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6)

上话简介:准备准备迎接新来的江夫人了啊各位

本话简介:这两人初次见面的氛围咋就这么紧张

『6』

冰冷的剑锋抵在他脖子上时,蓝曦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持剑的那人此刻就站在他的身后,似乎是有意证明自己的身份,银铃的声音清脆作响,但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他伸手探入怀中想要取出贴身收着的朔月,在摸索到剑柄的那刻却又收住了手,感觉到对方施加的力道又多了几分,甚至有种隐隐的杀意浮现出来。

也是个修为不浅的世家弟子,蓝曦臣想,只是不知来意为何。

他刚想动弹,对方就冷声着说道:“别轻举妄动,你再有所动作的话,我也不能控制好这使剑的力道。那么我问你,蓝家的人派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可不记得江家有弟子与蓝家结怨啊,而且马上都要成亲家了就不能以和为贵吗,蓝曦臣突然觉得很是头疼。

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如何对方先放下戒心,摆脱这被挟持着的局面,尽管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在对方之上。

要怎么回答呢,蓝曦臣在心里打着算盘,实话实说是肯定不可能了。

他是于三日前便从蓝家动身离开,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便赶在宵禁之前离开,估算了会蓝家能发现他留的字条,和会不会派人出来找他的可能性,蓝曦臣做出的决定是尽量赶路,到了目的地那里再去说明情况即可。

在空中御剑三天后,蓝曦臣在一处城镇上方停住,缓缓落了下来。

他走进客栈的时候脚步很轻,这是修真之人一贯用的做法,尽可能的不去引人注目。但尽管是这样,蓝曦臣走进来时,还是引起了不少在大堂里吃饭的客人们的注意,殷勤的店小二连忙凑过去问这位客人是需要什么招待。

蓝曦臣告诉他自己要一间上房,然后让小二带自己先行过去。

这时他忽然看见了一抹紫衣自侧方与他擦肩而过,却让他一阵错愕。

江家银铃,那青年腰间佩戴着的是江家银铃。

绝对不会看错,尤其是在现在这种他一听到云梦江氏字眼,便会下意识的紧张起来的情况下。

云梦江氏的弟子们在蓝曦臣小时候的确拜访过蓝家,那时的蓝启仁也是为了锻炼蓝曦臣将来处事的能力,特意让他亲自去向那些弟子们,借来证明江家弟子身份的银铃来仔细查看过。

所以那青年可以肯定是江家的弟子,蓝曦臣判断道。

但他很快又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可笑,说是草木皆兵也不至于如此。

蓝曦臣只是略微放缓了了脚步,不易察觉的把这些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随后抛在一旁继续跟在店小二的身后离开,倒是那紫衣青年停了下来,神情复杂着朝着蓝曦臣离开的方向望去,随及又收回了目光。

小二见状问他:“江公子可是要出去走走?”

江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问他:“方才那人什么时候来的?”

“那位客人江公子您认识?刚刚才来到这里,说是要住店。”

“不,我不认识,”江澄说,“我倒希望他也认不出我才是。”

蓝家亲传弟子才会佩戴的云纹抹额,也难怪这周围的其他人们认不出来。

一想到姑苏蓝氏这几个字江澄就不由自主的来气,完全就是想一路拿着三毒杀进蓝家,然后大喊蓝曦臣你他妈的给我出来,拿着三毒指着对方说你还不让你家那帮老头子把什么破婚约给去了,我们好聚好散啊呸以后最好再也别见。要是能这么发展下去就好了,估计是皆大欢喜。

可是江澄权衡了下利弊,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这勇气。

算了,还是能躲一时是一时吧,江家还有魏无羡在那里能撑住。

江澄琢磨着要是魏无羡瞒不住这件事情被阿娘发现的话,估计蓝家那里也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毕竟他们是派了人来云梦的。照这么发展下去...江澄的思路陡然停住,那么蓝家的人会到这里找他也说不定。

那么那个蓝氏弟子此事前来的理由...他的目光黯淡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不想去成亲,那么就要排除一切潜在的危机。

“刚才那人住在哪间房?我倒是有兴趣去拜见拜见。”他笑道。

“要我实说的话,能不能请公子你先把剑从我身上拿开?”

对方并不在意他的威胁,看来并不是一般人物。江澄做出了这样的推论,也有可能是他已经清楚来人便是自己,或者说也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是循着夜色翻窗进来的,那人原本是在休息,却在听见房间里的动静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转而换成了这种他处于被动的局面。

真是下了一步坏棋。江澄把三毒收了回去。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他沉声道,然后看着那人点起了灯。

“要谈话的话还是在有光的地方比较好,这是我们蓝家的规定,”蓝曦臣对他解释道,“还希望这位公子不要介意。”

江澄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蓝家的规矩可真多。要我看,要是谁嫁去了你们蓝家,先得被这堆乱七八糟的规矩给烦死,这些我可受不了。”

蓝曦臣道:“哦?莫非公子有什么认识的人嫁在了蓝家?”

我能说是我么,江澄心道,而且还是即将过门逃婚在外的。

“没有。”他干脆利落的回答,“别给我岔开话题,回答我。”

蓝曦臣猜测着对方的来意究竟是为何,虽说前一刻还在拿着佩剑威胁他讲出自己的身份,而下一刻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就把剑收了回去来听听自己接下来的说法,竟从他的举动中感到几分有趣,不过该怎么回答他呢。

“其实我——”蓝曦臣道,“算是蓝家正在找的人吧。”

果然还是先要同蓝家撇清关系,这样的答案倒也不失大体。

江澄闻言略微松了口气,却又不解其意。蓝家为什么要找他啊?

“我觉得我要是被蓝家的人发现是会被罚的吧。”蓝曦臣又道。

那是自然,家里的长辈们知道他私自想去取消婚约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所以他这算是潜逃在外的节奏?江澄琢磨着他这句话。

感觉好像不是敌人,既然是这样那就不用担心了。

“那么这位公子,你又是什么原因呢?”

tbc

下话预告:阿澄眉头一皱觉得他们两个人简直是合拍

继续曦澄走向,正经的画风估计也就能持续两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94)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