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立夏·狐说

一发5000+,意识流体。 @江夜雨 

――――――――――

狐之念,不可说也。

总有人,在等你回来。

蓝涣在见到那只小狐狸的第一眼,便觉得分外熟悉。时隔立夏来临的前夜,他独自坐在窗前,听着风吹打着午后池塘里荷叶发出的声音,端起面前早已凉了半宿的茶水,只是不经意的间的一低头,它便顺着打开的后窗钻进了屋子里。

蓝涣寻声回过头去看它,小狐狸也静静的停下了脚步去与他对视,它看上去并不怕他,低低的对他叫唤了一声,又警觉地后退几步,与蓝涣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小狐狸抬眼去看蓝涣,顺理成章的,蓝涣也正对上它那双紫的晶莹剔透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愣住,恍惚间被勾起了,千万重本想深埋在心底的回忆。

一个晚字,方才说出口,反应过来的理智又生生让他把关于那个人的名字止住。蓝涣神色复杂地克制住自己内心情绪,当他再度把目光投向小狐狸时,却略带惊讶地发现,它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脚边,却又停在那里,不肯多靠近他一步。

果然还是在提防着自己吗?

蓝涣见状舒起眉头,弯腰来把小狐狸抱起,轻嗅着它身上萦绕着的荷叶气味,不由自主的呢喃起来:“告诉我,是你回来了吗?”

没有谁来回答他的疑问,话音落后,只有风声。

自从那只小狐狸看似是误打误撞的出现在蓝涣面前,之后它便暂时留在了他的身边。

最初的时候他们在一起过了个立夏,蓝涣居住在个偏远的村庄里,但这并不妨碍培养出村民们热情好客的性情,当住在村头的孩子跑到村尾去给蓝涣送立夏时吃的豌豆饭时,正巧看见他们在屋子前坐着乘凉,于是他便好奇地对蓝涣询问道:

“哥哥,这是狐狸吧,它是从哪儿来的?”

蓝涣打开孩子带来的食盒,卷起衣袖来盛上一碗,却未自己先用,而是摆在了小狐狸的面前,继而又回答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是从屋后那边的山里跑过来的吧。”

他见小狐狸不吃,便端回来耐心的吹凉,再放到它的面前,果真看到小狐狸的眼睛亮了亮,白头,便开始享用了起来,旁边站着的孩子呆呆的看着他们的举动,似乎有种格外熟练的错觉。

蓝涣也惊讶于自己如此熟练的动作,但很快他便又恢复了平静。

孩子又说:“说不定他是从池塘那里来的呢!”他说着便指了指屋后的池塘。

话刚说出口孩子酒意识到知道自己的失策,因为蓝涣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一如既往他当初刚来到村里的模样,失魂落魄。

屋后的那片池塘啊……蓝涣想,许久都未见它开过花了,满池的荷叶在那里显得愈发的孤单。为什么不会开花呢?甚至连一点花的踪影都见不到,只有光秃秃的枝干,正如他倾尽一生,都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吧。

孩子支吾着的话语令他回过神来,然后在心里苦笑自己的失态。

真是的,明明说好要彻底忘记的。

还是不行啊。

“那个……哥哥,我该回去了,对了,它叫什么名字呀?”孩子指了指的蓝涣怀中的那只小狐狸,试探着问道,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它的名字?

蓝涣抿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对孩子说:“它叫阿澄。”鬼使神差的,他觉得这名字很是贴切。

孩子见状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拔腿便跑,很快便不见了人影,徒留下蓝涣与小狐狸互相对视,而且前者还风轻云淡般的重复说:“你以后就叫阿澄好了。”

阿澄对他叫唤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他把阿澄抱回屋里去,却没注意到他它脸上一闪而过的苍白神色。阿澄自己也不清楚,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的心悸从何而来。

就好像曾经也从对方口中听过,只是那时,它定然不是这般模样。

蓝涣在这里接下来的生活中,多了一只名叫阿澄的小狐狸来陪伴,阿澄有着灵智,但却始终无法修炼,更不能开口说话,但它与蓝涣之间的交流少见的顺利。

在面对它的时候,原本就生性温柔的蓝涣显得更加耐心,这让阿澄能感到心安,也更加依恋蓝涣几分。

它不时的趴在蓝涣的肩头上小憩,用自己毛茸茸的耳朵去蹭他的脸,在接收到对方带着笑意的抚摸之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自是没有听到蓝涣之后的话语:

“阿澄,你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对他来说,阿澄身上有太多的谜团。

因为无法开口回答,所以就算听到又能怎样。阿澄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说到底他只不过是只仅仅开了灵智的小狐狸罢了,尽管能来到蓝涣的身边,它也觉得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似乎他们之前就早已相识。

这种感觉很奇怪啊,阿澄想到这里,扭头去看向窗外,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盛,一改先前的沉寂。

