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一期一会

你相信有关前世今生的缘分吗,哪怕此生只能见上一面。

1.

“一期一会。”

江澄的目光顺着蓝启仁那只瘦骨嶙峋的手,看着他用力拿粉笔板书下那四个大字,然后便开始发表他关于茶道的长篇大论,听的无聊打起了哈欠。

他本不必要来听这茶道课,这又不是他当初开学时选的必修科目。而此刻他由不得不坐在这里,看着不远处坐着的魏无羡津津有味的样子。

津津有味着的当然不是什么茶道的博大精深,魏无羡倒是选了这门课,实际上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具体理由说来也可笑,是因为他在入学时对那个叫蓝忘机的青年一见钟情,而蓝忘机又是蓝启仁的近亲,自然平日里只有在这门茶道课上才能够见到他。

而大多数时候,蓝忘机总是只留给他们一个淡漠的背影。

江澄有几次本着一副为了魏无羡好的心态,想要劝解他早点儿放弃蓝忘机。魏无羡长得是挺不错,在学校里也很招女生喜欢,可他怎么偏偏就打算在蓝忘机那里着了迷,一心只有个蓝二哥哥着天天跟在后面叫唤着。

头疼。真的很头疼发小的情感归属。江澄打算就此撤退。

不过说起来,他也听了那么这么多节茶道课了,虽说也是被魏无羡强拉来坐在后排充数的,但是这个词,现在想起来居然充满了吸引他的魔力。

一期一会。奇怪,我是不是魔怔了啊。

2.

江澄的母亲虞紫鸢,在江澄考上的这所大学里担任教授。虽说她同江澄之间一贯没什么深厚的亲情可言,江澄还是义无反顾的选了她所任教的这门专业课程,是门略带有神学性质的,主要研究科学边界知识方面的。

他给魏无羡传了纸条,说自己先走一步,然后赶去见虞紫鸢。

虞紫鸢果然在同他约定好的那间实验室等着他,之前也是她给江澄发了信息说让他赶紧过来。但是江澄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也没办法,蓝启仁的茶道课上又不允许任何来听课的人去玩手机,调成静音自然无法及时收到。

江澄同虞紫鸢道了歉,他们这时的关系并不是母子,而是师生。

虞紫鸢没同他多费什么话,嗯了一声之后表示认可这个道歉。然后直截了当的问他,相不相信人会有前世今生,和命中注定的缘分。

“这不过是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有什么好相信呢?”

“那你想不想,去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虞紫鸢对他所说的话带着命令的语气,却让江澄从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期待出来。既然她能够这样说,那么就一定有办法。江澄虽说秉持着无神论者的基本观点,但有时候也会,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些许的怀疑。

我能够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为了来见某个人?

姑且就算是个新课题吧。江澄对自己说,可别对此抱有太多的期待。

3.

酥麻的电流感席卷了他的全身,先前已经服用下的药物让江澄此时有些昏昏欲睡。他感觉自己现在就仿佛躺在柔软的棉花上,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就这样舒服的睡过去,不要醒过来比较好。

“一定量的电流刺激,能够让你产生幻觉,但也有可能只是让你昏睡过去,情况因人而异。不过你放心,在此之前我已经同不少人做过类似的试验,我自己也尝试了一番没有问题,而我们把那个所谓的幻觉称作是前世。”

虞紫鸢的话语淡淡的萦绕在他的耳畔,被他不断的回响起来。

“只是没想到,上一世的我同江枫眠,居然还是一对夫妻。”

江澄一直不理解自己父母失败的婚姻为何还能持续这么多年。虞紫鸢和江枫眠这对被法律承认的夫妇,他们有着江厌离和江澄两个孩子,家境殷实孩子懂事,看似幸福美满,实则却是貌合神离,但是他们依旧维持着名分。

罢了,这时候想这种事情又有何用。自己帮不了他们什么。

江澄不知道自己之后是睡了多久,他总是心事重重,为自己也为他人。他在一片混沌的迷雾中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古色古香的雕花镂空的木质床顶,伴随中空气中传来的阵阵药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疼痛得要命。

我这是伤的有多重啊...江澄强撑着精神思考,动弹的声音引来了人。

那人着一身淡雅的素色长袍,轻声走进掀开帘子,坐在了他的床边,在目光看到江澄是,俊美的脸上露出喜悦之色,然后低声唤他:“晚吟。”

来人赫然是一张同蓝忘机八九分相像的模样。

4.

