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生活喜剧大爆炸适合看戏吃瓜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1)

第一部分总结篇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逃婚后被结婚对象攻略的故事。

陆续填坑,这篇说不定会变成寒暑假党。

我居然更新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11』

江澄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云梦。

周围是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莲花坞场景,热闹的人群走过交谈用着云梦的本地口音,都在他的身边入走马观花一般的闪现过去,他想去叫住其中随便哪个却扑了个空,徒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清方向,声音格外的嘈杂。

自己按道理说还应该住在金陵的客栈里,运气不错包下了最后一间房在里面休息,身在云梦的记忆早就已经是几天之前的了,可是又为什么他现在会站在这里,难道说自己还是被他们给发现了?

是江家人,还是蓝家人?

当冒出这个念头时,江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的记忆有些莫名的混乱,但是此刻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虽然觉察着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些什么,但他必须要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正当他打算迈出脚步的时候,四周那些原本把他隔离在一边自顾自的交谈着的人们,突然纷纷转向了他,江澄无法看清他们的具体模样,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刺眼光芒混淆了他的视线。那些人簇拥着围住了江澄,他们叽叽喳喳的,无不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

“江公子,吉时已到,该上花轿去当蓝家的新夫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江澄骇然,之前明明...

明明什么来着的,他脑袋里想不起来。

他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推开那些朝他走过来的人,朝着不远处喊道:“我要见父亲和母亲!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他们怎么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有两个女子的身影款款着走到了他的面前,像极了虞紫鸢身边的两个贴身侍女金珠和银珠,她们冷声回答他:“宗主和夫人近来身体不好,还望公子不要打扰。夫人已经下令过了,公子近日必须动身前往蓝家,恕我等不能做主。”

说完,她们朝江澄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江澄颤声道:“那我姐姐呢?魏无羡他又去哪里了啊!”

金珠银珠两人并不应答,她们的身影很快便被埋没在不断继续涌上来的人群之后,更多的人们欢呼着挤到了江澄的身边,他们的手里捧着大红的喜服绣鞋以及盖头,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举过头顶晃得江澄皱眉不已。他强撑着精神,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身边的一个人,揪住他的衣领用带着怒意的声音朝他发问道:“我姐姐和魏无羡他们呢!”

那人喋喋的怪笑了出来,江澄的威胁对他并无作用,虽然看不清脸,但江澄还是感觉到了莫大的讽刺,他的心情更加糟糕了起来。

周围的人们开始小声的交谈了起来。

“金夫人不是早就回金陵了吗,听说是金家有事。”

“魏公子的话,先行一步去了蓝家吧,还说蓝家有趣呢!”

“你说这江公子问这些干嘛?他的表现好奇怪哦,难道嫁给泽芜君不好吗?要我说,听说泽芜君一表人才,待人和善,正好治治江公子这脾气...”

“就是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江公子今年也不小了啊。”

怎么会,他们都不在这里...他们又在这里说些什么啊...江澄松开那个之前被他质问着的人,无力的慢慢瘫坐在了地上,麻木的看着眼前一幕幕他不想发生的景象。前来祝贺的人们都喜气洋洋,他们或许就是自己所认识某些乡亲,也许本就是素不相识,此刻都在催促着他赶紧上轿去姑苏,去履行那个当年祖辈定下的,荒唐至极的口头婚约。

该怎么办才好,江澄想,谁能来帮帮我?

他任由着人们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给他套上那套喜服和绣鞋,拉着他一步步的走向花轿,把那块盖头塞进自己的手心,看着前来迎亲的队伍吹着响亮的唢呐,声音时有时无,他已经听的不太清楚了。

江公子,快走啊,上了花轿,就能去当泽芜君的夫人吧。

当他的脚不留神被脚下的台阶给绊倒了的时候,江澄突然清醒了过来。

啊呀,江公子你怎么停住了,继续走啊,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我不要,你们放开我!我不会就这样去蓝家的!”

