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逆流而上(一)

娱乐圈paro注意,初次试水见谅,忘羡不拆不逆。

新晋替身演x常年冷板凳,其余配对多是自由心证。

如果他能拥有时光机,江澄发誓他一定不会让魏无羡遇见蓝忘机。

出租车以一个流畅的动作稳稳的停在了电视塔的大楼下,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在上午燥热的空气里,司机大叔摇下车窗把一口痰吐在了柏油马路上,然后调头对坐在后座的年轻人开口道:

“盛惠一共60元,您是直接付现金还是转账给我?”

后座的年轻人阴沉着一张俊脸掏出钱包,看也没看就直接甩给司机张红色的百元大钞,径直就拉开车门探身出去。司机叼起一根烟翻找着零钱打算交给那个客人,刚抬头就发现那人已经走远了。

“小伙子,你的零钱不要了吗?”

“不用找了,我现在有急事,剩下的钱就给你吧。”

“那小伙子你下回还要记住坐我的车,叔给你优惠啊!”司机大叔大喊了几声,发现那年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自嘲着笑笑把钱重新收好,坐回座位上一踩油门,眨眼间便飞速离开了这里。

江澄现在很是烦躁。

他站在电视塔的大门前,那里看守着的警卫一见他就挡在前面:“这位先生,里面还正在进行拍摄,麻烦你要找人的话先等等...”

还等什么,要等着他们把这出公然宣布出柜的大戏完整演完?

“我与蓝湛从高中时便认识了,那时候我们还是一个班的同学呢。然后一起考上了同所大学,又被分配到同个班级,学的又都是演艺专业,你们说这缘分巧不巧?所以啊我们俩想不在一起都难,在这里我要告诉各位一件事情,我要和蓝湛,去国外领证结婚啦...”

江澄抬头,魏无羡那张脸在投影屏幕上被放大,带着熟悉的笑容。

“你说是不是,我亲爱的蓝二哥哥?”

蓝忘机接过话筒:“是,很快便会启程,我们一起。”

录播现场爆发出一堆叫好声,江澄却是看的快要气炸了。

电视塔前面也已经围过来很多的记者,大多都是来等着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出来,好提问搜刮些猛料当做娱乐新闻的头条。江澄瞥了眼周围聚过来人群,稍微低下了头,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被这些记者认出来,给自己招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江澄只能说是个不怎么出名的演员,偏偏却又是魏无羡的弟弟,因此那些八卦的娱乐记者们也时常会想从他身上打听消息,江澄很反感这样的行为。

比起目前正当红的魏无羡与打小就出名的蓝忘机,他实在是不值一提。

“那么我们这次关于忘羡两人的访谈节目就到此为止了,相信观众们还是意犹未尽的,不过更深入的还是要大家亲自去问他们本人啦,就这样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女主持人绵绵微笑着示意摄像师关掉正在录像的设备,屏幕在转瞬间成了一片漆黑,而这时警卫也打开了大门,记者们鱼贯而入。

江澄也抬腿想要走进去,但转念想想也还是算了吧。

他们的确应该在一起,不是吗?

经过江澄旁边的某位记者注意到他的反常举动,狐疑着朝他看去,突然如同恍然大悟般嚷起来:“你是,江晚吟!魏无羡的弟弟,听说你们上的一直是同一所学校,我的天哪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居于劣势的那些后排记者纷纷朝江澄那里跑来。

“江先生,请问您对您哥哥出柜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江先生,能不能说说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好上的啊?”

“江先生,魏先生如果去国外结婚,那他接下的那些戏准备怎么处理?”

吵死了,江澄真想一把夺过对方的话筒然后砸在他脸上:“我不知道,别问我!魏无羡和蓝忘机的事情,你们去问他们本人就好了!”

他费力的推开拥挤的人群,朝着来时的那条路口跑去。

然后江澄站在路口处,看着那辆出租车风驰电掣的停在他面前。

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嘿小伙子,又见面啦!叔对你厚道吧?刚结束一单生意就过来了,就知道你肯定会惹上大麻烦,毕竟这年头谁会没事去电视塔啊...”

