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双黑】你消失那天下着雨


你消失那天下着雨,而我在雨中久久伫立着为了等到你。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既是天生的对头,也是命中注定的恋人。


中也一向觉得自己是挺讨厌太宰的,太宰应该也是一样,偏偏两个人被各种各样的契机如同红线一般交织在了一起,扯不掉理还乱,就像是天空中云和水汽结伴而成的雨,只要你站在外面,一阵风吹过,它总会扑面的打来。


太宰那时候总会跟他开玩笑,他说中也啊,既然你有帽子,那我就不帮你打伞了哦。然后自顾自的把伞移到了一遍,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滴打在中也的身上,对方炸毛了一会嚷着太宰你真是个混蛋,接着在料峭的雨中冻得打了个喷嚏,怨念的扯下帽子钻到了伞的下面太宰的身边来躲着雨。


我现在没有帽子了,混蛋你甘心看着我被雨淋吗?中也小声道。


太宰愣了一会,突然把伞递给了中也,然后迅速抢过中也的帽子戴在头上,快步走到了前方得逞的朝他回头笑笑,中也迟疑了片刻赶了上去把伞打在了两人的中间,再次感受到雨时的中也又在心里狠狠问候了一遍太宰。


最后走回港口的时候半边身子都是湿透的,因为太宰带着伞实在是太小。


中也脱下外套挤着雨水,看见太宰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把玩着他的那顶帽子,直接气不打一处来就上前去踢他,太宰抓住他的腿一拉,中也猝不及防的摔倒在了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咬牙切齿,太宰却先开了口。


他说,中也,我那么好心把伞给你哎,这是你对待好心人的态度吗?

中也耐烦的反驳,混蛋太宰,早知道我就不会把伞下的位置分给你一半。

那就不会两个人都同时淋上雨了,可是明明谁都不愿意这样做。

中也觉得他跟太宰的缘分,多半只是因为雨而结的仇罢了。

相识的那天下着雨,对方哈哈指着他笑说哪里来的漂亮小姑娘。


那时他在港口的高楼里一层又一层的巡视着完成尾崎红叶交给自己的任务,太宰不知为何会在楼道里到处乱跑,结果迎面撞上了他,中也心情很不好的直接用膝盖踢了过去,太宰躲过后稳住身形看了看他,然后露出笑容开口便让中也震惊不已。


他说,哪里来的漂亮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中也对他第一印象便极为的差,见对方这样说,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你这混蛋哪只眼看出我是个小姑娘,我也是这里的一员你管得着么!

后来中也又见过太宰几次,终于在看他不爽打了一架之后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说,我叫太宰治,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他答,中原中也,你这混蛋给我记住这个名字。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那是横滨的春天,细雨绵绵,勾勒出几世的缘。

组成搭档那天下着雨,对方摸着他的帽子讥讽你还是这么矮。


中也打掉太宰摸自己帽子的手,先低头用力踩了对方一脚,又觉得还不够还想再去多踹几脚,太宰后退几步一脸嫌弃的望着中也,中也气急败坏上前抬手去揪住对方的衣领,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僵持着,留下周围的人们无奈的看着他们,最后还是森先生打破了沉默。


他问,太宰治,中原中也,你们愿意成为搭档吗?

外面下着很大的雨,雨点拍打着窗户发出巨响,中也听见太宰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他说,森先生,既然是你的意愿,那我没有任何意见。


不,我...中也最终还是把那句我不愿意没有说出来,鬼使神差的,他只是摘下了帽子屈身向着森先生行礼,我也没有任何意见,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突如其来的惊雷打了下来,中也抬头,看见太宰脸上带着笑意。

闪电照亮了昏暗的房间,那一天他和太宰的搭档生涯正式开始。

他发觉自己喜欢太宰那天下着雨,雨迷蒙了对方视线看不见他脸上的红晕。


再次成功完成任务的两人难得的和平共处走在了街道上,中也抬头看看空中飘落下来的雨滴,思考着是不是要用一次能力来改变重力让这雨全刮到身边那混蛋身上去,把他淋成个落汤鸡那才叫一个好。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太宰走在他身边时不时的说着什么。


绝对...要让你这家伙吃次亏才好...中也操控着重力,满意的看着自己周围的雨水开始汇集起来成了一面水墙,连带着先前衣服上沾落的雨水一起,小心翼翼的避过太宰的视线然后准备进行恶作剧的时候,对方却忽然转头看向他,好奇地问道,中也,你怎么好像一点也没淋到雨的样子。


中也操控着能力的手一抖,雨全撒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在寒风中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红着脸说你管得着么你这个混蛋。太宰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想了想还是脱下外套披在了中也的肩上。


他说,恶作剧报应到了自己的身上,感觉好玩吗中也?

