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备考计算机二级的普通本科大二狗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2)

上话简介:放开我我不要去成亲还好只是个梦啊

本话简介:蓝湛你果然还是口嫌体正直真是好撩

『12』

岁月静好,只愿时光能够长久的停在某一刻。

蓝忘机没有说错,魏无羡还真把墨汁给打翻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砚台已经滚落到了地上,魏无羡弯腰伸手去捡起来,结果不小心弄的五个指头上都给染上了黑色,好不容易总算抓在了手里,松了口气之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暗自庆幸好在没把那本拿来摘抄的古籍给弄脏了。

“蓝湛,我申请出去洗下手,不然可没办法抄写了。”

蓝忘机绷着一张脸:“不许,你右手还可以写。”

魏无羡心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好眼力,果然刚刚有在一直盯着自己看。刚才他把双手都给背到了身后,蓝湛居然还清楚自己沾上墨汁的是左手而非一贯用来写字的右手,这下可瞒不了他了。算了也罢,反正自己也只是找个借口想让对方放自己出去而已。

“不让就不让呗。”魏无羡嘟囔了一句,然后埋头继续抄写。

蓝忘机坐在他对面静静的看了一会,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魏无羡刚想抬头瞄他一眼,就听见对方依旧冷冰冰的声音:

“不准在我离开的时候偷偷离开出去。”

“我才不会这样做啊,要走也是光明正大的出去才对!”魏无羡连忙强调自己的正直磊落,但蓝忘机显然没有继续听下去。还是赶紧抄完吧,他把在桌下摊开着的左手缓缓给握成了拳头,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沾着墨汁的感觉总归还是会让他感觉有些难受,让人觉得不自在。

魏无羡正这样想着,蓝忘机很快就回来了。

他那名义上的夫君此刻正端着半盆清水,放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只是不允许你在完成罚抄之前离开这里,把手给洗一下。”

怎么有种他们好像真的是夫妻的错觉?

魏无羡望向蓝忘机,对方在看似平静的说完这番话之后,很快便坐回到了他的对面,低着头重新翻起了书页。魏无羡也不跟他客气多少,直接便把手给放了进去,感受着温热的水温,还真是舒服极了。

魏无羡咧嘴笑着说:“谢了蓝湛,还真是有心了。”

他的手真好看,蓝忘机收回游离着的心思。

他没有回答魏无羡的话,而是继续自顾自的翻着手中的书本。他有些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呢?是因为他是来自江家的客人,兄长名义上的未婚妻,自己现在所要陪伴着的人吗...

稍不留神的,书页被折了轻微的一角,有树叶被吹了进来,带着暑意。

是啊,现在已经进入夏天了啊。

今年会是个与以往不同的夏天吗?

江澄一出门就被铺天盖地的热浪给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照面,在这样的空气里看什么都觉得让人发晕。要是在平日里,他是绝对不会挑着这种时候来兰陵的,呆在云梦都要比这好过。而一想到自己此刻会站在这里忍受着高温的原因,江澄恨不得能当面就去把蓝曦臣给砍一顿。

去他的那什么荒唐至极的婚约!

哼,不过那家伙娶的要是魏无羡,可真是有他好受的了。

旁边的蓝涣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江澄以为他是守夜冻着了,连忙过去拉他:“你还好吧蓝涣?果然还是用不着守着的...”

“无碍,阿澄不必担心,我没事的。”

江澄还是不放心蓝涣的情况,直嚷嚷着要同他去看金陵的大夫。两个正说着,忽然听见前方传来车夫响亮的吆喝声,江澄循声望去,不料却差点被受了惊吓的马儿给踢到,多亏蓝涣及时反应过来把他给拉到了一旁。江澄一不留神给倒在了蓝涣的怀里,两人几乎是脸对着脸,呼吸都为之一颤。

他的眼睛意外的很好看啊,像清澈的湖水般漂亮。

“抱歉蓝涣,还好你拉了我一把,不然就糟糕了。”

江澄迅速的从蓝涣的身上爬起来,那显然是金家的马车,大概也只有金家的人才会如此的蛮横,见马只是差点撞到了江澄,就甩给了他两颗碎银子,然后便不耐烦的要他们到一边去,接着讨好者跑去轿子旁汇报:

“夫人,刚刚出了点意外,马给受惊了,现在好了。”

蓝涣刚想开口去寻个说法,江澄拉住他,坚定地对他摇了摇头。

算了,别去招惹他们,我们就当没看到。

轿帘被里面坐着的人给掀开一角,里面的女子说道:“是吗?那就继续回府吧。我累了,想回去看看凌儿这几天还好吗。”

江澄听得出来,那声音的主人是江厌离,她总算还是回到金陵了,看来江家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恍惚间他又想起自己昨晚上所做的那个古怪离奇的梦,突然感觉有些后怕,还好自己不是真的回到了云梦。

蓝涣把他从地上给扶了起来,见江澄盯着远去的马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会意的站在他身旁,小声的对他说:“那位就是金夫人,你要找的师姐对吗?她回来了。”

江澄点头,有些庆幸方才的家丁并没有认出自己,先不管江厌离知道自己现在在兰陵会有什么后果,至少现在,他不想,让身旁的蓝涣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如果可以的话,想要瞒的更久一些。

“我想,我们是时候该去拜会金府了。”他笑着对蓝涣道。

魏无羡后来总算是能够安稳的抄了下午半日的书,倒也没再捅出什么其他的篓子,还在蓝忘机的督促下对过了今日早课上的功课,当然蓝忘机还是没有什么表态。而等他终于写好了最后一个字,吹干纸上的墨汁放下笔,自豪的把他递给对面的蓝忘机让他验收时,蓝忘机这才有所动作把他它给接了过去,飞快的检查了一番,确定无误后收起来,示意魏无羡已经可以出去了。

魏无羡如释重负,蹦跳着就打算冲了出去,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要不要一起走?”他对蓝忘机说,“天色也不早了,你留在这儿多没意思,也指望你能在蓝老先生那里替我多美言几句呢!”

蓝忘机闻言看向魏无羡,魏无羡也看着他,朝他伸出手来。

蓝忘机站起来,迟疑着停留在原地没有走动。魏无羡那管那么多,就当他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拉着他便风风火火的跑出来藏书阁。在接触到久违的日光之后,魏无羡迎风伸了个懒腰,再往前走了几步,不料却撞到了人。

“思追,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思追一骨碌的坐在了地上,手里捧着的书卷散落了一地,魏无羡连忙蹲下来去帮他收拾,察觉到对方神色有些慌张,好像是有话要说。

“江公子,你这几日有看到一只猫吗?我在找它。”

“那倒没有,这几天成天跟个冰块脸在一起,别的啥都没看到。”魏无羡回忆了一下这几天的经历,“难道说你们当中谁养的猫给弄丢了?”

“是景仪...托我找的。”蓝思追支吾着组织语言,“背着其他人偷偷给养的,这几天忙的没空去照料它,结果现在跑没影了...要是被长辈给发现了,景仪回来是要和我一起受罚的。”

tbc

猫:没想到吧我居然还会有戏份!

这是个重要的线索【望天

下话预告:你们在下好大一盘棋而我只想去找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89)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