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备考计算机二级的普通本科大二狗

【仪桑】怀景于桑

重修,一发完结,拖更如我还是结束了这个坑。

我花了这么多年来喜欢你,希望你能将下半生托付于我。

有道是瑞雪兆丰年。

这年冬至的夜间,难得纷纷扬扬的飘了一夜的雪花,等到翌日聂怀桑照例推开房门的时候,庭院里已经白茫茫的一片,厚厚的积雪层层着堆积在地面上,此刻视线中的那个站在庭院里的蓝白色身影。

蓝景仪。聂怀桑见状眯起了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

他还是踩着厚厚的积雪走了过去,只是一步一步的需要格外小心,一如他缜密的心思。对方抱着一把上等仙剑倚着院中的那棵苍松,目光自打聂怀桑出来之后便片刻不曾转移。多日不见蓝景仪的身形又越发高挑了起来,聂怀桑思前想后,还是没办法把他同小时候那个圆滚滚的可爱糯米团子联系上,时间带给人的改变还真是巨大啊。

聂怀桑走进他然后停下了脚步,蓝景仪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只见聂怀桑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故作平静的开口问他:“来做什么?”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蓝景仪想,他低头装作是在思索这个问题,然后抬眼对上聂怀桑的目光。那人有些惊讶的别过了头去,嘟囔了一句我又不知道便不再去与他对视。

蓝景仪拂去肩头上被风吹落下的一粒雪花,接着端正自己的身姿,郑重的对聂怀桑说道:“我已经加冠,所以来和你成亲,”他强调着说:“别忘了,你很早以前就答应过我,为此我等了很多年,甚至还冒着这么大的雪,怀桑你说你是不是又不知道啊?”

聂怀桑闻言清咳了几声,却也没有过多表态。蓝景仪的手搭上他的肩膀穿过他散落的黑发,那个曾经还只有点点高的孩子成日里对着自己撒娇,再到如今成长为俊朗的青年站在面前,说着和他谈婚论嫁的事情,聂怀桑想到这的心里不由得五味陈杂,自顾自的念叨着:

“原来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真难为你还记得。”

蓝景仪凑得离他很近,听见聂怀桑的话,接道:“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聂怀桑微微一怔,愣在了原地。一直以来他同蓝景仪都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还是会持续下去,但不曾料到,对方居然会因此要给他一个实在的名分,明明只要他们的关系公开,蓝景仪的一生恐怕都是要和聂怀桑系在一起了。

做到了这样的地步,该说是蓝家教育好还是他遇到了对的人呢。

他有在欢喜,蓝景仪看得出来,而自己不也是一样。

聂怀桑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低声让蓝景仪等待就好。他简单的束过发之后就吩咐仆人去准备马车,说他要前去拜访一趟姑苏蓝氏,然后看到蓝景仪不知什么时候就跟了过来,嬉笑着同来人们打了声招呼,先行一步就直接坐在了马车里。

“聂宗主还不赶紧上来,马车都已经备好了,我们走吧。”

聂怀桑有些迟疑的看向他:“我们一起去,真的不会碍事吗?”

他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去蓝家交代清楚这件事,大意就是表示一下,自己是如何鬼迷心窍一时想不开缠上了蓝家新一代的青年才俊蓝景仪,然后再痛心疾首的对蓝家的那些长辈忏悔不该这样做的种种原因和理由,请求他们再给他一次机会干脆就和蓝景仪在一起得了反正聂家的财力也养的起,现在想想这些荒唐的想法,聂怀桑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幸好没把这种事告诉蓝景仪,不然肯定会被他笑几天。

“如果成亲这种事新郎官不去的话,又怎么对的起新娘的以身相遇呢,怀桑你说是吧。”

聂怀桑还没反应过来,蓝景仪就伸出手来一把他他拉上了车,他坐在聂怀桑的身边,脸上的神态是遮不住的喜形于色,聂怀桑问他开心什么。

“因为我终于可以和怀桑你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蓝景仪说。

聂怀桑有点后悔问他这句话了,从清晨蓝景仪的突然到来,到如今准备去蓝家不过才过来一两个时辰,虽说清楚此行的目的,但是平日里装傻充愣久了的聂怀桑,此刻心里依然是有在迷茫着想,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想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些蓝家人。

