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备考计算机二级的普通本科大二狗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4)

上话:论布局

本话:接紫电

这篇连载的更新频率也快稳定下来了,大概一月三篇。

『14』

江厌离这一路上神色都不是太好。

先不提江家那头偷龙转凤的婚事,她就这样束手无策的看着魏无羡走上了花轿,尽管对方有回头朝她笑笑,表示让她不必太过在意。

而她自己,却连一句多余的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自顾自的抹泪又不能让蓝家的人看出什么不对出来。更何况出走在外的江澄,这几日来毫无音讯,江厌离不知道他现在究竟过得怎么样。

母亲先前因为她试图插手这件事而大为不悦,喝令她在事情结束后就回金家去,听起来是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再者金家这般也传来消息,说是金凌染上了风寒,小孩子身体孱弱经不住打击,以防万一让她赶紧回去看看。

江厌离是两头着急但是却并无他法,只能先回去照顾金凌,还好在赶回来之后发现金凌已经并无大碍,而魏无羡那边接亲的也传来消息,说是已经顺利到达蓝家,并且在蓝家平安无事。

江厌离松了口气,却又不得不想起一个事实,那阿澄呢?

“姐姐,是我,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她闻言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还好,大家都没事。心里的石头彻底落了地。

家仆来报说有人要来见她的时候,江厌离是有些困惑的。金家毕竟是世家大族,想要进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那些人大多是有求与金家,自然是来见金家的那些掌权人的。

公公这几年越发的不愿意接管金家的事情,大小事务便放权给了她的丈夫金子轩和金凌的叔叔金光瑶,而正巧子轩这几天去了聂家不在金陵,可无论是什么事估计也轮不到自己来做主啊?

她不清楚来人会是谁,但心里隐隐又有着猜测。

“阿澄?!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没被人发现吧?”

“这件事说来话长,”江澄说,“总之我是来见你的。”

江厌离朝贴身侍女使了一个眼色,对方也很诧异为什么江澄此刻会出现在这里,但她还是默不作声的让周围的仆人先行退下,自己也在遣散众人之后向江厌离告退,连忙匆匆的走了,江澄坐在了江厌离的旁边。

“不用担心,荼蘼是江家的侍女,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的。”

“那就好,荼蘼跟在姐姐身边多年,我信得过她。”

江厌离抱起金凌,然后刻意压低声音问江澄:“你知道阿羡他,被母亲送去蓝家成亲了吗?”

江澄失声惊讶道:“居然真的是他?!”

之前和蓝涣在一起赶往金陵的时候,他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又不敢确定,魏无羡居然会愿意顶替去蓝家成亲。他的脸顿时白了,这个一直以来徘徊在他心底的猜测一旦被证实,继而带给他的反倒是无法估量的精神压力。

我这算是,连累了魏无羡吗?

他本来以为,只要自己离开江家不去成亲,蓝家那头就会暂且把这场婚事给压下来,等再过一段时间,估计就没人把它当回事了。但是没想到,到头来是魏无羡,去替她完成了这本应该是自己的责任。

现在仔细想想看,他也太把这场婚事当做儿戏了、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是他。”江澄故作冷静道。

“要变天了。”蓝涣说。

金光瑶看着他:“二哥是怎么看待同江家联姻一事?”

“明明婚姻只是一个形式,更重要是恐怕是意图两家联合,看来蓝家的那群长辈们也坐不住了,温家一日比一日猖獗,虽说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但一旦闹起来,我们这些世家恐怕是谁也不会讨到好处。”

“而是争个鱼死网破。”金光瑶接过他的话继续说下去。

“阿瑶果然是明白的,大张旗鼓的举办婚事,也是有意想把这个念头告知其他的世家大族,同时也给温家一个警告的作用。但是我本意是不该如此,说实话我不太满意这种把婚姻当儿戏的做法,而是想着要另谋出路。”

“结果还没等我到江家,蓝家那边就已经开始安排计划了。”

金光瑶沉思片刻:“当初你把我介绍给聂明玦认识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你在谋划着什么,为此我在聂家当了一段时间的客卿,和他算是成了结义兄弟,之后还算顺利的回到金家认祖归宗。”

“我爹那老东西虽说把把实权大部分都给了金子轩,但我也能多少掌握到一些,再加上蓝家和聂家你们能提供给我的情报资源,我实际上已经掌控了半个金家,也不失为一个对抗温家的助力。”

蓝涣点了点头,示意金光瑶可以不用再说下去。

“对了,二哥,你对江家人怎么看?”金光瑶突然问道。

“很可爱,我很喜欢,虽然还只是个孩子。”

“你自己不也大不了对方几岁吧。”

江厌离怀中抱着的小金凌好奇的看着坐在自己娘亲旁边的大哥哥,忽然伸出小手要去摸摸江澄的头发。江澄弯腰从姐姐手里接过自己的小外甥,小孩子软软的身体让他感到莫名的安心,不由得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这是听见江厌离在旁边问他:

“阿澄,你有想过成家吗?”

