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露普】魔王与新娘(整合版)

想邀你共赴这场盛宴,想同你沉溺于爱海

我美丽的小新娘啊,自从与你再次相遇,余生便只愿与你相依

山脚下的小村庄里弥漫着这样的传说,据说山顶上有着魔王的城堡,里面深居着隐世的魔王,原本村民们与这位魔王相安无事,只不过因为在这段时间,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魔王种的那一丛丛向日葵遭到了上山少女们的垂青,所以村庄里多了很多怒放的向日葵...

村民们与魔王的交集仅此而已,不过向日葵长得倒是很不错。

“恳请勇者大人去讨伐那位大魔王!”对面的秃顶大叔把头磕在地上语气陈恳,就差切腹自尽以明志了。

而他面前站着的白发高挑少女气的差点把委托书给撕了,想想还是把它狠狠的折叠了几次又摊了开来:

“也就是说,本小姐的任务不过就是去把那位魔王揍一顿,他和你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是你们拿了别人的花啊喂,对方不找你们已经是好事了他可是个魔王!”

“勇者大人您是不知道,那魔王只是与我们村中的少女见过了几次面,就勾走了她们的魂她们的心,而且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全村的少女都动了想嫁给魔王的念头..."

"您说,这样对我们村的男人和别的村的男人是多大的威胁,魔王不就是我们的阶/级/敌/人吗!”前来委托任务的村长大叔义愤填膺,大有见到魔王就要咬死他的气势。

尤莉娅·贝什米特,勇者等级A,感觉自己接到了人生中有史以来最最想放弃的脑残委托,可惜放弃不了。

在几个月之前,她还是个E级的低级勇者,同自己的哥哥基尔伯特和弟弟路德维希,加入了由老哥的恶友组创立的勇者恶友队,结果在做第一次任务的时候悲催的不甚脱队.

此后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只好作罢,开始了个人的单刷升级之路,一路披荆斩棘,没想到却在这里栽了跟头。

能单刷刷到如此等级也是一种走好运的境界...本小姐赛高!

不过这样的委托,还真是心血来潮啊...尤莉娅捏着那张委托书的一角各种嫌弃,不过看在村中男子各种礼物的贿赂之下还是决定去会一会那位传说中的阶/级/敌/人魔王,有点好奇这货究竟应该是什么模样才会成为男性的公敌。

应该是很帅气的吧...她思绪神游。

上山的路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尤莉娅摸了一把脸,微微发烫:“怎么会,本小姐不应该对一个即将要讨伐的对象这样脑补的啊!还能不能愉快地去揍他了!”

回想起自己出村时村中的女性看她的神色,莫名其妙感到一阵恶寒,不过心情也因此平复了下来,不管怎么样,继续走下去好了。

尤莉娅拍了拍双手,这是习惯性的动作,用来掩盖自己的失态。

不过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似乎出人意料...

“欢迎来到我一直为你准备的宴席,等候你多时了,我的小新娘。”

奶白色头发的英俊男人,裹着一条长长的米色围巾,身材高大,带着精致手套的长手拉起惊讶的少女的手,在上面亲吻了片刻,才依依不舍的放下。

他抬起脸看着对面白发红瞳的女勇者,对方依旧是一脸茫然,眼神里满是怀疑,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是谁。

男人嘴角挑起一抹笑容,紫色的眼瞳里满是柔情,眼前的少女,会是他所要珍藏的最珍贵的宝物,是他一直以来所期望见到的,那牵挂了很多年的身影。

见少女依旧没有什么反应,果然是忘记了吗...不过这样子反而更加可爱了呢。他开口道:“尤莉娅,好久不见,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也就是这座山上所谓的魔王。”

他们的身边,魔王的城堡里,仆人们陆陆续续的忙着装饰这里,他们有着尖锐的兽耳,端着一叠一叠的盘子,彩带和气球堆的到处都是,装饰使和用的餐具垒成高高的一堆,一捧捧的高大向日葵斜放在角落里。

还有带着厚重镜片的精灵在奋笔疾书,写着一份又一份的请帖,并由鸽子飞进飞出送到山脚下去,村民和森林里的走兽们会是即将到来的客人。

“我们的婚礼,可是尤为盛大的。”伊万笑眯眯的宣布道。

尤莉娅很想挣脱开被他紧握住的手,大脑在飞速运转思考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本小姐会突然被冠以魔王的新娘这样的称号啊?

