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7)

上话简介: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本话简介:那么这位公子,你呢

『7』

日哦。江澄心里嘀咕着,结果被对方反将一军,真是失策。

既然蓝曦臣已经主动问起了他的身份,再加上先前自己对他所谓看似友好,实则是拿剑威胁的“拜会”,江澄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回答他所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而且很明显,坐在他对面的蓝曦臣,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他很有实力,江澄能够肯定,而且不得到答案是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的。

那又该怎么去回答他呢?虽说可以基本上把他是蓝家派出来寻找自己的内门弟子,这样身份的可能性排除掉,但也不至于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其实我是你们泽芜君未过门的夫人,目前逃婚在外打死都不会成亲的江少主...

打住。江澄反应过来,心下顿时有了主意。

“你应该看的出来,我是云梦江氏的弟子。”他试探着开口。

蓝曦臣嗯了一声,好整以暇的问道:“没错,这点我看的出来。”

江澄又道:“那你知道云梦江氏与姑苏蓝氏联姻的事情吗?”

蓝曦臣的脸色变了,抿了抿嘴唇压低了声音:“我知道。”

这人还是有问题。江澄心中的疑惑再度浮现了上来,但一时也不太能确定对方的用意何在,毕竟这件事情只要有兴趣打听还是能知道个大概的。还是说,这人是认识什么重要的人,参加了这场荒唐的联姻?

蓝家的人,应该是认识蓝曦臣吧。也就是说,他并不支持。

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顺着理下去,江澄倒是想到了一个可以用来掩饰自己的身份,不必多说什么,只要能让对方勉强能猜出他所表达的意思就行。

“我与江少主一向要好,自然是极力反对这件事情,”江澄揣摩了下语气和神态,装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可是师傅和师娘铁了心的要把江少主送去蓝氏成亲,我只好偷偷跑出来去找交好的朋友来帮帮我这师兄了。”

很好,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到时候问起来就拿魏无羡的台词好了。

蓝曦臣看上去是真的信了:“原来是这样,那真是情有可原。”

江澄暗自舒了口气,能够挺过这关平平安安就行,尽管他也不太能肯定蓝曦臣说的话有几分真假,不过就算他们两是假意对假意,两假相遇必有一真,到时候谁会被谁先拆穿那可说不定。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说起来,你叫什么?”他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蓝冰释,这是我的表字。”蓝曦臣说。

江澄咬咬牙,稍作停顿后道:“在下江愁渔。”

“那我以后就称呼你为江公子吧,用于即将和我们泽芜君成亲的江少主区别开来,”蓝曦臣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谈起这件让自己糟心的事情和自己的名字,装出一副局外人的模样来,“时候也不早了,还是散了吧。”

江澄止住自己的哈欠,摆摆手出门上去打算回房睡觉。

什么冰释,不过是取涣然冰释之意罢了,也没打算瞎编到哪里去。

倒是那江公子的愁渔二字,怕是应和了江枫渔火对愁眠一句,江宗主的名字是江枫眠,能用这样的表字恐怕在江氏弟子中也处于不低的地位,倒也可能与江少主交好,看来的确是确有其事,这人还真是有趣啊。

蓝曦臣放下手里的书,然后低头吹灭了旁边的蜡烛。

想什么呢,睡吧,明日还是要赶路去云梦的。

翌日的天气并不是很好,从清晨开始便下起了蒙蒙的细雨,且还有着越下越大的趋势,这样的情况下确实不适合出发。蓝曦臣从房间的窗外看去,自己所要去的方向乌云密布,隐隐还有雷电之声传来。

怕是之后还是有场暴风雨的啊。

“云梦这时候暴雨下的特别频繁,我记得每年都是这样。”有人道。

蓝曦臣抬头望去,江澄不知什么时候从窗户那里翻了进来,踩着窗沿跳进了屋里,揉了揉眼睛径直坐在了房间的椅子上。蓝曦臣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地上的水印,“江公子下次能从门那里进来吗?”

“我房间就在你的上面,还是这样下来容易些,而且我在云梦经常这样。”

“江少主的性子也如同你这般活泼吗?”蓝曦臣问。

“哪有,我们少主的性子可正经了,绝对是个正经典范。”江澄说。

正经才有个鬼。江澄想说,不过应该没事,但是这种在刚认识的人面前夸自己的感觉还真是尴尬。明明谁到云梦去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江晚吟和魏无羡这两个江氏活宝,哪次不是把莲花坞闹了个天翻地覆。

他估计他这次要嫁去蓝家,云梦的人们应该会敲锣打鼓欢送离开。

十有八九是庆幸终于可以还云梦一片安宁了,感谢老天爷的恩赐。

江澄昨晚回房间后整整想了半夜,到底该怎么处理遇见蓝曦臣这件事情。要是放在平时,他估计是不会放在心上了,随便蓝曦臣去做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大不了以后见面再说上几句话客气一下。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的心思尤为的敏感。

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蓝曦臣远离自己的视线,可以的话就跟着他好了。

江澄被自己陡然生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自己居然想要去跟着蓝曦臣一起行动?万一他是折返回蓝家或者跑去云梦哪里自己不是分分钟露馅了吗,但是一想到蓝曦臣毕竟同自己打过照面,还是觉得必须要看住他。

“江公子不如和我一起下楼去用早饭吧。”蓝曦臣说。

江澄倒也不客气,蹬蹬着便先他一步下了楼,寻思着找个好地方。

蓝曦臣走在他后面,不紧不慢的踱着步下楼梯。

大堂里已经有不少客人在那里开始吃起来了,人们热热闹闹的在那里谈论着什么。江澄的听力自然是高于常人的,那些客人们说的话他全都听的一清二楚,索性在等着早点时就听着那些话来打发时间。

不过是些家长里短的话而已,江澄觉得有些无聊。

“你们知不知道,姑苏蓝氏那里很快就要举办婚礼了!”

江澄原本是咬着筷子的动作立马就变成咬自己舌头的局面。

好痛。他们在说什么傻话,蓝家这时怎么会举行婚礼啊?

tbc

下话预告:我跟你讲含光君新婚之夜居然在房间里zuo了一晚上

江澄:次奥新娘还在这里婚礼举办个鬼哦

蓝曦臣:等等新郎官还在这里谁去结婚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11)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