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新双黑】蚀之赎

动漫pupa设定极力推荐此番我的初中回忆w

--------------------------------------------

我说,芥川,你还是不要再杀戮下去了吧。

他在前面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我,鲜血从他身上滴落到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血腥味,我听见他回答说,好。


在没搬来这座城市之前,我就听说过关于它的恐怖都市传说。

这是一座被死神眷恋并时时光顾着的城市,传闻每到夜晚降临之际,黑色的死神便会出没在这座城市任何一处大街小巷,被其盯上的目标往往难逃被斩杀死亡的命运。更离奇的是,当第二天尸体被发现时,根本就是面目全非像是被什么暴食的野兽残忍地撕咬过,露出的伤口看上去惨不忍睹。

警方对此紧急立案偏又束手无策,只得下令禁止居民深夜出行。

显而易见这是拥有特殊异能者所为,一时间闹的是人心惶惶。

而我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搬进了这座人口在大量流失的城市,在别人眼中看来我无疑是一个异类,一个连命都不想要的白痴,对于这里的危机我并不是不害怕,而是本能的觉得,世间这么大,恐怕也是除此之外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可言,我已经厌恶了过于安定的生活,安定反而更体现出险恶的人心。

用很简单的理由概括就是,我在外面的社会里混不下去了。

感觉自己活着真是糟透了啊,又没有自杀的勇气,便辞职选择逃避。

然后没过几天,我便在这座城市里,与那个杀人狂相遇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雨夜,下着绵绵细雨的夜晚。

由于没有足够的钱去租到好的公寓,只能临时出门去离这里最近的超市买东西,一路上暗骂着黑心的中介,明明这里的房子都快组不出去了还保持那么高的价格,活该他守在这里房源脱不出手担惊受怕的过着接下来的日子。尽管警方已多次下令禁止居民晚间出行,但还是相当于一纸空文,夜幕降临的时候依旧有人会违反禁令上街,只是今晚下起了雨有些特别。

我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四处看不见其他人,一个静谧却带着诡异的雨夜。

我听见惨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野兽的咆哮紧随其后。

那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痛苦却又无法挣脱,发生在离我的不远处,似乎凶手此时正在行暴。我很是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然无法与这种异能者抗衡,现在最明智的选择无疑是逃跑,再不跑我也会死在这里,可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很不走运,我在这个雨夜迷了路。

我只得蹲下来抱着头,祈祷对方也被这雨扰乱看不见我就好。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难怪我听见了别人的脚步声。”

黑衣的男子从前方的巷子里走出来,黑兽徘徊在他的身后张牙舞爪。

“算了,罗生门这次已经吃饱了,你还是快走吧。”


我很走运,在杀人狂面前捡回了一条命。

起初我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可以死里逃生,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出我意料的是,被众人传闻是十恶不赦恶魔般存在的杀人狂,看起来不是凶神恶煞的屠夫,而是个同我差不多大,身形消瘦的清秀青年,只是他身上还在不断滴落的血迹让我意识到自己依旧处在危机之中。

见我看着他,他有些不悦:“你可以现在给我滚吗?都说了不杀你。”

我收回看着他腰际的目光,也罢,那里触目惊心的流血伤口与我何干。

于是我站起来准备离开,下一秒他却直直倒在了我的身上。

黑兽在我手臂上划下轻微的红痕便收回了他的外套之中,我下意识的接住了他,单薄的身体很轻松的被我接住,倒在我怀里的时候他还有着意识,喃喃自语着让我放开他,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我很想把他给拍晕,但是腾出手来时却摸到一把血,他在我怀里渐渐没了动静,而我不假思索便决定把他给带回我的公寓,可以说是脑子一抽的产物。

“你可别死啊,坚持住。我不会害你的。”

说出这句话之后我默默别过了头去,他不害死我就不错了。

先给他暂时止住了血,然后强行把他给带离这里,我在心里默哀着那位先我一步去了天堂也不知道是地狱的仁兄,将剩余的这个雨夜的时间,用来把怀中的他给带离这里,对方在昏迷过去之前把我当成了救命的稻草,修长的手紧紧抓着我胸口处的衣服不放开,这反而降低了我把他搬运回去的难度。