江澄拉开车门:“谢了,回头我给你双倍价钱,我要回云梦江氏经纪公司分部,就是我打车那地方,我有些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小伙子看起来是个演员啊,演员这工作薪酬可高了,我女儿成天念叨着个演员的名字,喜欢的不得了,我想想,好像叫什么蓝忘机...”

“那你女儿肯定要失恋了,他是我哥夫。”

司机大叔一时没反应过来江澄说的啥意思,乐呵呵的笑笑继续开车。

江澄闭着眼养神,脑子里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他在下车后几乎是立马跑回了公司里,果然不出他所料,全公司上下所有的员工都乱成了一团,随处可见他们在想方设法降低这件事情的影响,倒也没人注意江澄回来,重点全放在魏无羡那里。

而魏无羡,据说在节目结束后就坐着蓝忘机的车走了。

习惯了,反正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完全就是个庸才,江澄走进办公室。

助理小余急匆匆的过来:“我的大明星啊,总算找到你了,看新闻了没?老板都大发雷霆了,说是没料到魏先生会事先不说好就来这一出,我可是顶着好大的压力才得到许可等您的...”

江澄道:“把新闻找出来给我看看。”

小余把怀里的平板递给他:“今日热度排行第一的那个。”

“魔道每日娱报为您揭晓,当红小鲜肉魏无羡与知名演员蓝忘机当众宣布出柜,其弟江晚吟现身录播现场神情慌张,其背后原因究竟为何?”

江澄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关我什么事?”他咳嗽着说。

“老板也说不管您的事,说您对这事没什么作用。不过我其实几天前就偶然听到,魏先生在和蓝先生打电话时提到过这件事。当时本来以为他们只是在开玩笑,没想到居然成真了...”

江澄道:“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余眨巴眨巴眼睛:“他们要出柜,难道江先生也要一起吗?”

江澄手里的一次性纸杯啪嗒掉在了腿上,他弯腰擦擦裤子上的茶水,然后抬头对上助理那真诚的眼神,同样认真的对她说:“你知道吗,这是我第多少次想跟公司反应把你换人这样的想法产生...算了,到头来也就你能陪着我了,我要是没了你,估计公司也要把我开除了。”

小余担忧的看着江澄瘫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

“对了,把这件事打给我爸妈知道,姐姐那里也记得说一声。”

小余点了点头:“知道了,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今天还能有什么事,都这么让人烦心了。”

“刚刚姑苏蓝氏那里发布一条公告,说他们那里要引进一位新人,来暂代蓝忘机的位置,资料网上现在已经有了,说是叫什么蓝曦臣。”

“蓝曦臣?你说他叫蓝曦臣?”江澄皱眉,心里咯噔一下。

“是的,本名蓝涣,是蓝忘机的亲哥哥...我的大明星啊,您好端端的从我这里抢什么平板啊,蓝忘机那脸您不是早就说看够了吗,这蓝曦臣跟他差不多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您这是急啥啊?”

“给我先安静一会。”江澄的声音微微发颤。

小余当即闭嘴乖乖站好,不时的朝江澄那里偷偷看去一眼。

江澄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几次三番的连手里的东西都抓不好。

“是他,他回来了...蓝家这次,还真舍得下血本啊。”他低声说。

今个还真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一天啊。

TBC

私设wifi和阿澄是法律名义上的兄弟两个,但谁都知道有一个并非亲生。

同原著里江枫眠对于两人的态度一样,wifi被认为才是江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因此被派到分公司属于重点培养对象,而江澄则被冷落。

其实原本便是江澄想来分公司历练,不愿意接手江氏早就为他准备好的一切,成为下一任的老板,想试着去做成功的演员,wifi担心所以来陪他。

被看清他倒也没有抱怨什么,自尊心让阿澄选择自己去拿有限的资源走出一片天地,绝对不会开口要求,但是直到这次的事件才让他有了机会突破。

能够站上属于最高荣誉的领奖台,而且这次会有蓝曦臣陪他一起。

Q:为啥要写这篇呢?

A:哦,之前的连载卡文了,没有然后了。

以及从开头就该发现如果是有点名气的演员用得着打车来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2)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