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备考计算机二级的普通本科大二狗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5)

上话:密布局

本话:情相生

个人不太喜欢写那种浓浓烈烈的感情戏,尽管这样写很快就可以把故事讲完然后皆大欢喜的结局。这毕竟是我第一篇曦澄连载,于情于理我还是要看着它完结,也许之后还会还会把只放过一章的逆流重写。

『15』


蓝忘机走过的最长的路,是探清楚魏无羡和他之间的距离。

魏无羡不清楚自己方才摸黑走了多久,蓝忘机走在他的身边,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在漆黑的夜色里转瞬即逝又再度响起。这让魏无羡知道,蓝忘机一直就在陪着他,明明应该是一段不长的道路,他们却硬生生走了很长时间。黑夜遮住了双方彼此的神色,看不出对方此刻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都是在各怀心事。

魏无羡起初把纸条交给蓝忘机的时候,依旧对着上面的半句话没想出个明白。蓝忘机也只是在刚开始的露出了些许异样的神色,但很快便又恢复了他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模样。见他把纸条收入自己带着的乾坤袋中,魏无羡虽不解其意,但仍然靠近了他,想要缓解刚才的尴尬。

于是他提议道:“我们回去吧?”

等了一会,对方才回答道:“好。”

现在仔细想来,字条的主人必定是蓝湛的熟悉之人才对,这点应该不难排查出。魏无羡琢磨出这点,当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谁会挑在这个时候去江家?!

他当初因为放走江澄而被盛怒的虞夫人抓过去替江澄成亲,之后还是费了一番心思才找到同他们夫妻解释这件事情的机会。但是木已成舟,之前虞夫人已经在蓝景仪面前承认他才是江公子,这蓝家他还是必须去的。

按照原本他和江家那边山桃的计划,主要是等这件事的风头过了,蓝家这边估计会亲自过来找自己解除婚事,江家那边也好顺水推舟的答应不破坏两家的和气。

而他所要做的,就只是在蓝家安安稳稳的度过这段时间,还有就是要注意不要祸害了蓝家的这一堆好木头,尤其是跟他已经成了亲的这根优质上等大木头。

这件荒唐的婚事是如何看似顺理成章的发展到现在的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世人都知道的是云梦江氏的公子许配给了姑苏蓝家的泽芜君,不晓得在他们看来这是不是一桩美谈。但是如果,真的被蓝家发现,江家公子是个不择不扣的冒牌货呢?

无论是哪边,他估计都要死无全尸了吧。

魏无羡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蓝湛,你有个兄弟吧?怎么没见到他?”

蓝忘机的脚步顿了顿,并没有回答他。

“怎么不说话啊,你又不是哑巴,明明长得挺好看的却天天板着一张脸,说实话那些弟子们其实都挺怕你的,你说说你就不能时常笑笑吗...”

他没留意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回到了厢房的门口,刚才一个大胆的猜测浮现上的心头,魏无羡迫不及待的便向蓝忘机证实自己的猜测,却没注意自己已经走完了这段路。他想借着灯光与看看蓝忘机的神色会不会有所变化,抬起脚刚打算继续往里面走,不料却被门槛给直直的绊倒摔了下去。

蓝忘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拉住了他。

魏无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抓住蓝忘机的手,结果自己反倒让蓝忘机也摔在了地上。魏无羡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压在了蓝忘机的身上,怀里抱着的猫早就跑进了房间里,徒留他们两个人用一种“不雅”的姿势紧紧抱在了一起。

对方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触手可及,魏无羡听见自己的心跳。

滚烫而又炙热的感觉,两人皆是一愣。

蓝忘机那张白玉般的俊美脸庞陡然省出来点点红晕:“起来?”

魏无羡没怎么想就脱口而出:“我就不。”

言毕他才意识到他们方才之间的气氛的不妥当,平日里他只有在同江澄打闹时,才会流露出这样些许孩子气。毕竟江澄对他而言之信赖,让自己可以毫不客气的在他面前展露自己顽劣的本性。

可是蓝湛他,会怎么想?

“我说,魏婴,起来。”

自己可不是教养的彬彬有礼的名门公子。

之前困扰了他一路的问题被抛之脑后,魏无羡赶紧站起来,然后向蓝忘机伸手示意自己拉他一把。蓝忘机定定的看着他,忽然把头别了过去。

“不需要,我能自己来。”他说。

魏无羡不恼:“刚才,还真是谢谢你了啊。”

“嗯。”蓝忘机没有多说什么,“很晚了,去睡吧。”

魏无羡看着他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的迈步走去了外间的卧室,无奈的耸肩也转身回来自己的房间。他把猫从自己床头抓下来,把它给弄睡着了,自己也很快就熄了灯睡下,殊不知那头的灯火彻夜通明。

如果兄长此行解除了婚事,自己以后还能见到他吗?

蓝忘机今夜无法入眠。

金光瑶推开窗户来给屋子通风的时候,蓝曦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乌鸦从笼子里飞出来停在他的肩头上,边梳理着它的羽毛边欢快的叫唤着。金光瑶摸了一把它的脑袋,想起先前他同蓝曦臣的对话,沉思良久着站在那里。长久没有言语。

“你这段时间的变化很大。”

“二哥何出此言?”

“我记得一年前在云梦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孩子。没想到仅仅只是过了一年,你就回到了金家而且能掌握到其中的部分的实权了。我印象中的那个小孩子长成了出色的青年啊。”

“如果没有二哥的暗中帮助,我也不会这么快就爬到今天的位置。”

“我和大哥的相助只是其次,关键靠的还是你的能力。一年的时间,真的是能够改变很多事情的。三弟,我很期待你日后的发展。”

“我父亲打算给我张罗一门亲事。”金光瑶打断他。

“这是好事,我想他应该有把你培养成继承人的想法。”

“可我不晓得自己会不会爱她!那要我说,二哥,是不是给你一年时间,你就能真真切切的找到那个值得你相守一生的人,并且爱上他?”金光瑶越说越激动,“这亲我是一定要成的,为了我日后的地位,我必须要娶她。”

“未尝不可。”蓝曦臣说。

“拭目以待。”金光瑶轻笑了出来。

他摸着肩头上乌鸦的脑袋,嘴角流露出浅浅的笑意。

“等很久了?我们走吧。”

江澄告别江厌离之后从金府的后院走了出来,来时引路的那位家仆依然跟在他的身边。见到少夫人对他的态度之后他也不敢在对江澄甩脸色,但也不能放任他在金府里到处乱走,这道也方便了江澄去找蓝涣去了哪里。

可他晃了几圈,还是没在外面看见蓝涣的身影。

也许他早就离开了金府不告而别,也许他决定留宿金府择日再行,但无论是哪种,都是江澄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接下来的日子他不想一个人过,可他于蓝涣而言,不过只是一介过客,有什么奢求他能陪自己一起走?

可是明明说好的啊,江澄的心沉了下去。

他循着脚步声蓦然回头,看见蓝涣就站在他所望向的方向,脸上是惯常带着的笑意,朝他伸出手来:“我来迟了呢。”


Tbc

下话预告:去哪儿

三年不更新,更新吃三年。

我散散就是跳楼也不会更文的!

嗯,真刺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82)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