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10)

看第一部分宣告完结了你们就不能给我来个贺电吗

也许很快就会继续第二部分或者开新文有空来催更

上话简介:不打不相识不撩不睡床你来不来啊夫君

本话简介:逃婚无疑是解决眼前婚姻大事的最佳途径

『10』

魏无羡记得自己离开云梦的那日,江厌离哭的很是伤心。

她起初便对自己弟弟莫名而来的荒唐婚事感到担忧和不安,几天来尽自己所能四处去打探消息,但招来的却是母亲对她无缘无故的呵斥。尽管惊讶于江澄会贸然私自逃婚的举动,但她很快便做出决定,要去帮他们完善后路。

魏无羡走出江家大门的前一刻,他的身上都还是有些隐隐的酸痛。虽说虞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看似狠狠抽了一顿,但其实伤的并不算重。

养了几日后伤口好了大半,蓝景仪他们也打算即刻带魏无羡出发。

“阿羡...先别急着走,和我再多说几句话好吗?你这一趟去了蓝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有空见到面,”江厌离走上前来轻声唤住他,“我很快便要回金家,子轩那里正忙照看不来金凌,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了委屈,我会去看你的,阿羡你也要多多保重....”

她话还没说完,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般滑落了下来,把接下来要说的那些话全部都咽了回去,轻轻的抽泣起来。

“阿爹和阿娘不是有意这样做的,你别怪他们...”

“我的好师姐,你可别再哭了,我知道他们是有苦衷的。”魏无羡按住江厌离的肩膀,替她拂去眼角的泪珠,安慰她道:“我不会有事的,师姐不用过于担心。要知道,我云梦江氏的人,可不会是这么容易就让那姑苏蓝氏的人给欺负了的,师姐你说是不是?”

江厌离含泪点了点头,魏无羡悄悄把样东西塞进她的手心里。

“阿羡,这不是你向阿娘要的那样东西?”

“师姐切莫声张,还是快点收好吧。江澄没带多少东西出门,他肯定会去金陵找你和金子轩帮忙,但应该不会回云梦来。你到时候,把这样东西交给他,他也好用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做防身用。”

蓝景仪在远处催促魏无羡快些过来,魏无羡答应着同江厌离告别,临行前对着江府,深深的鞠上了一躬,随后转身便走了过去。

然后他开口便对蓝景仪道:“你们姑苏的菜放辣吗?”

“不放。”有人回答他。

不放那还真是可惜了啊,要知道在云梦我可是顿顿都离不开辣的,这蓝家第一道伙食就不过关,这日子可还怎么过下去,魏无羡想。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会有些头疼,眼前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想想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不就是和别人成了亲还打了架,虽说最后是自己输了但还是抢到了床滚去睡觉...等等我是在睡觉?

魏无羡如梦初醒,连忙翻身坐起。

他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睁开眼,蓝忘机的脸近在咫尺。

“呜哇一大清早你可别吓我啊...”魏无羡惊魂未定。

蓝忘机定定的看着他:“你被我吓到了?”

魏无羡琢磨着他说的这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虽说这人容貌长得是一等一的好,无论放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那种受人追捧的存在,但就算胆大如魏无羡,也会被蓝忘机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问候给吓上一跳,没有例外。

“那我现在该和你说早上好?”魏无羡说。

“已经不早了,蓝家的小辈们已经开始上早课了。”蓝忘机说。

“那我们又该做什么,难不成去给你家长辈上茶?”

“这件事情倒是不必着急,在此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件事情,”蓝忘机停顿了片刻后说道,“蓝家应该怎么称呼你才对?我听说,你不太喜欢别人叫你的表字,认为有失身份。”

我不是我没有都是江澄的错我才不要来背锅...魏无羡心里在咆哮。

然后他直视着蓝忘机的眼睛,淡定的说道:“我叫魏婴,江魏婴。泽芜君如果不嫌麻烦,就叫我魏婴好了,我不会生气的,那么,我该叫你什么?”

“蓝湛。”蓝忘机说。

“真名?”魏无羡留心问道。

“是的。”蓝忘机说,“魏婴,你明日起,便去和蓝家小辈们一起上早课吧。别想着不去,我会去亲自给你授课。”

魏无羡含糊着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思考着另一件事。

蓝湛那家伙的眼睛,深眸里居然看不出一点生气来。

“说起这金陵城,我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来过,可是也没估计到才过了这么多年,变化居然会这么大,还真的繁华啊,比我们那里热闹多了。你倒是说说,同你们姑苏那里比起来,又怎么样啊?”江澄说。

蓝曦臣坐在江澄面前抿了一口茶,轻轻的摇了摇头。

“姑苏不及金陵的繁盛,但金陵也不如姑苏般古雅,不好比较。”

“要是蓝家的人都是如同你这般温柔倒也好了。”江澄低声说,“我并没有和蓝家的那些弟子有打过什么交道,大部分时候他们来到云梦,而我只能远远的望上他们几眼,自此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那有空和我去蓝家看看?”蓝曦臣提议道。

“先把你和蓝家的那些烂摊子的麻烦处理掉。”江澄说。

蓝曦臣笑而不语,只是把面前的糕点朝江澄那里推了推,江澄也不客气,越过他那双修长的手就直接去拿,在拿起后刚准备把手给收回去,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小二给吓了一跳,手直接落了下来。

糕点咕噜噜滚到了地上,他的手覆在了蓝曦臣的手上。

江澄心下一惊,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两位,能否打扰一下?抱歉吓到客官你了。”

蓝曦臣道:“没事,你可以说下去。”说着握住了江澄的手。

江澄摸了一把红的发烫的脸,心下埋怨自己这般失态。

“是这样的,我们客栈这次出了个有奖竞猜的活动,对于随机选到的客人,由我们老板亲自出题,回答出色的可以在我们客栈免费食宿三日,当然这个问题是让我们来告诉两位。”店小二解释道。

“那么我们的问题是这样的,当面对一桩你并不满意的婚事时,你会选择怎么做?”小二满脸笑容的发问道。

这是什么奇葩的问题啊?围观过来的人纷纷表示。

江澄和蓝曦臣对视一眼,看的出对方已经有了答案。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tbc

第一部分完结,即将开启金家与温家副本,请做好登录准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117)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