江澄的心里一惊。

他那一句蓝忘机差点脱口而出,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这并不是蓝忘机那个家伙。尽管在他所认识的人范围之内,像蓝忘机那般模样的根本找不出第二个来。蓝忘机生的好是有目共睹,可他终日总是一副冰冷的神色。

面前的这人,却能够笑出春风般和煦的模样。

江澄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这样的人。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开口却道:“蓝曦臣。”

蓝曦臣?那又是谁?江澄有些迷茫。

“原来晚吟还能够认出我来啊。”

看来还真的是对方的名字么。那么,我又是谁。

江澄刚想要询问蓝曦臣些关于自己身份的事情,无奈自己身上的那些伤口又开始作痛起来,让他倒吸了口凉气不由得咬紧了牙关。蓝曦臣看起来很是紧张,连忙握住他的手,急切的问他是哪里的伤口开了裂。

江澄一时也说不上话来,只能勉强着注视着他。

蓝曦臣的手很温暖,让他感觉自己好了些,渐渐平复了下来。

外面响起了嘈杂的人声,江澄躺着也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只是觉得莫名的熟悉感。直到来人大大咧咧的掀起床帘钻了进来,蓝曦臣起身让开了位置,那人毫不客气的便坐了下来,这时江澄才看清他的脸,还真是熟人。

果然还是和你的缘分不浅啊,魏无羡。

5.

接下里的一段时日江澄还是不能下地行走,都是蓝曦臣过来照顾他,仔细的告诉他自己昏迷的这些日子里所发生的事情。魏无羡也来过几次,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同蓝忘机一起来,他们在这个世界是一对眷侣。

还真让他们在一起了。江澄捧着蓝曦臣递给他的那碗苦涩的药汤一饮而尽,想着回去之后肯定要好好嘲笑一番魏无羡,看他那嘚瑟的样。

至于蓝曦臣,他也弄明白了,是蓝忘机的兄长。

怎么从来都没听蓝忘机提起过,学校里也没见过。

江澄这几天来旁敲侧击着向每一个前来探望他的人,去问自己会昏迷的原因,在把这些零碎的信息整合起来之后大致弄清楚了原因。他是因为前不久的一次江家夜猎出的事情,当时让人们整整找了两日才在山洞里发现了他。那时候他还保留着一丝神志,在脱险之后当即就晕了过去。

是前去找到他的蓝曦臣把他带回了蓝家治疗。

江澄觉得自己和这个前世的记忆相融合的一点儿也不顺利。除了最开始从脑海里冒出的蓝曦臣这个名字以外,他还真的不记得其他有关这个世界的记忆了。蓝曦臣自不必说,没有印象。就连在现实中认识的魏无羡和蓝忘机,有时候也会因为不懂他所要表达的意思而露出疑惑来。

江澄决定和蓝曦臣坦白:“其实我完全不记得了,你和他们。”

蓝曦臣道:“没事,我可以慢慢的告诉你所发生的一切。”

他低头轻轻落下一个细腻的吻:“不要紧。我们之后的时间还很长。”

额头上传来的触感很是奇妙。

6.

江澄脸红了,心跳的很快。虽然他不清楚是为什么。

他别过脸去,感觉自己的脸上烧的滚烫,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居然并不讨厌蓝曦臣这样的举动。

蓝曦臣信守了他的诺言,把有关江澄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魏无羡和蓝忘机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过来了,三个人七嘴八舌的把江澄的经历大致的补充了个完全,其间当然还有金凌和江家仆人的帮助。

原来原主的经历是这样,江澄想,我的前世活的还真辛苦。

但是他同蓝曦臣之间,怕是完全无法用一句风轻云淡的朋友来概括。虽然蓝曦臣是这么同自己介绍他们之间的关系的,而每次他在给江澄喂药的时候提到这句话时,魏无羡憋笑的神态让江澄不置可否。

“江晚吟,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江澄不清楚他是遗忘了什么,偶尔会回想起来的记忆碎片,让他对这位现实的好友的情感变的复杂起来,这大概也是因为原主的不理解。在那些记忆里,他的亲人们都已经去世,结交的友人也分道扬镳,到头来只剩下他一个人,把金凌接到云梦来,看着他平平安安的长大。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眶里的泪水根本便是止不住的。

蓝曦臣常常守在他那里,会温柔的帮他拭去那些噩梦般的回忆。

“别害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7.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不是吗?

江澄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本能的感到喉头涌起阵阵苦涩。

他的伤再好些的时日,江澄向蓝曦臣要求送自己回云梦。在向蓝曦臣提出这个问题之前,他想过不少理由去应付这位一宗之主,好让他不会起疑心。江澄琢磨着自己不会再在这个世界上度过太久的时日,而江家日后的事情也不能总让蓝曦臣来帮忙打理,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蓝曦臣很憔悴,一日日的劳累下去,江澄看的出来。

“我还是回云梦吧,江家那里还需要我...”