之后便没遇到其他人,他的伤口渐渐凝固,地上也不再留下血迹。


我费力的把他放在自己公寓的床上,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整理着自己身上被对方弄皱的衣服,站起来在公寓里翻箱倒柜,找着上个月买来用于备用的医药箱,在找到并打开来之后拿出绷带和酒精,小心翼翼的去掀开他身上的衣服处理伤口,手抖啰嗦的多滴了大半下去,对方吃痛在昏迷中睁开了眼,无神的瞳孔对上我的眼睛,勉强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抓过我的手,嘶哑的开口:

“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我自己来。”

我连忙递给他,他咬着牙,熟练的包扎着自己的伤口,看上去是司空见惯。

“你到底是谁?”我鼓起勇气询问他。

“芥川,芥川龙之介,你救下我是会后悔的。”

会后悔救下这个杀人狂?我细细咀嚼着这句话突然就笑了出来,我的选择是什么完全是我的自由,哪怕我去死或者也做上这样的勾当,又有谁值得我对他说,救下我后悔的...想想也真是可笑,我居然在这种情形下被人这般的信任,无言的抽了抽嘴角,“可以称呼你为芥川吗?我叫中岛敦。”

芥川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他说他记住了我的名字。


那晚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依旧没有找出凶手,只得不了了之。

而现在,那个杀人狂名正言顺的在我家住了下来,与我同居着。

我坐在饭桌一端的椅子上埋头吃着面前的茶泡饭,芥川坐在我的对面优雅的捧着红豆汤在小口的缀饮,他的外套脱下挂在不远处的衣架上,上面清清爽爽看不见一丝血迹,他同我解释过,他的异能力名为罗生门,黑兽是其中的一种形态,什么都吃包括衣服上的血迹都能舔舐干净,更何况是空间。

我心道原来是这么可怕的异能力,对我来说给我我也不想要。

他从那日偶然提出要留宿这里一段时间,我并没有反对,鬼使神差的。

结果反而是他不太习惯这样两个人的生活,伤还没好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是被我关在了这里,拿罗生门去啃着房门,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房门都啃得差不多了,只好无力的垂头向他解释目前的这一切,再后来我也没什么心情去换新门了,晚上的时候芥川自己用罗生门做成门隔绝了我和他的房间。

“我说,芥川,你为什么要杀那些无辜的人呢?”

向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我一定不是好奇心过剩,而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死在罗生门的攻击下并且被狠狠地啃食干净,芥川曾这么对我说过,他说要成了对他不利的人时,就用罗生门杀了我然后让他完整的吃掉我的尸体,反正我不过是其他城市过来的外地人,消失不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也可以说是没有。

“罗生门喜欢新鲜的血肉,尤其是人,我需要定时去喂养它。”

芥川用当初警告我时那种冷冰冰的语气,漫不经心的回答我。


芥川就算与我偶然相识并同居到一起,还是保持着夜晚出去的习惯。

深夜时分我蜷缩在被窝里听见他开门进屋的声音,黑兽好像在吃着东西发出很大的声音,刚开始害怕的想象今晚究竟又有几个不幸的人连个全尸都没有,不是没有想过去报警让警察来抓捕芥川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也会特意多看几眼警署迟疑着要不要进去,不想再过这种胆战心惊的生活。

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成了包庇罪恶的人,因为我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舍不得自己的命,亦或是舍不得芥川离开我。

是的,我相信以芥川的异能,整个城市的警察出动都不会是他的对手,而他一定会追杀我到天涯海角,我终将难逃一死。而就算我举报了他为这座城市里除去了一大害又能怎么样,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有他陪伴我的日子,哪怕他是个杀人狂,同时我也固执的认为,他本身并没有错,错在他拥有罗生门。

但是我同样害怕,他再这么下去,会有那么一天离开我,因为报应。

我,喜欢着芥川啊,病态般的爱恋着,芥川对我也是一样。

某天晚上他照例在深夜里归来,罗生门一如既往的戳穿了公寓的墙壁,偏偏反常的来到了我的面前,芥川红着眼坐在我身上撕扯着我的睡衣,我震惊着看他把我从床上揪着我的衣领让我坐起来,发疯似的亲吻着我的嘴唇用力的撕咬着,罗生门弄坏了床板给我们两个做出了独立的空间,我在反应过来之后笑了笑,顺从的揽住了我的脖颈迎合着已经沉迷于欲望中的他。