中也裹紧了太宰还不算潮湿的大衣,耸拉着脑袋不再去看他。

他的脸上阵阵的发烫,丘比特射中的箭直到现在他才后知后觉。


在这样的一场,根本就不算大的雨中,染上了名为恋爱的感冒病毒。

太宰亲吻他的那天下着雨,雨打在他的身上心里感觉到的却是甜蜜。

那天之前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太宰说,中也,和我接吻吧。

他不等中也的回答,便伸手摘下了对方的帽子,揽过对方的脖颈,吻他。


中也一开始有些抗拒的想要推开对方,但是太宰反而将他搂的更紧,对方的唇贴了上来,并灵活的用舌头撬开他的牙齿,中也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渐渐的喘不上了气,他的脸变得很红,眼中带着迷离的神色。


在他的眼中太宰也是同样,他们像是一对饥渴难耐的野兽,在抱着撕咬。

那时太宰先提了出来,他说,中也,我需要对你负责吗?


在雨中被太宰突然亲吻了的中也,摸了摸自己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嘴唇,恶狠狠地对他吼道,太宰你这个混蛋,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们交往吧,中也你是在等着我说这句话吧,没问题的哦。

中也心里咯噔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笑着的太宰,闭上眼点了点头。


他在心里呢喃,真是的,混蛋,败给你了。


确立恋爱关系的对话再也没有了下文,只是那一天之后,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一对的双黑,不光是一对完美的搭档,还是一对绝佳的恋人,天生一对。


据北欧神话中传说,这世间的一切命运,皆有三位女神裁决。


大姐Urd总是在不断的织着细细长长的线,而二姐Verdandi则用她的尺度来一寸寸的丈量着线的长度,最后由小妹Skuld挥舞着锋利的剪刀,将丝线毫不留情的剪断,未来与过去的羁绊,一干二净。


她们裁决着世人的命运,掌控着世间一切的线。


中原中也在某一夜,清晰的听见了线被剪断的咔擦声。

谁?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太宰不知去了哪里。

而刚刚被剪断的,又是谁的什么线,有着不好的预感。


太宰消失的那天下着雨,他在异地蓦然回首失落却说不出古怪在哪里。


之前他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太宰最近变得越来越奇怪,时常会失落的望着天空念叨着些什么,而那段时间里黑手党之间的气氛一直很低沉,因为多年的骨干因一场与敌方的战争中牺牲,而领导班子又即将改朝换代。


这里迫切的需要大换血来重获新生,中也忙的焦头烂额,而那边太宰治却不时离开港口去走在大街上行色匆匆,审视着周围的一切,思考着重要的人在弥留之际,留给他的困惑的问题。


到救人的那边去么...他望着灰色的天空喃喃的说着。


被突然接到前往异地去镇压竞争对手任务的中也,拿着那份太宰亲自递给他的文件迟疑的看着他,而对方却难得的咧嘴笑了笑,几个月来不曾见到太宰高兴过的中也,沉默的接过文件然后登上了列车。


他说,中也,去那里的话好好玩一玩,开开心心的回来哦。


既然是那混蛋的意思,那还是去做这件事吧。


他在候车室回头,太宰并没有来送他,拨打号码却显示已停机。


说不出来的怪异感,是他在异地经历了那座城市下的第一场雨之后,意识到这可能只是太宰支走他的一个手段,想要让他离开他的视线,中也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飘落的雨,手中的杯子应声而碎。


太宰这个混蛋,这些日子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几日后森先生紧急让中也回来,说是太宰治已经从黑手党消失了。

命运三女神中的小妹Skuld,挥舞着锋利的剪刀,剪断了缘分之线。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缘分之线,也被一起斩断。

原来让你开开心心的回来,是不想让你直面我离开你身边的现实。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天下着雨,他坐在酒馆里开着自带的名酒彻夜的豪饮。


