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9)

上话简介: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拜过堂了

本话简介:来谈谈新婚感想吧一言难尽

  • “我作死,真的。”魏无羡说,“我单知道蓝湛禁欲,不解风情,我不知道蓝湛他也会有这样的一面。我想早点带着休书回江家继续逍遥快活,所以干脆不顾底线的撩他。他起初是淡定的,对我的撩拨不为所动,后来就变了。撩着撩着,我们就滚上了床,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说完,掩面而涕,闻者无不伤心落泪。

  • “魏无羡这个人,我本以为他是个直的,”特邀嘉宾江澄痛心疾首的说道,“可是他居然一朝就弯了,还弯的那么彻底,真是够了。”

    魏无羡小声说:“别闹,你不也一样。”

  • 最后作为发言人的蓝曦臣总结道:“其实忘机他,只是拥有一块平原般的内心而已,但是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说完丢下话筒赶紧去阻止不远处蓝氏妯娌再度上演的撕逼大战。

我的手机在上完素描课回来的路上被水彻底泡坏了...然而里面没有存稿。

『9』

在送走最后一批前来云深不知处喝喜酒的本地居民之后,蓝启仁便开始着手准备有关那些不远万里前来蓝家祝贺的世家贵族来宾,在蓝家今晚的住宿问题,而蓝忘机则向他告假,说自己打算先走一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江枫眠和虞紫鸢都没有来蓝氏参加婚礼,双方各自写了封书信交由蓝家接亲的人,称自己因病而无法前来。

蓝启仁本就被这场荒唐的婚事搞得焦头烂额,江氏夫妇不便前来倒也省得他去想一番合理的说辞,当下也不在意这件事,只是吩咐布置会场的蓝思追和一众小辈,不必替江家的两位准备位置了。

倒是蓝忘机,把这件事情给记了下来,觉得是有什么蹊跷。


但他倒也没有向叔父提出自己的疑惑。这场偷龙转凤的婚礼,需要他准备的地方有很多。蓝曦臣迟迟没有消息,蓝家发出的请帖得到了很多与蓝氏交好的世家回应,他们都是熟悉蓝氏双壁的,不是蓝家轻轻松松就可以用简单的障眼法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蓝忘机这般想着,抬手摸上自己的眼睛,那里有着法术加深的眸色。

然后他站在卧室的门前,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间的门。

扑面而来的酒香,云深不知处禁酒。这是蓝忘机的第一反应,接着他的目光顺着桌上摆放着的酒杯,看向了翘腿坐在那里的魏无羡,陶醉的掀起了自己的红盖头在那里喝酒,脸上的白粉还在扑腾腾的往衣服上掉。


魏无羡被莫名打翻的酒汁给突然溅了一脸,自顾自的抱怨了几声就开始拿袖子去擦脸,连带着擦下来几大块的白粉,好好的喜服转眼间就成了抹布。蓝忘机这才走进屋内,把刚才施术的手背在了身后。他始终没有说话,径直走上前去,在魏无羡对面坐了下来。

魏无羡见是他,忙嬉皮笑脸道:“哟,你可算是来了。”

魏无羡举杯问他:“来喝口?”

蓝忘机道:“拿开。”

魏无羡感觉扫兴,他故意把脸凑近了蓝忘机些,试图在这昏暗的灯火下把他先吓一跳再说。不料蓝忘机一把扯下他快要掉下来的盖头,拍在魏无羡脸上:“床头旁边有水,本来是给你明日洗脸用的,先给我去把脸上的浓妆洗干净。”

魏无羡撇了撇嘴,心道这泽芜君怎么同蓝思追说的不太一样。


魏无羡走到铜镜前的时候还特地去看了眼自己的脸,发现自己这张浓妆艳抹的脸的威慑力果然大不如前,正这么想着,蓝忘机冷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江公子,我除过的那些怪物很多都比你这幅模样可怕千百倍,你若想凭此来吓我,那是不可能的。”

片刻后终于把脸给洗干净的魏无羡重新坐回到了蓝忘机的面前,对方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有瞬间的恍惚,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魏无羡挑眉,把蓝忘机这一细小的动作揣摩了会,然后说道:“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啊?”