“好啊,我陪你回去住一段时间吧。”

江澄想好的那些理由全都咽了下去,简直难以置信蓝曦臣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但转念一向,他又开始嘲笑自己的莽撞,且不说他认识了蓝曦臣几日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蓝曦臣与江晚吟之前的交情,本来也是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会答应自己提出的一切要求。

也对,他是蓝曦臣。

在这个世上怎么会存在这般对他如此之好的人,可偏偏那个人就是蓝曦臣。

江澄回到莲花坞的那日,莲花坞的莲花开的正好,全府上下是一片的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着欢迎江澄的归来。江澄从醒来之后就总是不能使用灵力,身体素质也大不如前,一天中清醒的时间也在逐渐减少,但他却看开了。

他让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回了云梦,和他们一起去了家族的祠堂。

有些上辈子的自己始终不能释怀的事情,恐怕再不由他去做应该这辈子是无力回天了吧。江澄这般想着,然后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8.

他捂住嘴,咳出的却是一口鲜血。头疼的发昏。

魏无羡和蓝忘机把他扶回房间的时候,蓝曦臣正在那里处理着江家积累在那里的文案。江澄费力的睁眼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开不了口说让自己来。他的身体虚弱的根本站不住,勉强能够坐在椅子上喘上几口气,很难受。

这具身体是真的快要不行了,无力回天,先前不过是回光返照。

我这也算是要回到现实里去了吗?江澄想。

“蓝曦臣。”他艰难的开口道。

“我在。”蓝曦臣给他灌输着灵力,轻声着回答他。

“我是江澄。”终于鼓起勇气说了这个事实。

“我知道,你也是江晚吟,阿澄。”蓝曦臣说。

我要走了,这句话江澄怎么也对蓝曦臣说不出来。潜意识里他并不想这样对蓝曦臣这样讲,但是他清楚自己的时间很快就要到尽头了。

曲终人将散,莫待故人归。

“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困扰了他几日的问题,在最后一刻终于提了出来。

嘴唇上传来的温润的触感,和被对方一把抱在怀里带来的冲击,江澄在恍惚间听见蓝曦臣缓缓的开口,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们是恋人啊。”

江澄笑了,反手也去拥抱他,然后趴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也喜欢你,蓝曦臣。”

下一刻他的手就无力的松了下来,眼前充斥着一片黑暗。

9.

“回来了?”

江澄听见虞紫鸢的声音,对方在见到他后露出一瞬间如释重负的表情,但很快有换成一副冰冷的神色,顺手去帮他拔掉维持生命体征的营养装置,江澄翻身坐了起来,意识还是模糊不清,分不清楚此时的状况。

“妈,我睡了多久?”

“快一周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虞紫鸢说,“和你同一批去做试验的几个人都在你之前几天就陆陆续续的醒了,你算是最晚的一个。刚刚离开这里的是个长得很不错的年轻人,似乎因为幻觉还哭过。”

江澄抹了一把脸,明白虞紫鸢是想说自己也哭了出来。

“还真是累人啊,这趟经历。”他自嘲道。

江澄回去后生了场病,说不轻也不重。他倒也没病的下不了床水米不沾,同宿舍的魏无羡成日里跑东跑西,去帮他拿药而带饭回来。学校里的课业自然由虞紫鸢出面暂时叫停,江澄就安心养病,难得轻松几天。

魏无羡同他说蓝忘机接受自己告白的那日,江澄出乎意料的平静。随意的扳开外卖送的一次性筷子,喝了口粥道:“也罢。反正蓝忘机总是会照顾好你的,你和他在一起倒也登对。”

何止是登对,你们之间还有很长的日子要一起度过。

毕竟是上辈子就种下的因果,前世今生的缘分。

江澄打开手机,里面是江枫眠发送给他的,叫他和魏无羡回家一趟吃顿饭,届时不光是他的父母,姐姐一家也会回来。对了,江厌离前不久生了个小外甥,金子轩打电话来问江澄叫什么名字好,江澄想了想道:

“金凌。”

一切的故事似乎都走上了正轨,生活又回到了以往的节奏。

直到那日,魏无羡突然问他:“江澄,你知道蓝忘机有个叫蓝涣的哥哥吗?长得同蓝忘机真的是特别的像...江澄?江澄你发什么呆啊?”

“蓝曦臣。”他喃喃的说。

10.