本来带着上山去打魔王一顿的目标勇往直前,除了爬这座山爬的晕头转向以外还算是一帆风顺,结果终于到了山顶发现魔王的城堡居然还把门关上了本着有礼貌的精神去敲了敲门。

开门的正是这个叫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男人,虽然长得是很不错,但是谁会想到他就是魔王啊...

“尤莉娅?果然是你啊,不过为什么站在门口不动呢,要伊万来抱抱你吗?”

尤莉娅只是迟疑着到底从哪里开始揍他,要不要打了脸啊可是他长得真的很好看舍不得这么艰难的选项题。

却被这家伙像是见到渴求宝物一样紧紧的拥抱在了怀里,好不容易挣脱开了之后却不敢再有任何接下来的举动,这个魔王一看就知道不好对付。

不好对付不好对付不好对付不好对付不好对付不好对付......

旁边的伊万感到有些好玩的看向身边紧张到碎碎念都说了出来,另一只空着的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时刻保持警惕的尤莉娅,默不作声的把她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一些,然后带着她往城堡中间的会客厅走去。

不远处留声机传来的音乐声响彻了他们的周围,铺着红毯的道路两旁是恭敬的低着头的男侍从,雀跃的一拥而上的美丽女精灵们围住了尤莉娅,伊万松开手,让她们带着自己的新娘去更换婚礼的行装。

“唉唉真的要结婚吗?我还没有准备好嫁人啊...”尤莉娅很是悲愤。

不过再怎么呐喊也是没有用的,女精灵们拿来精美的服饰,也不管尤莉娅说什么就为她穿上,层层包裹了她姣好的身姿,严严实实,脱去她长长的马靴和袜子,在素白的脚踝上套上水晶的舞鞋。

把她散落的长发细心地理好,用高贵的珠宝簪子别好,最后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舒缓对方急切想挣脱的心情,最后礼貌的道别,徒留尤莉娅坐在原地的椅子上。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搞什么啊本小姐决定要好好打你一顿!”

尤莉娅摸了摸自己头上被整理的分外精致的发型,刚想一把扯下来得了,思考了之后还是决定算了吧毕竟别人弄的也不容易,都是那个大魔王的事,害得她一路上想的做完这个委托任务之后的打算全泡汤了。

现在她是要和魔王结婚,结婚!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勇者该做的事情好不好,虽然魔王长得很对她的胃口,但是我们职业不同...

只是伊万那家伙好像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她?

可是...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小时候认识像他这样的人的记忆啊...

等等,好像有这么一个家伙,以前一直被她追的到处跑,伊万居然是他?

回忆像扯断线的风筝,明明拿不回来,却让人始终挂念。

曾经分外想念一个人。

“尤莉娅,休息好了吗?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客人们快到全了。”

但是他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我知道了。”尤莉娅抓着自己坐着的椅背缓缓站起来,走到虚掩的房间门口拉开房门,门外是长长的走廊,隐隐可以看见有人在那里等着她,身形看上去是伊万,他闻声望向她,并远远的朝她伸出了手,示意她过来那里。

尤莉娅拎起自己长长的裙摆,舞鞋迈出的脚步掷地有声,头上有些沉重的珠宝让她有些慌张,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想要赶到对方的身边,去询问他,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并且想要知道的答案:你,究竟是不是他?

