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岸途 上

可能算是黑历史。
涓涓尘埃:

*和娓娓道来的联文
*be预警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中系列
*开篇水果刀,不喜勿入

正文开始
—————————————————————

我即将成为一个罪无可赦之人吗,他起初忐忑不安的想。

还真是场有毒的爱情啊,也是时候了结了。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仅有的一次精心谋划着的杀局吧。

直到时钟一分一秒走到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蓝曦臣还是没有回来。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依然还在下着,雨点拍打着窗户发出啪嗒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客厅里显得格外的突兀,偶尔传来翻动刀叉的声音又让人顿时觉得有些发毛。

江澄坐在空旷的客厅里摆放着的唯一一张长桌旁边,漫不经心的用刀子挑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吞咽了下去,具体是什么味道他也没兴趣去尝出来,此刻的注意力完全在被另一件事情吸引着。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上发来的消息,江澄嘴角勾起一股意义不明的笑意。

如果说我把手中的这把刀刺向蓝曦臣的话,怎么样他才会死掉呢?

他抬手转动着手里的餐刀比划着,在空中模拟旋转了下,然后狠狠的捅进了面前的蛋糕里。在餐刀从奶油砍进蛋胚的瞬间,江澄又用力在里面转了几圈,很快蛋糕便支离破碎。

江澄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蓝曦臣平日里的那副模样,同眼前的景象联系起来。

他现在是多想让蓝曦臣去死,想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变成一具僵硬的尸体。

他在心中冷笑着,蓝曦臣,你真该死。

江澄默然看着四分五裂的蛋糕,转身走回厨房,又重新端了一份出来。把被弄坏的先处理掉,平复下自己烦躁的心情,继而又若无其事的坐回了原位上,盯着眼前的信息不说话。

他在等待,在等待自己报复成功的那一刻的到来。

哪怕是亲手杀掉自己的恋人。

而那又何妨,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了的。

他这般想着,然后听见楼下传来刺耳的刹车声,把他从遐想中拉回了现实。江澄眯起眼,最后再确认了一次自己准备无误之后,走到玄关处打开门,缓缓下楼去见蓝曦臣。

“你回来了,那么我们就好好庆祝一番吧。”江澄说。

脸上笑意绵绵,眸中深藏杀机。

“我今天会晚些时候回去,别忘了准备我们相识三年的纪念日。”

“知道了。你今天还有课,我会好好准备的。”

蓝曦臣还想着同江澄多说些什么,但话没说完就被江澄抢先一步给挂断了电话。再次拨打时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阵阵忙音,蓝曦臣只能苦笑着结束了这次无果的通话。他比谁都了解江澄的性情,也清楚自己再拨打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的,都是无济于事的举动。

三年了,蓝曦臣想,他已经认识江澄三年了。

他记得他同江澄相遇的那日也是个雨天,三年前的江澄还是个稚气未脱的青年,大学刚刚毕业,做着一份薪水还算可以的普通职员工作,在那家他常去的咖啡馆前,拦住了刚准备回去的自己,直言不讳的说出他的名字,因此就这样突然的闯进了自己的生活里。

于是他们成为了朋友,然后又升格成了恋人,转眼一晃三年也已经过去了。

“蓝老师,今天的这雨怕是不会停了啊。”

办公室里有刚下课的老师同蓝曦臣打了声招呼走了进来,蓝曦臣也微笑着对他们点头示意。

“是啊,怕是看不到这雨停的那一日了。”蓝曦臣说。

“蓝老师开什么玩笑啊,虽说现在这个季节梅雨是挺频繁的,但也不至于下上一个月都不会停的。我老公就是研究气象学的,说的准呢。不过这样的天气,倒也容易让人浮躁。”

一旁坐着的女老师闻言也凑过来插上几句话,又回去备课了。

“那可真是让大家见笑了。我应该之后会请上几天假出去走走,最近压力挺大。”

“我看蓝老师肯定是打算这时候在家里陪小男朋友呗,什么时候也带过来给我们见见?”

“他不愿意我把他去介绍给别人,所以很抱歉不可以,大家先回去吧。”

四周的人们如鸟雀般一哄而散纷纷离开,嘴里抱怨了几句倒也没再追问下去。蓝曦臣轻扯起嘴角,带着留恋的目光落在把玩着的手机屏幕上,那里是黑漆漆的一片。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不要再后悔所做的决定了。

他再次把手机收回去,心下顿时觉得了无牵挂。

想好了那就让他来动手吧。

不知道他们之间算不算的上是场互相的欺骗与利用的关系。

蓝曦臣表面上的身份是个大学老师,在同学和同事的眼里属于那种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在周围人中具有不错的人气,连续几年被评为学校人气风云榜中的第一名。而此时这位多少人心中的梦中情人正坐在江澄的旁边,心情很好的切着面前的蛋糕。

蓝曦臣挑起一块蛋糕放进嘴里,仔细品尝了味道。

“味道真的很不错,阿澄亲自做的蛋糕果然很棒。”

