕,咳出的鲜血滴在白色的纸巾上显得触目惊心,他在稍稍缓过力气之后还是在信上的补充了句话:


“太宰先生,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叶子,这位在您的作品里注定红颜薄命的女人,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会很高兴,因为在作品里您化身的太郎,是她这辈子的无悔挚爱,而太郎也是真正爱过她的。”


他也希望太宰先生,可以知晓自己对他的爱意。

[3]

直到把信收好放起来,芥川的头痛还是没有完全消除。


他的身体一直以来都不是很好,小的时候完全就是在病床上度过的,作为孤儿的他与妹妹银相依为命,银为了照顾他部分的起居与他住在一起。芥川是在几年前某本银带回来的杂志上读到太宰文章的,那时太宰并不很出名,被别人称之为年少轻狂不服管教,更有当时的大家讥讽太宰的作品是文化界格格不入的杂草,务必要将其铲除才不至于危害他人。


但是太宰对这些言论不以为意,坚持着自己的风格,我行我素。


芥川自从那时便开始给太宰写信,向他表达自己对他文章风格的喜爱之意,并对他说自己会一直支持着他希望他能够加油创作出更多的文章。太宰的邮箱地址是银帮他去联系了那家杂志社才知道的,而太宰也在几日后给芥川回了信,收到那封信时芥川都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芥川君?我是当这样称呼你吧,还是叫你龙之介?我很惊讶在这样的年代里,居然会有人用寄信这样的方式与我交流。”


芥川无言的苦笑,他的身体不适合接受太多的辐射,而他想要写给太宰的话太多太多,长时间用电脑或手机发电子邮件的话,身体会受不了。寄信的方式虽然老土,带给他的负担却是最小的。即使是这样,每次在写完信之后,芥川都会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


“那还是称呼你为芥川吧,没想到芥川对我的文章很是赞赏。”

芥川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在怦怦乱跳。

“芥川给我的感觉是个很可爱的人呢,希望以后能见上一面。”

[4]

头晕的愈发严重连周围的景物都看得不太清楚,掐着自己的脖子干呕却又无济于事,跌跌撞撞的坐在床上摊开了被子,钻进去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进入了睡眠,期间做了个不短不长的梦,梦见自己见到了太宰治,那个平日里一直与自己书面往来的男子,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英俊的棕发男人轻声唤他:“芥川,”微笑着向他走来。

他鼓起勇气上前拉住对方的手,然后拥抱他:“太宰先生。”

很想在现实生活里见到太宰,梦中的他不过是一时的幻影却让他依依不舍。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睡了过久,妹妹银守在他的床边担忧的看着他,芥川扯了扯嘴角告诉她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指了指放在一边的信封,拜托妹妹能不能帮他去把信寄出去。


“又是写给你那位太宰先生的吗...”银欲言又止,“哥哥应该保重自己的身体,算了我先帮你吧。”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出门,芥川目送着她把房门细心的关好之后走了出去,别过头去看窗户里那屋外被风吹落的一树樱花。


事到如今,芥川龙之介这副残破的身躯,又能在这个春日里坚持多久呢?


“太郎紧紧抱着怀中渐渐虚弱的叶子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叶子颤抖着伸出手来触摸着他的脸颊,轻声对他说道,郎君,我一直想这样称呼你,在我心里你早已成为了我的丈夫,可惜我的命啊,就如同这树上飘零的叶子,注定不会长久...她的青丝垂落在太郎的手臂上,在他怀中安详的合上了眼。”


“叶子是个苦命的女子,而太郎,以后也还会遇到这样的人。”

“太宰先生,您说,我的命运,是不是就同这一树春日的樱花呢。”

现在啊,这树上的樱花也渐渐的快要掉光了呢。

[5]

银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个让芥川欣喜无比的消息。

“哥哥,那位太宰先生要来我们这里举办签售会了。”


芥川那时恢复了不少体力,于是下床刚给自己做了份红豆汤撒上多多的糖,银并不吃红豆汤所以没有给她做一份,而芥川捧着红豆汤才喝了几口,就被银带来的这个消息惊喜的呛了几口,银连忙上去帮他拍了拍后背才缓了过来,震惊的抓住妹妹的手慌忙问道:


“是真的吗银?太好了,那我一定要去见太宰先生。”

银反常的望着他:“哥哥,你最好去检查下身体,我觉得你没法去。”


芥川闻言松开了拉着妹妹的手,刺骨的寒意从心底向他袭来,他的身体真的能支撑着他见到太宰先生吗?咧了咧嘴瘫软的坐在凳子上望向窗外,只露出半面的樱花树上已经不剩下了多少樱花,他忽复又站了起来。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去,因为这可能是我见到太宰先生的唯一机会。”

心里很清楚,自己这病让他注定活不了多久,那就抓紧一切吧。


太宰会在他们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城市里办签售会是很让人意想不到的,小城里一下子涌进来不少外地的书迷,本地人也是蠢蠢欲动纷纷而来,原本就不算大的市体育馆里挤满了不少人。银本来是陪芥川一起来的,但在中途却失散了,芥川叹了口气独自在这里走动了起来。


在空荡的走廊上他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心跳都停了。


太宰哼着的歌被突如其来的打断,摸了摸被撞的有些疼的胳膊,在看他的时候并没有生气,而是恶作剧般凑近的戳了戳他的额头,弯下嘴角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瘦弱的青年,并不觉得反感而是莫名的熟悉,而对面的青年连声说着对不起红着脸逃之夭夭,留下自己站在原地不明所以。


“下次走路看着点哦,真是个可爱的人。”

[6]

最后还是没有来的及等到太宰出来的时候,就因为意外不得不离开。


银找到芥川的时候他状态很是不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捂着胸口样子很是痛苦,他之前在会场上就已经昏厥过去一次,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银过来扶着他离开这里的时候,问他现在回去是不是心甘情愿。


“我已经见过太宰先生了,我们回去吧,银。”


即使只是走廊里的偶然相遇,太宰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那遥不可及的光芒,飞蛾扑火一般想要去触碰,最后也只会灼烧自己...虽然很想等到他真正来与自己会面,但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情况了。不过并不遗憾的是,他也许,把自己真正留在了那个人的心里,那样就最好不过了。


“带给我有些熟悉的感觉,能告知我你是谁吗?”


芥川的病情后来不断的恶化,直到医生宣布停止治疗。

弥留之际银陪在他的身边,看见他眼角流下的泪水。


“树上的花已经掉光了,而我也该走了...对不起要留下你一个人了。”

不知道这句话是在嘱托妹妹,还是在安慰自己。


他最后喃喃念叨着的是一个名字,太宰治,而不是太宰先生。

最喜欢您了,太宰先生。

“太郎在某个夜晚,突然想起了多年之前已经逝去的叶子。”


“那个被他亲手安葬长眠于那座城市地下的苦命女人,用尽了她的一生来爱着他,原本不为所动的太郎渐渐开始接受了她,回应着她的爱并也深深的爱上了她,但是最后太郎还是失去了她,后来痛苦到一夜白头的太郎离开了那座城市,游离于各色丽人之间,但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叶子那般爱他。”


“太郎失去了叶子,也失去了自己的心,更遗失了自己的情,直到死去。”

“太宰先生,最近怎么有些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只是好久没有收到信了,来自一个我很在意的人。”

END

 @OceanRidge 辛苦帮忙起名了我的共存儿w。

第一次太芥?全程打酱油的大神作者太宰...我觉得对不起他。

并不是真正的太芥厨但还是写了这对,可能以后还会写下去。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9)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