蓝涣也顺着它的目光看过去,然后轻声说,“自从你来了,那里的荷花便开了。”

他很确信这能够盛开的满池荷花,定然与阿澄的到来有关。

他们是在立夏相遇的,而荷花的花期也就是夏天,他把阿澄抱回来的那晚,他有看见池塘里随风飘动的荷叶,和不知何时长出的小小的花骨朵儿,象征着生机的到来。

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会回来?毕竟这些荷花啊,来自云梦,他自是喜欢自家的荷花。

阿澄也喜欢荷花,这点他们也很像。

不由得想到些其他的事情,蓝涣叹了口气,既而又想着关于阿澄的问题。它究竟是因何而来?又为何会不时离自己而去,又去了哪里?对于这些问题他都不是很明白。

而阿澄终都算不上是蓝涣正式的灵宠,或者说蓝涣和它都从未有过那样的想法,去定下契约什么的,蓝涣知道阿澄喜欢的是自由。

午后池塘里的荷花夏开秋败,而每当蓝涣清晨起来,看到最后一片花瓣掉落之际,阿澄当晚便会不声不响的离开,任凭蓝涣如何去找,他都无法发现它的踪影。

奇怪,它会跑到哪里去呢?

然后到次年的立夏前夜,阿澄又会跑出来,来到蓝涣的身边,陪他度过整个夏天。

蓝涣把手覆在它的背上,和阿澄一起坐在池塘前看着那些荷花,阿澄身上的味道由最初的荷叶变为荷花,继而化成挥之不去的苦莲子香,时常会让蓝涣晃恍神,以为自己又见到了他。

小狐狸这是掉进荷塘里去了吧?他想。

旁边有人在轻笑。

那人着一身紫衣坐在自己身边,腰间佩戴着的银铃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姣好的一双杏目随意的看向自己,薄唇轻启,却带着些许的喜悦:“云梦的荷花开的不错吧,你每年夏天都要到这儿来,我就能和一起来看。你觉得如何,蓝曦臣?”

只是不经意的一眼。便让他怦然心动。

蓝涣含笑着点头,同对方许下了这个约定,他执起那人的手,回答道:

“好啊,晚吟。”

然后梦醒了,却失望的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阿澄晚上的时候不会留在自己身边。

又是一年的夏天到了,来自云梦的荷花也盛开了,身边陪伴他的却只有阿澄,该怎么说呢?

他辞别了家中的长辈,给远游在外的兄弟寄去了封长信,把宗族里的大小事务都打理好,临行前托付给已经成材的内门弟子,他去意已决。

接着他出门,兜兜转转走走停停,最后留在了这座名不见经传的村庄里。

“一晃你也已经陪了我好几年了呀,阿澄,如果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一个人,度过这样的夏天。”

阿澄闻言走了过来,低头舔了舔他的掌心,对蓝涣轻扯出了一个笑容,眨眨眼睛。

“可是你又能陪我多久呢?如果你能够修炼,能够化形的话,那样会有多好啊。蓝涣欲言又止:“你和我的一位故人很像啊,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你在身边的这段时间,我很高兴。”说着低下头,静静的望着它。

“要快些长大啊,阿澄。”他轻声说。

也许到了那时你就会离开我吧,但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即使是这样,我依然会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然后下一刻,阿澄扒拉上他的脸,飞快的在蓝涣额头上亲了一口。

喜欢你啊,蓝曦臣。

“等我回来。”

“阿澄?”蓝涣以为自己又出现幻听了,那句突然传来的熟悉语调,令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声唤的究竟是谁:“是你吗?还是说只是……”

我的幻觉?我的妄想?我的执念?

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已经看不见了阿澄的身影,小狐狸亲过他后害羞的神色在他眼前慢慢浮现,蓝涣不由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突然觉得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这狐狸,还真是同他般精明啊。

但是自那之后,阿澄再也没有回来过。

起先蓝曦臣很耐心地等到了第二年的立夏,他把后窗打开等着后半夜阿澄回来,而当他再度迎来了荷花盛开的夏天,阿澄却再也没有出现,就这样不见了踪迹。

蓝涣掩盖不住心中那种空荡荡的失落般的难受,但他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眺望着漫无边际的远方,坐在窗前喝下一口苦涩的凉茶,他想,现在是时候整理一下这几年来的思绪了。

蓝涣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江澄,那是他已逝的爱人。

他们生前因为各自忙着处理宗族里的事务,所以并不能常常见面。贵为一方修真大家的宗主,他们少有能够放松的时刻,每年相伴最多的日子,大概就是在云梦过暑了。

那时候他会从夏初陪伴对方,直到夏末,看着那里的莲池连年焕发生机,身边的爱人会难得地展露笑容,高兴地指给自己看云梦的美景,物事人非,斗转星移,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两人相依。

而正是在那时,江澄对自己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关于自己的理想。

“我真的是很想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你能陪我一起吗?”