小时候和哥哥还有伙伴们住在一个名为地/球的村子里,那个村子里聚集了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尤莉娅和基尔伯特兄妹是住在村子偏北角那里,隔壁有座很大的城堡,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是门可罗雀,也不知道里面住不住人,住的又是什么样的人。

直到某一天一个怯生生的男孩从里面打开了那座城堡里的大门。

尤莉娅总是被自己的哥哥基尔伯特喝令,在没有自己陪同情况下不许乱跑,而他自己却跑去村子里的各个地方到处撒野打架,尤莉娅闲的没事的时候只好自娱自乐,搬张小凳子坐在自家小屋前的空地上,好奇的打量隔壁的那座城堡。

奇怪男孩的出现,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是谁?”尤莉娅兴奋不已,连忙跑到自家屋前与那座城堡相隔的栏杆旁,抓着栏杆激动而又紧惕的询问道。对面的男孩却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呆呆的把头低了下去,趴在他带着的那堆长长的围巾里试图当只尤莉娅看不见脸的小土拨鼠。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小伊万的声音越说越小。

“我的小新娘怎么心不在焉的,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呐。”

尤莉娅从短暂的回忆中惊醒,看向身边的伊万,仔细打量着对方,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些童年时的特征,那个淡金色头发微卷的胆小男孩的确有着一双漂亮的紫瞳,说话的声音也是软软糯糯的如同糕点一样,还被自己嘲笑过女里女气,两个人为此斗气了几天,结果以那家伙特意给她送来了自家城堡里养的向日葵而告终。

“这花倒是不错,本小姐考虑考虑跟你和好啊...”

“尤莉娅喜欢就好,这也是伊万最喜欢的花呢,可是我家那里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所以,向日葵还会有多少天的花期可以让我看呢...”

伊万温柔的敲了敲尤莉娅的脑袋,然后看着对方吃痛的表情怒视着他,尤莉娅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管自己一概要保持的勇者绅士风度,直接就朝他嚷了起来:“喂伊万你这家伙怎么总是这么喜欢恶作剧啊!本小姐稀里糊涂的跟你到了这里你好歹要有个解释啊!”

尤莉娅别过头去鼓着嘴赌气,干脆就停在原地死活不愿意动弹,伊万摇了摇头看看她,思考了片刻直接打横抱起尤莉娅,细心地帮她安好脚上松动的舞鞋,也不管怀中的尤莉娅各种乱动再加乱喊就抱着她走向了宴会厅。

“久等了各位,感谢帮我把我的小新娘引到了这里。”在看到山下前来参加婚礼的村民们的时候,伊万微微点头表示谢意,“现在,大家来参加我和新娘的婚礼吧。”

“你们居然和魔王同流合污!枉本小姐这么相信你们!”

“其实伊万只是说服了村中的女性而已...是她们说服了自己的丈夫和男友。”

“伊万你这家伙,不说清楚当年是怎么回事,本小姐绝对宁死不屈!”

“其实...我看到了当初你给我准备的花,虽然,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还是小时候,伊万在同尤莉娅诉说着苦恼。

“向日葵的花期就要过了,伊万怕是要有很长时间看不到它了,再过几周,北极罂粟也不会绽放了,虽然伊万不喜欢这种花,但还是希望它多能陪着我度过接下来的时光...”

伊万抱着一大丛看起来病恹恹的向日葵,吞吞吐吐的同尤莉娅说着自己的苦恼。

尤莉娅没去过伊万的城堡里,无法感同身受的知道哪里到底有多冷,不过本着孩子般的义气,想要安慰安慰这个一直被她欺负的斯/拉/夫男孩,弥补一点心里的愧疚。

她并不想让对方以为自己是个坏孩子:“我可以送给你花...我和哥哥最喜欢的花。”

“真的?”伊万睁大了眼睛很是期待。

尤莉娅形容的手舞足蹈:“是的,那是一种不大的花,很漂亮很漂亮...”她努力会想着矢车菊的模样,“蓝色的,比天空的颜色更深更深,而且很适合别在头上做装饰用...而且还可以用来编成花环,等它开花了,我就去采上一大捧给你好了。”