之后我并没有问他会这么做的原因,顺理成章的晋级为了恋人的身份。


如今我想要的,居然是能够和他永久在一起的安定生活。

这个念头把我也吓了一跳,最初我不就是因为讨厌安定的生活才来到了这里,在经过一系列事情之后迷恋起了这座并不太平的城市,可是现在的我,居然想让芥川不要再去杀人,而是和我一起过上正常的生活。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芥川的时候,他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早已不配见到阳光。

也就是拒绝,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

并不死心的我在夜间偷偷跟着他的脚步溜了出去,在他每确定一个目标之前冲上去挡在了他的面前,这种时候被害人通常是昏迷着不省人事,罗生门无法一击致命,只得在舔舐了血迹之后嚎叫着回到芥川的身边,他冰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敦,别碍事,我是会伤了你的。”

“你就别再杀人了,好不好?”

芥川操控着罗生门越过我从背后贯穿了受害者。

“拥有罗生门的我,注定此生要与鲜血为伴。”

我尝试了几次并没有用,直到那次我让罗生门捅了我自己。

就跟我当初脑子一热把受伤的芥川带回去,现在也是脑子一热迎面接下了罗生门,被捅的滋味并不好受,我也能理解那些在剧痛中死去的人了,尽管芥川发现了我的举动及时收回了罗生门,我还是只能狼狈的捂着腹部的伤口,芥川的身上溅着我的血迹,他睁大了眼望着我。

我说,芥川,你还是不要再杀戮下去了吧。

他在前面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我,鲜血从他身上滴落到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血腥味,我听见他回答说,好。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芥川,捂着腹部的伤口躺在原地居然等到了救护车,医生赶过来抬走了重伤的另一人,而我松开手查看自己时却发现伤口已经愈合只剩下斑驳的血迹还沾在衣服上,表明我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噩梦。事后当地的警察来找我查证,我胡编着说我在看到凶手之前就吓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受伤,这样的回答得以通过。

而有什么变化也在那一晚悄然发生,我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寻找芥川。

找他变的困难起来,因为连环杀人案在这座城市里不再发生,也许芥川听了我的话乖乖的不再使用罗生门,也许他离开了这座城市,也许他已经死了,所以我才会始终都无法再次找到他吧。

最后找到芥川的时候,似乎三种情况都集齐了。

他在这座城市边缘的贫民窟里的一间破屋里,那是他以前的家,而他在见到我的时候,脸上苍白的已经不见血色,身上披着一件宽敞的黑色外套独自坐在屋里,回过头来望向我浅浅的扯了扯嘴角,他说,我快要死了,敦。

“罗生门在没有任何外来的补给下,是会消耗宿主的血肉的。”

他向我抬起手,只剩下皮包着骨头,像是只披着人皮的骷髅。

“芥川,试试吃了我吧。”我对他说。


我依稀记得他说过,罗生门对鲜血的气味很是敏感。

拿出随手带来的小刀掂量了自己,然后划开身上的一处开始流血,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止血,我像是疯了一样的划着自己,芥川痛苦的控制着蠢蠢欲动的罗生门不让它来攻击我,但事到如今他已经虚弱的无法控制这只饿兽,罗生门当着他的面,贯穿了我的心口,然后掉头啃下了我的腿。

心中默念着千百次发动能力的方法,我要让芥川见识到奇迹。

腿部,重生。伤口,愈合。

那次受伤使我觉醒了自己的异能力,其一便是能够迅速的再生。

这也是为什么,我那次会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口居然在天亮时已经完全的愈合,而我也在之后大致清楚了芥川会离开我的原因。罗生门是有生命的黑兽,它需要进食而不会伤害到芥川,而我有了这样的能力,无疑是天赐的礼物,让我能够和芥川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我记得我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是心灰意冷打算在此了却余生的。

我记得我初见芥川的时候,他的眼神冰冷,是不带一丝感情的怪物。

后来双方都渐渐地变了,感情,动力,理想,希望的火种燃起。

我走上前去,轻轻抱住他的脸,看着他有了血色的脸庞,低声说道:

“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的救赎,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分离。”

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啊,有了新的希望,迎接新的人生。

罗生侵蚀,月下救赎,是为蚀之赎。

END

 @OceanRidge 肝完已经没有力气了我出梗来你想题,合作愉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54)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