“我答应你,到那时候,我们一起隐居吧。”

“那就像这样好了,在屋后种上一片池塘,我们就坐在屋子里从窗外看过去,满池的荷花肯定会很美的,”江澄边想边对他兴奋地描绘着,自己心中的桃源:“只有你我相伴的日子,那该有多好呀!”

“而且我一定要多出去走走,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江澄又说。

“那我一定会时常在家里,等着你回来。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要记住,回来找我。”蓝涣道。

江澄眯了眯眼,肯定的对他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他们异口同声道。

如果阿澄没有去参加那次的夜猎该有多好,那样他就不会在回到蓝家的时候,就听到爱人身死魂消的消息,还来不及去见他最后一面便得知他已经入葬,只能强打起精神来,亲自去主持他的葬礼,之后替他把执着江家的大小事务,这是他所能做到的仅有。

但是他的心早就已经同爱人一样死掉。

哀莫大于心死,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蓝涣还是蓝曦臣,也许又已经不是。

记得有次江澄同他一起闲来御剑,他忽然指着云端下的某处村庄,感慨的是那里的景致可真是不错,蓝涣看得出他眼中的欣喜。

而蓝涣之后便来到了那里,他带着从云梦生长的泥土与种子,径直来到村庄,居住在村尾的房子里,在屋后开辟了片池塘,然后在池底给爱人立了座衣冠冢,又把仅装着他部分魂魄的锁麟囊他不更残酷的锁灵囊深埋在了池底,似是要把自己的念想,原原本本地封存起来。

不再去想,也许就不会悲伤。

直到那夜阿澄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是股无意的穿堂风般,稍纵即逝。

蓝涣想到这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些关于阿澄的谜团,他找到了解。

江澄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昏迷前失血过多带来的不适,至今还让他感到难受,而当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意识依然还不是很清楚,各种交错而来的记忆纷至沓来,由他作为人时的,有他作为狐时的,但都少不了一个人,那就是蓝曦臣。

江澄此刻正躺在池底,周身用避水决包裹着,并不妨碍自己的呼吸,周围静悄悄的,这让他能够沉下心来思索。

他原本是不打算醒来的,既然自己死就死了吧,还留恋这世间做什么呢?

因为本身就是残魂的缘故,他并不能长时间的离开这里,只能终日昏昏沉沉的在池里度过养着自己的魂魄,漫无目的的熬过冬春,等待着来年夏天,与他的相遇。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重生的一天。

也许是不甘心被打败的执念,让他得已用残魂重塑自己的身躯,又或者是他自己当年看中的这块土地的风水格外适合养魂,说不定也是蓝曦臣用了什么秘法的缘故。

江澄试着把手探出水面,指尖触摸到了空气。他没想到自己会睡这么久,久到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年的夏天了。

原本还是小狐狸的他,不知为何会有一种一定要化形修炼的决心,不辞而别便倒头扎进了这池塘里拼了命的给自己聚魂,之后醒来的便是完完整整的江澄。

他说过会等我。

既然我醒了,那就去见他吧。

蓝曦臣记得自己等了整整三年,时间长到他早以为阿澄再也不会回来了,可他还是执着的继续在等下去。次年的立夏前夜,他突然听见池塘那里传来了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有谁在这样的夏夜里叩响了他的屋门,带着铃铛的声音清脆作响,蓝涣走上去打开门,那抹熟悉的紫色身影,迎面便将他拥入怀中:

“我回来了,蓝曦臣。”

江澄的声音止不住的哽咽,不料却被对方一个深吻紧紧的封住。

良久,对方才放开他的唇瓣,转而一字一顿的对他说道:

“欢迎回我们的家,晚吟。”

这一次,我会一直陪着你,走过漫长岁月中的春夏秋冬四季,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他们在心里虔诚的发誓。

END

后记:

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次的联文,作为立夏的我被安排在中秋节这一天发文,既然是中秋那就干脆码个关于团圆的故事吧,大纲是早就想好了的但迟迟没有动笔,主要原因还是我懒,直到更新前两天我才开始码字,于是便有了这篇名不副其实的节气文。

如果不是当初参加了这次的联文我还想继续咸鱼下去的……其实这文依旧没有治好我的懒癌,只给了我再次不想更新的理由,你们看我这几天肝的那么辛苦需要补补就别取关好不好?我就靠点赞来续命了啊。

顺便一提我大概是联文群里最没存在感的一个,当初报名字的时候就随便用了之前曦澄群里的古怪称呼,也不想改了,心里想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最后预祝本次联文能够取得圆满成功!啪啪啪啪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12)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T ^ T)感动
  2. 江晚吟的紫电电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