江澄咬了咬牙,没把自己本来打算在蛋糕里下毒的事情对蓝曦臣吼出来。

“你喜欢就好,我就不去吃了。”他轻声说,“我今天有些累,早点睡吧。”

江澄把手背到身后,想去克制住自己去揪对方衣领去讨个说法的冲动。他对自己说,已经隐忍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差这一时,他一定能够,做到这点的。

为死去的好友报仇这件事情,他整整谋划了三年之久。

“你今天的情况很不对劲,是有事情吗?”蓝曦臣说。

江澄一愣,抬眼对上蓝曦臣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却是什么都说不上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策,自己并没有伪装好该藏着的情绪波动,蓝曦臣与自己相处了这么久,他又是个格外细心的人,而自己此时的异常,是不会瞒得住他的。

蓝曦臣是如此熟悉这自己的一切,正如蓝曦臣熟悉他自身一样。

有时候他也希望,他们能够像真正的恋人,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那又怎么样,自己不过就是蓝曦臣养在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罢了。

“蓝涣...”江澄艰难的开口道,“你就不打算放弃你家族的产业吗?我是说,和我一起生活,你别再去接管家族那些黑道生意了,趁此收手吧。”

这样的话他说过很多遍,可每次都是言不由衷。

蓝曦臣出身于姑苏蓝氏,那是个只要稍微打听就能了解的著名家族。关于他们的传言数不胜数,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在黑道上的重要地位,这是任何人都不容易忽视的信息。而蓝曦臣正是家族这一代的长子,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蓝曦臣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端坐着转身来看着他。
“说你真正想说的吧,我是不会怪你的。”蓝曦臣说。

这就注定了我们之间不会有好的结局,江澄想。

“蓝曦臣,我要你去死啊。”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然后抓起了桌子上备好的餐刀。

他真期待那把刀捅进蓝曦臣身体里发出的声音,等待着蓝曦臣腹部的鲜血溅落在他脸上时的那种粘稠的触感,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蛋糕的香甜那种混杂在一起的古怪气味。如果能这样顺利就好了,但他也觉得,蓝曦臣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下手的。 

还带着体温的鲜血真的溅到他脸上的时候,江澄却是猝不及防的。

只是为什么会,这么的顺利?

江澄迟疑着看去,只见蓝曦臣握住了刀刃,把它捅进了他的身体里,毫无犹豫的。

“那么现在,你满意了吗,阿澄?”他捂着腹部的伤口低声说。

伤口在止不住的流血,一时间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江澄的手在微微颤抖。

“蓝曦臣,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哭腔。

无论是以前的江澄还是现在的江澄,都没有真正的勇气去对蓝曦臣下手。

思想上的觉悟再高又有什么用处呢?

都只是欺骗自己的幌子。

最开始主动与蓝曦臣的接触,是江澄在自己人生中下的第一步险棋,以后还会下更多。而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决定,不光赔进去自己的三年,还有一颗实打实的真心。该说都怪蓝曦臣对自己太好,还是说自己太容易对对自己好的人卸下所有的伪装。

三年前的江澄,不光是什么大学刚毕业的普通职员,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私家侦探。他之所以会选择做这份工作,很大的原因是受了自己好友的启发。好友的职业是个警察,在江澄心目中,完全就是除暴安良的正义工作和形象的代表,他很崇拜对方。

那样的人,应该是什么都无法伤害到他的啊。

而当他被母亲带回娘家,看着那个从小就开始教育自己成长的好友,实则应该算是自己的哥哥的那个人,躺在棺材里面无血色的样子,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去问母亲,问那些其他的亲人,好友究竟是怎么去世的,却没有一个人说的上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都不知道...”

那段时间的江澄,发疯似的想要寻找出答案,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好友后来很快就下了葬,尘归尘土归土,过了段时间便没有人再提起他,仿佛他就是个不存在过的人一样。江澄觉得越来越不能理解家里人的态度,但他只能私自动用自己的情报网络去胡乱的猜测。

直到某件事情的出现,才使他的调查出现了一丝光亮。

“你说的那个人,我记得是个混黑道的,混的还蛮不错的。”有人这样告诉他的,“我记得是姑苏蓝氏麾下的一员,原来他已经死了啊,那可真是不幸。”

接着对方喋喋不休了些不着边际的废话,江澄没再听下去,瞪了他一眼让那人闭嘴。

“我知道了,这些是你的钱,拿了快走,别跟人说见过我。”他冷声说道。

自己好友的去世,居然同姑苏蓝氏有关,江澄心下一惊。

警察与黑道联系在一起,他心里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

而姑苏蓝氏仅有的几位在明面上的人物,最出名的莫过于蓝曦臣。

想要调查这件案子的突破口,看来只有去见蓝曦臣了。
(日常宣群: 244162067 )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4)
  1. 娓娓道来涓涓尘埃 转载了此文字
  2. 狂歌需纵酒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