但是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是为时已晚,那些人们已经挡住了他的出口,想要把江澄摁坐在花轿里,江澄挣扎着想要去推开他们,但是无果。

情急之下他下意识的喊道:“蓝冰释!”

不管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只有你能帮助我了!

奇怪,我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一只手用力按住他的肩膀,江澄这下才从梦中惊醒,摸了一把额头上尽是冷汗,那些在梦境里变得模糊不清的记忆也开始在复苏起来。蓝涣坐在他的床边,伸出的手还没有来的及收回去:“做噩梦了?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过来看你的时候发现你脸色很不好。”他担忧着看着江澄。

“没事,”江澄从床上坐起来,“幸好都是些梦罢了。”

“谢谢。”他随后小声的补充道。

蓝涣闻言笑笑:“保险起见,今晚接下来我来守夜吧。”

“你不打算回旁边你的那张床上去睡了?”

“已经够了,现在是没有困意的,留点警惕在外面还是比较好。”

“那随便你,不用管我。”江澄恹恹着嗯了一声,算是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倒头便打算继续睡下去。

“江公子当我是朋友吗?”蓝涣问。

江澄打了个哈欠:“当然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下次害怕的时候,记得喊我蓝涣,这是我的本名。”

“你这人还真是古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江澄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温声温气的说:“那你记得要喊我江澄啊。”

“嗯,会的,好好睡吧。”蓝涣帮他拉好了被子。

江澄很快便睡了过去,眼底先前因为熬夜赶路而产生的乌青在渐渐淡去,嘴角在睡梦中不自觉的上扬,似乎是笑了出来。

原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啊,脑海里一直在回荡着这句话。

蓝涣移开看着江澄睡着的视线,转而望向半开着的窗外,喃喃自语。

“江澄吗...听起来有些熟悉呢。”

“你今天的任务,叔父说是去把《礼则篇》抄上五遍。”

魏无羡端坐在藏书阁里的雅间座椅上,看着对面的蓝忘机照常绷着他那一张俊脸,冷冷的对着他宣布着说:“由我在这里负责监督你完成,否则在今日天黑之前,你都不允许踏出藏书阁一步。”

“所以现在,魏婴你给我回来。”

魏无羡把快要迈出房门的那只脚给收了回来,吐吐舌头。

“如果说我硬是要出去呢,泽芜君?”他眨了眨眼睛,“要不要出去打一架啊,弄坏了这些书多不好,我赢了你就放我出去呗。”

蓝忘机道:“那就罚抄十遍,再修书一封寄给在云梦的江宗主知晓。江公子既然已经嫁来了蓝家,那就是我蓝家的人,理应受到家规的管束。”

魏无羡无奈,只得又坐回到椅子上:“得得得,我抄还不行吗。”

不能让江叔叔他们再担心这件事情了。

他把原先翘着的腿给乖乖收了起来,深吸口气像模像样的摊开摆在自己面前的书本,蘸着研好的墨汁便开始书写了起来,一笔一画保留着耐心。一时间雅间里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只有魏无羡动笔和蓝忘机翻书,两人的呼吸声交错着混杂在了一起。

他居然也会有这样认真的时候吗,蓝忘机想。

“呐,我说蓝湛,你刚刚是不是看了我好久?”魏无羡突然说。

被察觉到的蓝忘机措手不及,生硬着别过了脸去。

“唉?被说中了?没事的蓝湛,反正我们都是夫妻了,你无论盯着我看多久都可以的,反正我也是蓝家人了,你可别太拘谨了啊!”

蓝忘机把书卷起轻拍在了凑过来的魏无羡的脸上。

“墨水被你打翻了,魏婴,说过多少次了,罚抄时别给我走神。”

他的脸微微的红了。

tbc

这次更新有点超字数了,算是跳票半年的补偿吧,初稿我其实改了很多遍,最初定下的开头其实是忘羡的剧情,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换成了江澄的梦境,以后更新的字数会少点,频率自然会勤奋点,这次先没下次预告了。

下话预告:如何撩蓝家人是个问题和被撩后该怎么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24)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