一问三不知,现在还真是有了不知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

家仆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自家宗主和蓝家弟子好上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看着稀奇,告退后便替二人放下了车帘,通知车夫可以出发了。车夫吆喝了一声,赶着前面的马匹快马加鞭的开始上路,车轮碾过道路上的石子发出隆隆的响声。

聂怀桑还在想,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到底恰不恰当。

我不知道啊。

蓝景仪则不动声色的,去靠近拉住了他的手。聂怀桑的脸红的发烫,一直火辣辣的仿佛烧到了耳根,没用甩开对方而是下意识的用力握得更紧了些。真温暖啊,他想,蓝景仪带给自己的感觉,一如既往是阳光般的灿烂,这样的人,他没法不喜欢。

而他毫无疑问的,喜欢这样,把喜欢这个人的感情,埋藏在了心底。

忘记了是谁先迈出了第一步,然后就默认了他们之间非同一般的情感,会习惯性的从对方身上去获得渴望的温暖,无需多言,彼此都明白就好。聂怀桑出神的听着窗外的声音,不知不觉中思绪便被带回到很久之前,他看了眼蓝景仪,问他: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蓝景仪道:“当然,与你有关的记忆,我都有在好好保存着。”

聂怀桑收回看蓝景仪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确那时候他记忆里的蓝景仪,不过还只是个小孩子罢了,可就是这个小孩子,出现在了他的生活里,一步步的走进了他的心里,并且不出意外会融进他的生命里,一直一直在一起。

那时大哥还健在,聂家又不需要他打理什么,成年之后的聂怀桑倒也乐得轻松。他也没什么恶劣的喜好,纯粹就是哪里好玩就去哪里,没个定数。听闻蓝家那里前不久新进来一批弟子,便打算抽空过去看看。好不容易央求好了大哥有空去蓝家就带自己一起过去,而等到了蓝家之后聂明玦就忙着去商谈事情没法去管他,聂怀桑只得失望的自己到处走走。

还好有着年轻时求学此地的记忆,他还不至于走丢。

本想去见见蓝曦臣但却扑了个空,蓝忘机依旧在修炼聂怀桑也没敢去打扰他,干脆就在蓝家走走停停,没想到反而在后花园的假山处,遇到了个枕着刚抄好的家规在睡觉的小孩子,聂怀桑看见满满都是字的家规,想起自己的当年,唏嘘不已。

他想去帮那孩子捡掉落在头上的树叶,不料却弄醒了对方。那孩子开始揉着惺忪的睡眼,喊着蓝愿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抬头一看是聂怀桑很快警觉的反应过来,朗声问他:“我之前并没有在蓝家有见到过你,你是谁?”

聂怀桑想,这孩子长得倒是不错,可惜一开口就是蓝家人的那种古板语气,听起来不像是问话的倒像是排查的,偏偏有心逗弄他:“在询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先说出自己的名字不应该是一种礼貌吗?你刚才抄的家规里不会没有这条吧。”

到底有没有聂怀桑也不知道,但是这孩子明显当真了。

他刚想开口,就听见有人在招呼他们过去集合,当下也顾不得聂怀桑了,蓝景仪赶紧跟着来到不远处的蓝思追一起离开,临走前他有点不死心的吵聂怀桑喊道:“下次再说,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的,你也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聂怀桑幸灾乐祸:“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小心被禁言。”

蓝景仪反应过来,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跑开了。

而那便是蓝景仪与聂怀桑的初次相遇,虽然最后可以算是不欢而散。想到这里,方才困恼着聂怀桑的问题似乎有了些明了的答案,但聂怀桑还是不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意。他瞥了眼蓝景仪,然后很快收回了目光,蓝景仪的唇角噙着笑意,却并没有说什么。

让怀桑自己好好想想吧,他等着他满意的答案。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便会理所应当的发展下去,他们之间也是如此。聂怀桑之后与蓝景仪的接触,起初源于蓝曦臣的拜访。蓝景仪作为蓝曦臣的内门弟子,蓝曦臣便把他带到了聂家来处理关于聂家举办清谈会的事情,当然这些聂怀桑是不知情的,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个名字很陌生,完全想不起来是当初的那个抄家规的小孩子。

蓝曦臣在与聂明玦商讨完事情之后,突然叫住了聂怀桑:“等一下。”

聂怀桑不明所以,不敢回头去看身后他大哥以为自己在蓝家桶了什么破篓子,而立马变得黑起来了的脸色,只得战战兢兢的问道:“曦臣哥哥,所为何事?”他心里是止不住的忐忑不安,感觉自己下一秒就死定了。

蓝曦臣道:“景仪那孩子,看起来很喜欢你,你们关系怎么会这么好的?”