江澄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继而有什么在他心里崩裂开来。

如果我要成家的话,对方会是怎么样的人?

江厌离或许只是看到了他对金凌所流露出的喜爱,而试探着去问他有没有成家的打算;江澄却是在那一刻想到了更为长远的地步,如果能在蓝家的人找到自己之前成家的话,饶是蓝家再怎么不依不饶下去,也是定不会做出拆人婚姻这样的举动的。

可是他不想这样随便去对待一个人的感情。

“我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因为有可能,他根本就不爱对方,只是继续在逃避着责任。

江厌离执起他的手,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弟弟,他与之前看上去是没有什么变化,但其实是已经改变了不少的。她悄悄的把一样冰凉的物件塞进了掌心,江澄摊开手掌,一枚泛着紫光的指环静静的躺在手心中央。

江澄瞪大了眼睛,他不会认错,这是母亲的紫电。

他十五岁那年,还在江家举行过紫电的认主仪式。那时的虞紫鸢依旧是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却是难得郑重其事的说道:

“它以后会是你的法器,是你继承江家之后家主的凭证。”

紫电应该这时候还在母亲的手里才对。

“阿羡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你迟早有一天会来金家的。”

是夜,月黑风高,魏无羡打算有所行动了。

自从那场婚礼过后,蓝忘机便和他分床睡了,但依旧住在同一间屋子里。蓝忘机给自己准备的床铺摆在外面一块,里屋则留给了魏无羡。第一天这样安排的时候魏无羡有些吃惊,他躺在床上懒洋洋的对蓝忘机道:

“新婚第二晚就分床,我们就像是洞房花烛夜就感情破裂的夫妻。”

蓝忘机道:“我们并没有经过洞房花烛夜。”

“没事的蓝湛,你想要我可以给你补上,委屈你当一下新娘....”

“无耻!”蓝忘机冷着张脸说完,径直走了出去。

真没意思,魏无羡想,明明应该会很好玩的。

不过他倒也不计较,毕竟他不能苛求人人都能同自己合的来。下午的时候答应了蓝思追会去帮他找猫,可在回去的一路上魏无羡别说连个猫影,连跟猫毛都没有见到,为此蓝忘机还停下来等了他好几次。

魏无羡回房后仔细思索,这时间上是不能够在拖下去的了,不早点找找猫都要跑出蓝家了,这附近都是荒郊野外的到时候还怎么办。

他果断掀开被子下床,轻手轻脚的经过外间溜了出去。

临走前他还看了眼蓝忘机,生怕被这位蓝大爷给发现了。

魏无羡站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屏住了呼吸,听着从暗处偶尔会传来的叫声加以分辨。他悄悄的叫了几声猫叫,在静静等待了几分钟之后,果不其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应和的喵喵声。

很好,听起来还没有走远。魏无羡摸索着走过去。

他蹲下来,凭借着直觉朝下一把抓了过去。被他抓住的猫不甘示弱的在他手里挣扎着。魏无羡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躲开它打过来的爪子,刚想抱着它站起来,突然听见身后有人有人说道:

“你这么晚出来,就是为了找猫?”

魏无羡惊讶的回过头去,云层正巧从月亮面前挪开,月光照在来人的脸上,蓝忘机依旧是那样一副淡淡的神色,不知道他跟在自己身边有多久了。

魏无羡的目光顺着他的往下移去,发现蓝忘机只是披了件外衫就出来了,明显有些匆忙,头发也没有束好,这让他倒有些过意不去了。

“蓝湛,我吵到你了?我没想到你没睡着。”

“别让我这么担心。”

魏无羡一时没听懂:“你说什么?”

蓝忘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回去,外面冷,你把猫一起带回去。”

魏无羡嗯了一声,对着月光把猫举了起来,这时他突然发现猫脚那里不知为何缠着半张字条,明显被水打湿过,但字迹还是勉强能看清楚。上面只写了短短的一句话,魏无羡就把它念了出来:

我会去亲自去江家商量事宜。

“蓝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走在前面的蓝忘机身形一顿,突然回过身来,脸上满是惊愕。

“把纸条给我看看。”

TBC

下话预告:果然是乌龙

魏无羡:原来你这家伙也会吃惊啊?

蓝忘机:再吵今晚你去跟猫睡吧。

散了散了这个月的更新就这么多了,没有存稿了去写冰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75)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