我是蓝家的一名侍女,见证了江宗主最后的那段时光。

江宗主在江家夜猎出事之后,蓝家和金家请来不少的名医来医治,但是那些医生们都摇摇头说是根本活就不过来了。宗主始终都不肯放弃,拿珍贵的药材来维持着江宗主的一口气,盼望着他有一日能醒过来。

江宗主后来是醒了,却不记得宗主同他之间的回忆。

看宗主的目光最初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们很多人都一致认为,江宗主是被夺舍了,有人占据了江宗主的身体,估计是要对宗主不利,寻思着一定要让宗主远离他。但是宗主却不这么想,无论是谁来劝他,他都坚持认为那个人就是江宗主。

“可是江宗主怎么会把您忘记呢?”我问。

“他不是忘记了我,只是还没有遇见我。”宗主说。

在那个时代,他还不认识我。

宗主后来耐心的为江宗主普及了这个世界里他所经历的一切,但对他们之间的恋人关系却闭口不谈,江宗主也没再多问。可是宗主脸上总是挂着的笑容在每次同江宗主会面之后总会散去,留下的是无休止的落寞。

“他很快就会离开我的,我该怎么办。”

江宗主的身体在一个月后还是没能撑下去。

葬礼在云梦举行,睡着了的江宗主再也没有醒过来。宗主一言不发的替江家主持着葬礼,但是我看得出,他很悲伤,尽管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江家的事情依旧由蓝家暂时代理,而我之后便被派去江家作为执事。

临行的那晚,我去见了宗主,他也在等着我。

“去了云梦,帮我照看好晚吟的坟墓,多谢了。”

“宗主您这是...”我欲言又止。

“我在想,我不能常常去陪他,他会不会怪我呢?”

定是不会的吧,那可是江宗主啊,宗主最喜欢的人。

11.

“一期一会。”

年轻帅气的代课老师抬起修长的手,在黑板上板书下了这几个字。

“我是蓝涣,蓝启仁是我的叔父,他今天有事,由我来代一节课。”

讲台下坐着的学生们爆发出阵阵的尖叫声。

“所谓的一期一会,大意是说很多人对你而言,一生中只能见到一次面,以后恐怕是再也不会相见。所以,我们要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对方,而这,便是茶道里的一门学问,如何用此来接待只会相见一面的客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把手的给大家展示具体的步骤。

“说起来,今天似乎有同学缺席啊。”蓝涣说。

有人举手道:“我知道,是魏无羡,不过他说过要在宿舍里照顾生病的江澄,也许就因此没来上课,还望老师能多包容。”

蓝涣闻言翻着花名册的动作怔住了。

“那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我布置些练习,你们散课后...”

教室的后门被人猛的推开,魏无羡扶着门在那里气喘吁吁,在见到蓝忘机的时候咧嘴笑了起来。江澄从他的身后走了进来,拍了一把魏无羡的肩膀道:“你也真是不小心,居然连开课时间都能搞错。”

“你瞧瞧现在这时间点,课都要结束了才来...”

“晚吟?”有人开口道。

四周突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江澄听见自己沉重的心跳。

“蓝曦臣?”他难以置信,会在这里见到对方。

“好久不见。”蓝涣说。

“我也是。”他哽咽着回答,止不住的哭腔。

人群自动散开给他们让出一条道路,又不约而同的悄声依次离开。什么都不用多做,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走上前去就好,而他也走了过来。

窗外的树叶声沙沙作响,阳光投影在了拥抱着的他们身上。

一期一会。相会便是不容许分别,缘分自有天定。

12.

魏无羡关上教室的门不去让人打扰他们的重逢,晃悠着两条腿,坐在台阶上问蓝忘机:“我说蓝湛,你哥和江澄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像是认识很久的样子?”他嬉笑着凑近蓝忘机,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因为他们都做了同一场梦。”蓝忘机说,执起魏无羡的手。

“那下次我们也去体验一番?”

“嗯,一起。”蓝忘机点头道。

“来重新介绍下自己?”蓝涣问。

“行啊,”江澄抱着奶茶坐在校外的凉亭下吸了一口,“我叫江澄,目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父亲是个上市公司的经理,母亲是学校的教授,有个姐姐现在是厨师,姐夫家里是开药店的,最近又多了个小外甥,他想了他又补充道:“还有个好友叫魏无羡,也算家里人,他男朋友叫蓝忘机...”

然后江澄托腮看他:“那么,你呢?”

“我啊,”蓝涣笑着说,“泽芜君蓝涣蓝曦臣。”

“那我是三毒圣手江澄江晚吟。说具体点。”江澄催促他。

“可以啊。我现在主职是一名学者,专门研究各地风土人情的那种,父母尚在不过都居住在国外,叔父是茶道教授,今天有事我来帮他代课,有个上大学的弟弟叫蓝忘机,谈了个男朋友叫魏无羡已经打算要毕业结婚了。我家还入股了亲戚开办的一家金融公司,家境倒也还算不错。”

他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而现在,我也见到了我的心上人。”

“不过不知道,阿澄你是否也是这样认为的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江澄脸红,“我心悦你,蓝涣。”

“所以我们,在一起吧。”他郑重的说道。

END

我要评论,比起热度我更想要关于自己文的分析,嗯就是这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02)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