聂怀桑最初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只能尴尬着回应却摸不着头脑。这时他看见有人从蓝曦臣的身后探出脑袋来,然后兴奋地跌跌撞撞跑到他面前拉着聂怀桑的衣服说:“你叫聂怀桑,我叫蓝景仪,现在我们都知道啦,可以陪我玩吗?”

他星星眼看着聂怀桑,聂怀桑只得把这个小团子给抱起来,哭笑不得。

“虽说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但这孩子自从上次你来过之后就一直吵着要见你,还因此被叔父多罚抄了几遍,这才被放了出来,蓝家那里和他同龄的孩子毕竟没有几个,他性子又比较活泼。”蓝曦臣说,“所以我能请你帮忙,照顾他一段时间吗?”

聂怀桑吓了一跳,想不到蓝曦臣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请求,这可难办了。

他大哥在旁边冷哼一声让他自己处理好,便不再插手直接走人了。

聂怀桑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小:“曦臣哥哥,这可不妥当吧,我连自己都不能管好,还怎么管好那孩子啊,我也不是不情愿,只是形势所逼吧。”他语无伦次起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怀中的孩子仰起脑袋看他:“你不喜欢我吗?”

聂怀桑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他从回忆中惊醒,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睡了过去,枕在蓝景仪的怀里,身上还盖着对方的衣袍,车外的声音愈发的嘈杂起来,听起来快要到城镇了。聂怀桑睁着眼睛没有说话,蓝景仪见他醒了,问他:“梦到什么了?”

“最初你要来我家住的事情,”聂怀桑说,“我当时想了很久都没有决定好,很头疼呢。”

“可你最后不还是答应了,我可是很高兴的呢,心想你果然是喜欢我的,虽说那时候还没有发展到现在这种感情。”蓝景仪把他扶起来,然后挨着他坐的更近了些,抱着聂怀桑在他的脖颈处细细呢喃:“真的,我很开心。”

“和你相处的时光都让我开心,你心里有我,可真好啊。”蓝景仪说。

还真准,聂怀桑想。他心中思考着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是啊,只要喜欢就可以了。

他并没有反驳,而是有所感慨的说:“你果然还是从来没有变过啊。”不像自己,在经历了家族里出事之后勉强撑起了聂家,偏偏还是被冠以了草包家主的名号直到如今,心境早就已经变了,这样的他,能有个爱着自己的人,该感到庆幸呢。

回答他的是蓝景仪贴面而来的亲吻,对方的唇温柔的擦过他的脸颊,绵长而又细腻的落在他的侧颜上,青年修长的眉毛在他看来清晰可数,漂亮的眼睛里倒映出聂怀桑有些慌乱的人像。聂怀桑闭上了眼,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的她跳动。

“无论怀桑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还是会爱着你的。”

“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在意你的行为,跟在你的身后走着,你也一直竭尽自己所能的照顾我,真是的,明明自己都是被聂家主照看的对象,”蓝景仪对着他的耳朵吹气,语气温柔,“我当时就在想,等我长大了,得替聂宗主接管你的人生,你得和我过。”

聂怀桑突然问他:“义城的那件事,我利用了你们,当真就不恨我?”

