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8)

上话简介:正牌新娘懵望真新郎

本话简介:冒替新郎迎娶假新娘

  • “想想我和蓝湛新婚当夜,”多年以后的夷陵撩祖魏无羡,事后这般回忆道,“我们是如此的相见恨晚,一上来就打得火热,为的是迅速确立,以后在家里谁刷锅谁洗碗的地位。当然,结果那晚是他睡凳子我占床。”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床先撩的凳子,最后是凳子压了床,而且还是天天。

  • 另一位当事人含光君蓝忘机则表示:“魏婴,说的没错。(因为)老婆,说的都对。”

准备好了的话,那么就进入正文,就问你还坚不坚持在这坑里蹲?

『8』

蓝景仪顿时觉得,任重而道远,决不能辜负长辈对自己的期望。

他不会承认他的心里此时乐开了花。


接下来前往云深不知处的一路上倒也是风平浪静,起码魏无羡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喊情郎,让一众跟随着的蓝氏弟子略略松了口气。

蓝景仪也不用与他时刻同乘一轿了,大多时候都是让魏无羡独自出去晃荡一圈又回来,他们也不敢在这位尊夫人身上贴上什么定位符,也就是睁一只眼闭只眼,只要魏无羡人还在,其余便不多问。


魏无羡倒也乐的轻松,顶多就是提防一下蓝家人突然查岗。

迎亲的花轿在吹锣打鼓进入姑苏城内时,便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络绎不绝的人群簇拥着,涌向位于郊外的云深不知处,热闹的人声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魏无羡掀开窗帘,朝行进的方向看了一眼,远处的建筑物那里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好不隆重。


“我也真是佩服这蓝家人了,这样的喜事还值得庆祝,”魏无羡翻出自己带来的那些胭脂水粉,开始着手抹在脸上乱涂乱画,“要是他们知道娶的是我,估计按照那帮老古董们的个性,早就嚷着要把江澄抓回来赔罪了...最好让他们谁也看不出来,我也好糊弄过去。”

他拨弄好了后朝镜子里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果能吓到那个泽芜君,让他把我给休了,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江公子?蓝家已经到了,管家派我来将喜服交由您来穿上,麻烦您先换好后再下轿进来。”轿外有人喊道。

你们蓝家的规矩怎么这么多。

魏无羡接过那人递进来的衣服。

不得不称赞的是姑苏的绣娘们刺绣的手艺之精湛,在这件喜服的做工上也可以看出她们的用心至深。用金线绣成栩栩如生的凤凰,上好的大红丝绸做成的布料,剪裁出得体的尺寸配上细腻的针脚,魏无羡上手一摸,柔顺的触感令他叹为观止,啧啧感叹真是美不胜收。


可是再好的喜服又怎么样,你们蓝家娶的是男人,还是只虚凰。

魏无羡仔细的扣上喜服上的最后一粒纽扣,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这幅妆容看了几眼,抬手摸摸脸上扑腾腾还在掉下的白粉,扫了一眼旁边摆放着的东西,想想还是干脆把那块红盖头现在就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要不要叫外面等候着的那个少年出去时扶他一把?

管他呢,到时候直接伸手出来,抓到谁就行了。


那是蓝思追第一次见到魏无羡的模样。

含光君的夫人,居然看不见脸。

被盖头给盖住了呢,可是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听景仪说江公子一路上还是满配合的,难道其实一直是在故作坚强?说不定是在来蓝家之前偷偷哭过,以至于眼睛红肿肿的不能见人所以才会这样吗...

“江公子您先别乱动,我来扶您下来。”

魏无羡闻言伸出了手,蓝思追也伸出手来想去拉住他。

但是他的手却扑了个空。


手感不错,就是有些茧子,应该是个长时间练习乐器的人。

魏无羡意犹未尽的多摸了几把,却被对方抬手按住。

“江公子,您还是不要闹了。”

蓝思追简直是要哭了出来,但是他不能说,一句含光君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接住魏无羡的手然后握住,看着他从轿子上跳下来活动活动筋骨,根本没有意识到来人是谁。

“要我说,你和蓝景仪一样,也是内门弟子?”

