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仪桑】怀景于桑(上)

蓝启仁怒道:“你们是我带过最gay的一届!”

也对,那届似乎只有金子轩还是个直男。

这时候有人疑惑,那怀桑呢?别介,他有景仪了。

一个简单但是废话有点多的开场白,准备好了的话那就开始吧!

——————————————————————

有道是瑞雪兆非年。

这年冬至的夜间难得的飘了一夜纷纷扬扬的雪花,翌日聂怀桑推开房门的时候,庭院里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厚厚的积雪堆在地面上,这是他更能看清楚那个站在不远处的浅蓝色身影。

蓝景仪。聂怀桑眯起了眼。

蓝景仪抱着一柄仙剑倚在庭院中央的那棵苍松下,视线在聂怀桑出来之时便一刻也不曾转移。多日不见他的身形又越发高挑了许多,见聂怀桑悄然走进,微笑着向对方点头示意,聂怀桑停下了脚步。

一时间,相距不远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不多时,还是聂怀桑先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蓝景仪想。

他拂去肩头上被风吹落下来的一粒雪花,然后端正了自己的身姿。

“我已经加冠,所以来和你成亲了啊。”

“别忘了,是你答应过我的。”他补充道。

聂怀桑闻言轻咳了几声,却也没有过多表态,只是自顾自的苦笑。

“原来,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真难为你还记得。”

聂怀桑吩咐仆人准备马车,说他要同蓝景仪去一趟姑苏蓝氏。他原本就天赋不高,再加疏于修炼,比起御剑而来的蓝景仪,他的出行不得不依靠些交通工具。至于蓝景仪呢,在聂怀桑发话之前先行就坐在了车里。

“去见宗主还需要些时候,难道你介意我和你同乘吗?”

聂怀桑上车,坐在他的旁边,蓝景仪不动声色的拉住他的手。

聂怀桑的脸红的发烫,没有甩开他。

真温暖啊,对方带给自己的感觉,一如阳光般灿烂。

聂怀桑吩咐车夫即刻启程,车夫吆喝了一声驱赶着前面的马匹上了路。车轮碾过道路发出隆隆的声响,聂怀桑出神的听着这声音,不知不觉思绪便被带回到很久之前。他转而看了眼蓝景仪,突然问他: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吗?”

蓝景仪笑道:“怎么会不记得,虽然那时候我还很小。”

聂怀桑收回看他的目光。

的确,他记忆中的蓝景仪那时候不过还只个小孩子罢了。那是多久之前的故事了呢?大哥还健在,他就算无心修炼也乐得轻松,反正家主之位也轮不到他来继承,成日里也就会玩玩花鸟陶冶一下闲情罢了。

而某日他偶然听说,蓝曦臣收了个内门弟子,名唤蓝景仪的。

他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带着好奇与闲情,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打算去登门拜访。蓝家的仆人见他眼熟便没多问就把他放了进来,聂怀桑在蓝家晃了几圈都没见到蓝曦臣,干脆顺道就走去了蓝曦臣的书房。

蓝曦臣依旧不在书房里,倒是那里有个小孩子在打瞌睡。

聂怀桑轻车熟路,绕过那孩子,就准备伸手去书架上拿几本书来,看看再放回去就行了,不料他刚踮起脚,就被浅眠醒来的那孩子,用避尘给不轻不重的打了腿,下意识的回头看他。

那孩子朗声问道:“你是谁?我怎么没在蓝家见过你?”

聂怀桑站稳,撑开随身携带的纸扇:“那你先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他原是无心开的玩笑。

那孩子却当了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叫蓝景仪。”

那便是聂怀桑与蓝景仪的初识。

有些时候,每当一件事情开了头,之后就会理所当然的发展下去,聂怀桑和蓝景仪之间也是如此。而当蓝曦臣在某次温和的替聂怀桑解决疑难问题的时候,突然止住了当前的话题,然后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他:

“怀桑,景仪那孩子看上去很喜欢你啊。”

聂怀桑道:“曦臣哥哥,何以见得?”

蓝曦臣想想,在脑海中组织了下接下来的说辞:“虽说我具体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景仪近来一直吵着要我带他去见你,或者邀请你来蓝家作做客,我问他原因,他也只是说想要见你而已。”

聂怀桑有些无奈,想起先前见到蓝景仪的那些记忆,实在是说不上愉快也说不上讨厌,不由得喃喃道:“既然是这样,那这次我来拜访曦臣哥哥,为何那孩子没有来找我呢?”

“叔父让他在藏书阁里抄着家规,说是他有违蓝家家训。”

聂怀桑闻言抬头看向蓝曦臣,蓝曦臣只是眯眼笑着。

“也是我管教景仪不严厉啊,才让他养成了这种活泼过头的性子,是该整改整改。可惜我接下来的时间事务有些繁忙,恐怕是没办法了,倒不如来请怀桑你帮忙,这段时间景仪要拜托给你了。”

聂怀桑脸色顿时转白,声音也越来越小:“曦臣哥哥,这法子不妥吧,我连自己都管不好,还怎么管那孩子啊,你把他交给我怎么能放心呢...所以我想还是...”他语无伦次起来。

下一刻他们谈话房间的门就被人用力推开,聂怀桑被冲进他怀里的来人撞倒在地上猝不及防,他吃痛看着那个比前些日子看起来成长了不少的身影,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那孩子抢先睁着亮晶晶的眼,期待着问他:
“我真的可以,去你家和你住上一段时间吗?”

原本想好的那些拒绝的说辞,刹那间都堵在了喉咙里。

聂怀桑说不出话来。

“在想什么?发了这么长时间的呆。”旁边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聂怀桑从回忆里缓过神来:“没什么。”

蓝景仪轻笑:“明明就有在想事情,让我猜猜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看你刚刚那般摸样,定是在想我吧。”他缓缓的把身体凑近聂怀桑,用带着些许孩童般甜美的声音求证道:“你说,是不是这样?”

还真准。聂怀桑想。

他并未反驳,而是同样笑意盈盈的看着对方,轻声说道:

“你果然,从来没有变过啊。”

回答他的是蓝景仪贴面而来的轻吻。聂怀桑闭上眼。

可是自己早就已经变了吧。

蓝景仪的唇温柔的擦过他脸颊,绵长而又细腻的吻落在他的侧颜上,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一般,聂怀桑再度睁开眼,对上蓝景仪那双漂亮的眼睛,刹那间,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在跳动。

扑通扑通的。聂怀桑不想承认。

“我喜欢你。”蓝景仪呢喃的说道,声音不大,刚好能让两人听见。

“大概从小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吧。”他又道。

他也喜欢他啊。聂怀桑恍恍惚惚。

同样是在他小时候,聂怀桑就开始在意蓝景仪了吧。

TBC

第一次写这对,我保证还有下,拖了一个月,沉迷肝游戏。

以及我真的没有咸鱼都是游戏的错我是有心码字的啊啊啊

曦澄绝对还是会更新的毕竟我就靠这对续命了啊尖叫嗷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60)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这对也不错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