“好啊,我等着你来送给我。”伊万回答。

可是在那之后不久,那座城堡里就再也没有人出来过,那家人走了。

尤莉娅并不是很清楚伊万还有哪些亲人,只知道他有姐姐和妹妹,他算是他们家里唯一的男丁。后来等蓝色的矢车菊开放的时候,尤莉娅依旧去采了一大捧,在那片花田里边摘,眼泪便开始啪嗒的在眼眶中徘徊,她在那里呆了很久很久。

最后是哥哥基尔伯特找到了她,他沉默着看着妹妹着魔般的举动,直接就把她拖了回家,然后闭口不提这件事。尤莉娅神情恍惚了一段时间,最后在确定伊万是真的不会回来了之后,把那束矢车菊放在了城堡门口的台阶上,接着暗暗告诉自己,忘了这个家伙。

谁不曾有段伤情过往,错过了就错过了,可是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

伊万放下尤莉娅,然后帮她整理整理由于乱动而移位的婚裙,尤莉娅方才在地上站稳,便被对方拉着去走向厅堂中间站着的精灵牧师那里,周围的人群发出的声音嘈杂,而尤莉娅却不再去理会他们,因为此时伊万压低声音,正同她说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够知道的故事。

“很小的时候,我就与你相遇,虽然那时候的我胆小,而你也只会欺负我,但是在我们家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我们如果送对方一枝花,而对方也收下了的话,那么就代表彼此成为了对方的唯一。

后来我和姐妹们离开了那里,后来大家都分了家,我才有机会回来找你,却发现你已经离开,而台阶上的花早已枯萎,试着伸手去触摸,却发现成了灰烬。”

“那时候我就想,既然我以与你许下了誓言,而你也遵守并完成了它,不管天南海北,我都要再次和你相遇,我发现这里的气候很适合种自己喜欢的向日葵,也知道这里有着魔王的传说,所以我估计你肯定会接下这里的任务,所以就在这里等你好了...”

“等等,也就是说,你先干掉了这里原来的魔王?”

“对啊,那家伙实在是太弱了啊。”伊万停住脚步。

周围的一切突然安静了下来,尤莉娅能听见自己紧张而砰砰乱跳的心脏的声音,而她面前站着的伊万,则从一旁的侍从端着的盘子上取下了两枚钻戒,一枚戴在了他的手上,而另一枚,则放在他摊开的手心:“尤莉娅,告诉在场的各位,那么现在,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尤莉娅沉思了片刻,一把拿起那枚戒指,自顾自的带了上去:“当然愿意,伊万,本小姐,也一直是喜欢你的。”

周围的人群爆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伊万与尤莉娅十指紧紧相扣,两个人相视而笑。

“那么我们的婚礼,正式开始了哦。”

欢迎来到这里,我等待已久的小新娘

新年的钟声,将在我们的婚礼上敲响

小心迈出你的步伐,与我共同舞出动人的繁华

我向你保证,今夜这里的你,会是最耀眼的存在

拉紧我的手便不会跌跌撞撞,来宣誓我们共同的话语

现在,让我们来交换秘密。

“其实在我家也有一个传统,当少女把摘下来的矢车菊压平后放进内衣里,经过一个小时,如果花瓣依然保持平坦、宽阔的话,那就表示将遇见自己未来的另一半。因此,它的花语是——遇见,而我在那之后就遇见了你,所以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认定你了啊。”

“尤莉娅的勇者生涯这么顺利其实也有伊万的功劳哦,我家的神住在十八光年之外,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许愿让你成为一个好运的人,现在果然灵验了呢。”

“不过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巫女会那么强大啊?”

“哦,那可是我的妹妹,安娅布拉金斯基啊...”

end

-------------------------------------------------

有空打算出个双子篇《骑士和巫女》...


标签: APH 露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1)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