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5)

上话简介:景仪总觉得这江公子是哪里不对

本话简介:思追筹备婚礼迷茫着不知何所谓

『5』 

蓝启仁这段时间的脸色非常的差劲。

书房里现在只有他和蓝忘机两人,后者自是一言不发,规矩着站在不远处神情淡漠,而他自己则心烦意乱的在房间里不断踱着步子来回走动,时不时的叹上一口气:“唉,曦臣这孩子...忘机,你说你这哥哥,怎么会逃婚呢?”

这让蓝启仁的确是想不明白,可是那字条摆在那里,蓝曦臣也不见踪影。

蓝忘机倒是能对自己兄长的心思揣测上几分,该说是家里的那些长辈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考虑,才把这场婚事提上了议程,前不久又托弟子送信过来,说是等江公子一到就即刻完婚,而景仪那边已经启程。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是容不得拒绝,可偏偏又叫人不甘心。

不甘心受到这样的摆布,明明当年不过是场随意的玩笑。

“忘机,我说你这孩子有在听吗?”蓝启仁喊道,有些生气。

“忘机自会稍候领罚,还望叔父能再说一遍。”蓝忘机道。想想当初蓝家他们这一脉的先祖,原本并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自然对于蓝氏的家风不会去刻意遵守,顶多只是挂上个蓝家的名号,没想到有日会继承蓝家。

先辈所留下的烂摊子,这群以雅正为名的后辈又不得不去遵守。

“成亲的日子眼看就要逼近了,而你哥那里还是没有一点消息。江公子可以暂时住在蓝氏一段时间,婚事自可以拖延一会,但是这新郎官却不是好能够糊弄过去的,必须想个方法...”

也对,蓝忘机想,就算兄长现在不回来成亲,也可以去找人来代替他完成这场偷龙转凤的婚事,可是这个人选的条件又比较苛刻了,首先必须要是形貌相近,这点可以用法术来掩盖,但又必须是蓝氏的近亲,否则家里的那些长辈恐怕是不会同意的。

照这么说来,符合条件的人选...

并没有过多迟疑,蓝忘机道:“我来。”

话音刚落,面对蓝启仁诧异的眼神,他又继续补充道:“只是在兄长回来之前代劳,大婚当日也是由我来作为蓝家的新郎官,叔父就不必操心了。只是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尽早定下来,让家里的小辈和仆人们先统一下说法。”

“在江公子的面前,我便是泽芜君。”

蓝思追带着一帮蓝家小辈走进城镇各家店铺里,手里拿着所要采购东西的清单完全就是不知所措。他在云深不知处里住了这么多年,怕是第一次见识到蓝家人的喜事,尤其这次居然是让他来采办一切,蓝思追觉得任重而道远。

“给,小公子们,这是你们要的东西。蓝家是要做什么啊?”

“筹办泽芜君的喜事,到时候欢迎大家来云深不知处。”

不到半天的时间,差不多整个姑苏城都知道云深不知处要去办喜事了,蓝思追走过的地方无不在叽叽喳喳议论这件事。有别家来的学徒偷偷问蓝思追这样昭告天下未免不太合理,蓝思追撇嘴道:

“家规有言,人前不得隐瞒,违者罚抄礼则篇三遍...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虽说蓝家在姑苏城里很有名气,但是真正去过云深不知处的,也没有几个普通本地人,更何况,就算他们那日真的到了那里,他们也是不知家里的人究竟各自是什么身份,那晓得其他的事情呢。”

真是下了一步险棋啊,蓝思追想,赌的就是来客对蓝家的熟悉程度。

不过还是瞒不住一些老成的家主们的,但是这也是无关紧要,只要那位江公子不发现就好,其实他也挺希望江公子能够接受蓝家的。

他们抱着一堆东西,雇了马车运上云深不知处的时候,有人问他:“思追,江公子到底是叫什么名字啊?”

蓝思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对哦,江公子到底本名是叫什么啊,他们只知道表字...

在这种时候,蓝思追突然有点怀念起了蓝景仪。

蓝景仪大概是感受到了好友热切的思念,而不由自主的打了喷嚏背后发凉,拿着手帕擦了擦鼻子然后望向魏无羡那里,这位所谓的江公子在伤好了之后一直不太正常,两人共乘的马车里现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脂粉味。

是的,打扮用的脂粉味,不亚于唱戏所用的油彩。

魏无羡的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粉看起来白的吓人,浓烈的腮红涂得又大又圆,粗长的炭笔涂在眉毛上简直就是不伦不类,在蓝景仪看来,他此刻还在顾影自怜的看着镜子里他美丽的身姿在那里阴测测的发笑,丝毫没顾及到旁边的蓝景仪已经被吓得咽了几口口水不敢去阻止他。

“那啥,江公子,您的爱好未免也太奇特了吧。”

什么奇特啊,简直就是奇葩,蓝景仪在心里咆哮道。江公子我跟你讲,你这样的妆容要是给含光君看见,说不定二话不说就拿剑把你给劈了,更何况你之后还是要和他拜堂成亲的,这样完全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你不知道,我在江家就是这样打扮的,仆人们都说好看。”

别闹了江公子你把那层脂粉抹掉好不好,你本来的样子才叫好看...

蓝景仪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咆哮了。

“江公子您开心就好...可是泽芜君大概是不喜欢你这妆容的,不过要是他到时候看见了,应该会用水来帮你洗掉的吧。”蓝景仪道。

“是这样啊,”魏无羡若有所思,“如果不是他本人呢?”

这下反倒让蓝景仪不知道该怎么去表示比较好了。

“我就说了玩玩的,别当真。”魏无羡笑道。

蓝景仪刚刚紧绷起来的神经略微放松了下来,转过身去从腰间佩戴的乾坤袋里拿出蓝启仁寄给他的信件,凑着外面的光看了起来,视线停留在了信末尾的最后几行字:

为防止江公子起疑心,你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去聂家吧。

我觉得曦臣可能会顺道去趟聂家,到时候把这件事告知他。

tbc

下话预告:蓝大和江澄终于安排上见面的戏份了不过不太妙

其实我在很多情节里都有后面剧情的伏笔,希望能仔细找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12)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