这件事情是他心坎里挥之不去的结,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告诉别人自己当初的用意,但这也不排除别人有看出这件事情的可能。为了谋划自己复仇的布局,他不惜利用世家小辈的性命来引人入城,其中自然就有蓝景仪,当那个在他看来还是个少年的孩子兴冲冲过来告诉他自己要去历练的时候,聂怀桑只是淡淡的笑着,然后对他说:

“好啊,那你就去吧。”

他无法忘记自己这件曾经想对蓝景仪下手的事,这也是聂怀桑单方面与他的排斥所在。而这些蓝景仪多少还是能知道一些,聂怀桑不提,他也就不问,只是彼此之间心里都明白,这件事情不坦诚说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这样持续僵化着。

谁也不肯迈出关键的一步,去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一直以来纠结的都是这件事,我当然恨你啊,”蓝景仪道,“当初在义城的时候,虽然有含光君的保护,但我总担心自己会没法回来见到你。而后来当我明白你把的用意之后,我一度都在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定要你付出代价的。”

聂怀桑咽了口唾沫,蓝景仪摸上他的脸,咧嘴笑了出来。

“现在看来,你这算差点谋杀亲夫了啊,得拿一辈子来陪我。”

聂怀桑一时间百口莫辩,他也没什么好给自己辩解的,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低声对着空气说了声不知道该对谁的对不起,也许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随后苦笑了起来,原来至始至终放不下的丢失自己,在知道魏无羡和蓝忘机与他们会合之后,便放心的撤回了聂家的暗卫,从头到尾,他都像个喜剧角色里的小丑,惹人发笑。

可就是这样的小丑,被一位观众喜爱着,他也喜欢他啊。

“好啊,”聂怀桑说,“以后都会陪你一起过的。”这回倒是换蓝景仪呆住了,多少次以来,他都想从对方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可聂怀桑总是在迷茫,对他的感情认知也是模棱两可,聂怀桑答应和他来蓝家,并没有同意承认他们的关系,而如今,他明白了。

这么多年的坚持,他终于能将心上人正大光明的拥抱在怀中。

蓝景仪惊喜的看着聂怀桑,聂怀桑红着脸,两个人在暧昧的气氛里不说话。他想起那年在清河的夏天,蓝景仪借住在聂府同他共度的那段时光,小孩子玩累了就跟在他乱走,蹲在地上看着聂怀桑站在池塘给金鱼投食,旁边挂在树上的笼子里喜鹊在兴奋地叫着,空气有些热得发烫,热的聂怀桑的脑子也有点儿不太清醒。

府外传来喜气洋洋的唢呐声,迎亲的队伍抬着花轿从门前经过,塞给守门的仆人一个大红纸包。蓝景仪眼尖看见了,连忙去拉了拉聂怀桑的衣角,奶声奶气的指着那里抬头好奇的问他那是什么。

“那是有人要娶亲了,来带新娘子回去了。”聂怀桑看了看说道。

“娶亲是成亲吗?是和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吗?”蓝景仪问他。

“嗯,”聂怀桑接话,“怎么,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可以娶你吗怀桑?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我们成亲好不好?”蓝景仪张牙舞爪的扑到了聂怀桑的怀里:“虽然我现在还很小,但我会努力长大养活你的。”他可怜兮兮的看着聂怀桑,似乎是生怕对方不要他了一样。

聂怀桑不以为意:“那种事情,等你加冠以后再来,我会考虑的。”他低头往怀里一看,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估计话也没听完全进去,他叹了口气。原本只是漫不经心的回答用来应付小孩子的妄想罢了,明明这小子长大之后怎么样,都与他无关。

只是他不曾料到,蓝景仪是真的喜欢上了他,而且喜欢了那么多年,而他自己,在与蓝景仪这么多年的相处之中,居然会爱上这个小他那么多岁的青年。他第一次正视自己对蓝景仪感情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但后来,他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对方了。

“怀桑,云深不知处到了,我们下车吧。”蓝景仪说。

他拉着聂怀桑的手,一路上都没有松开,但无论怎么样,蓝景仪都明白,自己不用担心这个人会离开他了,想到这里,他把手攥的更紧了些,然后带着聂怀桑走了进去。聂怀桑跟在他身边跑着,眼前的蓝景仪的身形在不断的变化着,从初见时的小孩,渐渐成长为出色的少年,再到如今俊朗的青年,最后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好看的青年眉眼弯弯,对他说道:“怀桑,我喜欢你,你呢?”这一次,聂怀桑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摇头着说不知道了,他心里已然有了自己的答案,无需改变心意。

“你们真的要在一起了?”

“是的,我喜欢他。”

“对,因为我也心悦于他。”

end

蓝曦臣:怎么有种儿子把兄弟拐跑了的错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69)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