回来之后发现真的见不到那个混蛋了啊,真的见不到那个每次都让他感觉要短命几年的青花鱼了啊,见不到那个第一次见面就叫他小姑娘,见不到那个总是说他矮子的家伙了,见不到了见不到了真好啊。


忘记那个会在自己被雨淋湿后把大衣脱下盖在他身上,会恶作剧的只带一把小伞然后两个人都挡不了雨互相斗气,忘记那个会在雨夜里与他相拥接吻的恋人吧,那是他喜欢的人,也是他巴不得去死的人。


那个人的名字,是太宰治啊太宰治啊太宰治。


一直以来自己的感情被对方尽情的玩弄。


一直以来自己都无法彻底留住他的真心。


中也趴在桌子上抓着酒瓶往地上狠狠的摔去,剩余不多的酒液打翻在了地上漫延开来,空气中弥漫着甘甜的酒香却让人闻着带着阵阵的苦涩,他低声咒骂着某人的名字渐渐沉沉的睡去。


天快亮的时候有人站在他的身边,蹲下来捡起对方的帽子重新给他戴上,抬手本想去揉揉他的头发却又在半空中放了下来,只是弯了弯嘴角轻轻捏了捏对方的脸,看着对方毫无防备的睡颜之后走了出去。


太宰治只是来了一会儿,没人知道他在这一夜跑遍了多少地方。


为了找到某只,令人放心不下的小矮子,做个未来得及的告别。

出来的时候雨还没有停,他打着伞走在街道上。

没有中也一起共伞了呢,感觉很高兴啊,不用担心被雨淋了。


可是为什么脸上还是潮湿的,分不清是凉凉的雨水还是咸咸的泪啊。

你消失的那天下着雨,后来很多个下雨天我都会想你。


中也会在下雨的日子里脾气变得格外暴躁,没事的话总喜欢到处晃悠,喜欢逮着和太宰背影相似的人一阵痛骂,但是当对方转过脸不满的看着他的时候,中也瘪了瘪嘴连个道歉都说不出来直接扭头就走。


可是就是这样依旧一次都没有遇见过他,横滨这么大的地方却见不到他的踪影,如果不是带着执念太宰肯定没有离开横滨的话,也许中也真的会申请调任追杀太宰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如果真的在某天看见了他的话,不然中也会再给太宰狠狠补上一拳。


只想一拳把这条青花鱼打的半身不遂然后让这家伙再也不能远离身边。

才不会要哭出来的说,你这个混蛋这些年你去了哪里,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可是我等了一天又一天,找了一月又一月,想了一年又一年。

依旧没有任何关于你的消息,犹如人间蒸发一般找不到音讯。


其实有时候也会在横滨的大街上无意间错过,中也戴着帽子披着外套把手插在口袋里,天空中阴云密布黯淡无光,他冷着一张脸把靴子踩在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太宰则哼着歌带着脸上刚被美女扇过的红印笑嘻嘻的回去,一路上一蹦一跳兴高采烈。


他们偶然间擦肩而过,而直到走了很远之后中也才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来时的路沉思着什么,一同来的助手见状小心翼翼的问他,怎么回事。


没什么,感觉看到了熟悉的人。中也摇了摇头,继续走了下去。

不过只是错觉罢了,他找了他四年,对方是不会突然回来的吧。

中也在港口望着外面淅淅沥沥下着的雨理了理帽子转身回去。

太宰倚在侦探社的沙发上听着不知名的歌曲渐渐的睡了过去。


我一直都在思念你,我的搭档,我的恋人。如果有缘,我们注定会再次相遇,那就永远不要分离。正如横滨总是下个不停的雨,雨中的我会想起你。


有没有想过Skuld即使号称锋利的剪刀,也会有剪不断线的时候?

她的剪刀只是钝了,而未剪断的线,却继续被织了下去。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缘分线,于某一日再次的续了下去。


这一次的话,希望能够是长长久久。


在半年前被派去镇压西方小型叛乱之后被召回,中原中也披着黑色的外套,站在港口地下层的台阶上,仰着脸骄傲的看着太宰治被锁链禁锢在墙上看似无法动弹的时候,开口便道:“我看见谁了,这不是太宰你吗!”


真是绝妙的风景啊,胜过百亿名画。

大姐Urd的纺车又开始不断地转动着,纺织出长长的线。

END


上一篇
评论
热度(15)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