蓝思追战战兢兢:“是,他是我的好友。”

“想我大好年华岁月,本该浪费在那些正值青春的美人身上,没料到却要因为这场婚事而耽搁了,那该有多少女性该为此伤心啊....”

“公子,其实泽芜君也不错,你们可以相处的很融洽的。”

“不要,你们蓝家都是堆木头,大木头小木头反正都是木头,我就是江家里的一团火,会被木头给生生压灭的...说起来我们附近还有别人?”

“就是牵着公子你手走的那一个啊。”


那人从魏无羡刚开始问话时就微微带着些怒意扶着他走。

什么吗原来还有个人啊,把人家晾在一边多难堪啊。

魏无羡突然觉得挺对不起那人的,也难怪他生气。

“抱歉啊哥们忘记问你了,你是谁啊?”

“泽芜君。”

“等等你没在开玩笑吧?”

“没有,”蓝忘机重复了一遍,“就是蓝家的一根大木头。”

魏无羡蒙着盖头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同时也是你的夫君。”蓝忘机淡淡的说道。

魏无羡走着路差点在平地上就跌了下来。


魏无羡,你一定要坚强。

认错人这件事情是在所难难免的,也是人之常情。就算你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了对方的坏话,但只要你英勇无畏坦然面对过去走向未来,你就一定能化解尴尬走向婚礼的殿堂。

然后顺顺利利的入洞房,别忘了你还有个惊吓在等着给你的新郎。

“一拜天地——”

蓝忘机提起喜服的下摆顺势就跪了下来。

“二拜高堂——”

蓝启仁坐在堂上喝着茶水还是没忍住呛了起来。

“夫妻对拜——”

魏无羡眨眨眼,目不转睛的盯着蓝忘机的动作。

“送入洞房——”

在喜婆喊出这一声之后,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我的天呐。


“算算这个时辰...姑苏那边的婚事应该已经结束了。”蓝曦臣说。

江澄从床上翻身坐起,不由自主的抓狂:“不对啊,要我说这场婚事根本不可能这么顺顺利利的举办起来的啊,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蓝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我是说,我的师兄不会那么容易就答应的。”

“江公子如此这般,莫非是心仪江少主?”

“谁说我喜欢他了,那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可不喜欢男人。”

江澄没有再反驳他,但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蓝曦臣只是笑着望着他,让他无缘无故生出的气渐渐消退了下去。


蓝曦臣在心里打着算盘在分析这件事情。

毫无疑问,他才是蓝家正牌的新郎官,原本该去成亲的人。

既然婚事能够举办,那么定当是有人代替了自己,虽说不清楚为何婚礼会如期举行,但这个替婚的人选他心中已经有了数,只怕那江家的人还不知道,蓝家那头成亲的,是只假凤啊。

尽管他很庆幸自己用不着成婚了,可是前因后果他需要知晓。

“江公子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打探这件事情?”

江澄抓起三毒朝他扔了过去,蓝曦臣稳稳当当的接住。

“说吧,去哪里?你打算怎么去?”他问。


蓝曦臣与他对视了一眼,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不知道江公子,与江氏长女之间可否还算熟络?”

江澄会意:“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既不能直接回江家或者去蓝家,而是要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江厌离是我师姐,你想和我去金家问她?”

可是姐姐她,会清楚这件事情吗。

“不,我不打算去问金夫人,金家那里有我的一位结交的兄弟。”蓝曦臣道,“我之所以会问江公子这个问题,是因为如果你有熟人的话,那我就带上你一起走,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关于这件事情,拥有庞大情报网的三弟是再清楚不过了。

“事不宜迟,那我们就出发吧。”江澄迫不及待的说。

tbc

下话简介:洞房?不存在的,一觉睡到大天亮而已

我想的起来就更新,纯属放飞自我的意识流摸鱼作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29)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