“谈谈我们今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下去。”蓝忘机说。

“可是我觉得我们新婚之夜的议程还没有走完啊,”魏无羡一脸认真的说,“我在云梦也是给不少人家闹过洞房的,那时候我偷偷藏在床底下,看着新郎官走进来,先挑起新娘的盖头来...”

蓝忘机顿时联想到自己刚刚把魏无羡盖头扯下来的场景。


“然后他们要喝交杯酒,喝的时候腻腻歪歪,小眼神对的那叫一个激烈,就差没把嘴贴到对方脸上去了,”魏无羡一边讲,一边注意观察蓝忘机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的脸色,“喝过酒之后的两个人的脸变得可红了,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开始在对方身上摸了起来,含情脉脉的就去了床上...”

蓝忘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带着怒意呵斥魏无羡闭嘴。

魏无羡看他这神情,知道他的确是把情景给下意识的代入了。他捉摸着再继续这样的话题也不会再起什么作用了,但是看见蓝忘机这般模样还是想着去逗他,反正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乐子,魏无羡心想。

“那个泽芜君啊,你的耳朵发红了,是不是还有点烫呢?”


蓝思追在领着最后一位客人找到留宿的房间之后,终于可以松了口气打算等会就回去休息。他回想起这几日采办的事情,还是为自己不慎把原本该用茶水代替的新婚酒换成姑苏正宗出品的天子笑,这件事而心有余悸。

可是等到自己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不能去婚房布置了。

没准今晚不会被发现呢,蓝思追安慰自己道。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在回房间的路上特意绕着婚房外围晃了一圈。刚抬腿走到门前,就被里面传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连忙喊道:“泽芜君,江公子,你们...”

蓝忘机挥剑道:“思追,你明日自去领罚吧。”

蓝思追感觉不太妙。

魏无羡反手用随便去挡:“我们没事,在闹着玩呢。”

蓝思追拔腿就跑。

魏无羡道:“泽芜君,我们继续?”说着主动攻了上来,“你这修为,倒是比我师弟要强些,不过我也不会输的。要么我们来比一场吧,你看这房间里有凳子有床,我要是赢了,就让我今晚睡床...”

房间里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不绝于耳,蓝思追惴惴不安。


“我其实有个弟弟,长得和我有八九分相像,但是性格却很冷淡,说话也是常常开口不离有关修炼的事情。我出来这么久了也没和他联系上,不知道他是否会担心我。我希望他能够开心一点,别再被责任束缚住了。”

如果家里真的是让忘机去替自己成婚的话,那忘机会乐意吗。

蓝曦臣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着的树木,陷入了沉思之中,喃喃的同江澄讲着这些看似不着边际的真话。江澄坐在他的旁边,听着车轴滚过道路发出轰隆隆的响声,琢磨着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还是理不清楚头绪。

“那是你的故事啊?我也讲讲关于我的吧,我有个师兄,天赋比我好的多,师傅也对他格外看重精心加以培养,在他的眼里,我们这帮其他的弟子简直就是个摆设。可是我不希望被这样对待,我也想要被看重啊。”

蓝曦臣闻言转过脸来看着他,江澄心里一惊。

“喂,你这家伙,好端端看我做什么。”

“只是突然觉得,我们的经历还真是相似啊。”


好端端的说出这样的话做什么,你那弟弟又不是魏无羡。

被江家送去蓝家成亲的那个,估计就是魏无羡那家伙了。

“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许只是巧合罢了。”江澄反驳,“你们蓝家的事情我不想多问,江家的事情你也就别打听了,我们说好了啊,到了金家,找到了人问清楚,我们就分道扬镳,当然你要说一起走也可以...”

“那就要取决江公子你愿不愿意了。”蓝曦臣道。

江澄支吾着说不上话来,蓝曦臣回答的这般干脆,他心里反倒有些雀跃。

也就是说,他是愿意和我一起走的吗?

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但还是把那一段讽刺的话收了回去。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啊。”江澄说。

“两位,金陵城到了,你们就在城门口这里下车吧。”

TBC

下章预告:让我们走进新婚第二日的忘羡世界

“如果你输了呢?”

“那还是我睡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87)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