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踏雪寻梅处

可能是一个藏得比较隐晦的小甜饼

我兴冲冲的开了个头发现后面越肝越吃力

我只是想来看看姑苏的雪[其实没有什么雪

1.

家仆来报江澄登门拜访的时候,蓝曦臣正在后院里独自下着棋,在听到来人名字后不动声色的落下最后一子。挥手让仆人先行退下,吩咐说自己稍候就来,转头时却看见,江澄已经踩着满地的落雪走了过来。

他依旧穿着那一身鲜艳的紫衣,身影较比前些日子来看依旧是消瘦的,在雪地里看起来格外显眼,却让人感到心疼。

蓝曦臣见状轻扯了扯嘴角,露出温婉的笑意。

“江宗主可是有事才前来姑苏?”

恰到好处的礼节,这是泽芜君一贯在人前的形象,倒也不负于蓝氏的雅正形象。江澄这般想着,回过神来发现周围那些蓝家的仆人早已纷纷离开,蓝曦臣就站在不远处微笑着看他,意识到自己是该回答些什么。

他依然是紧绷着一张俊脸,客套着回答:“不,我只是想来看看姑苏的雪。”仅此而已,他想这样表示。

蓝曦臣点头,看似是默认了这个回答,然后径直走到江澄面前,缓缓站住:“那么,江宗主和我来吧。”

江澄的动作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后慢了一拍。

“真的只是来姑苏看雪的吗?那可真是让你费心了。”

声音很小,刻意压低的声线刚刚好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江澄冷哼了一声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只是抬起袖子遮住了半边露出来的脸颊。他的脸上微微发烫,不紧不慢的跟在蓝曦臣后面走着,但不抬头去望他。

2.

蓝曦臣回到自己刚刚下棋的凉亭处,收拾起了下完的棋局。

“忘机和魏公子让江宗主操心了,我先替他们给江宗主陪个不是。他们毕竟现在住在云梦那里,没给江宗主添什么麻烦吧?”他捻起最后一粒黑子夹在手指间,轻轻的晃动着把它放进盒子里收好,继而看向江澄。

“他们把云梦闹了个天翻地覆,蓝宗主能说这不叫添麻烦?”江澄道。

“所以江宗主为了躲他们,就千里迢迢来姑苏看雪了?”蓝曦臣眯眼。

被对方说中心思的江澄脸色涨红起来,别过脸去不与蓝曦臣对视:“反正用了神行符,多远的距离都不碍事。只是金凌这小子这些日子,又嚷嚷着要来云深不知处这里学习,怎么劝都不听,我来这里是替他把把关。”

“江宗主当年也是在这里学过的,恐怕不需要特地来找我带你去参观参观学堂吧,”蓝曦臣道,“晚吟, 这里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别端着一副架子了,想要说什么就告诉我吧。”

他注视着江澄,看似无意的将手附在了对方的手上。

“云梦那里的确是很少见到雪的,就想你很少能在云梦见到我一样。既然来了,那么就看个够吧,无论是雪还是人。”

江澄迟疑着想要抽回手,蓝曦臣则把他紧紧拉住。

以他这么多年来对蓝曦臣的认识来看,蓝家人都是这样,对于自己看中的事物,一旦认定便不会轻易放手,更何况这是蓝曦臣。江澄的思绪又开始飘荡了起来,也只有在面对蓝曦臣的时候他才能轻松一会。

3.

不用去在意太多事情,只要静静的和他相处在一起就好。

“晚吟是不打算把自己带来的酒拿出来吗?”

果然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都瞒不过蓝曦臣,江澄想,这个男人的心思在某些方面细腻到不行,让人猜不透摸不着。对于自己这次前来,想方设法的掩盖自己的本意,拿忘羡二人和金凌的事情为理由想搪塞过去,但还是被看穿。

江澄腾出一只手来,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坛酒来。

“我记得,云深不知处禁酒,那你为何到现在才说?”

“那是针对一般来云深不知处的访客而言的,我记得当初忘机和魏公子还因为带酒这件事结缘。但是晚吟对蓝家来说可不是一般的访客,”蓝曦臣道,“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晚吟能不要回云梦呢。”

“那可不行,江家还有不少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但也是时候该去寻找能接手江氏的人了,想要去过自己希冀的生活。和蓝曦臣一起的么。真是的,在瞎想些什么啊。江澄给自己灌了一口浓烈的酒。想想有一句诗文是怎么说的来着,酒入愁肠...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只是相思为谁?他不太明白。

“蓝家人不擅长饮酒,那么我就以茶代酒了。”蓝曦臣说。

4.

一坛好酒,一壶香茗。他们两人就这样坐着对饮,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光。

“我记得我们最初在这亭子里的时候是在吃点心吧。”

“是,那时候你在等魏公子,他被忘机在藏书阁里监督抄写家规,”蓝曦臣接过他下面所要说的话,“那年的云深不知处气候难得的反常,你等了他大半个下午都没见他出来,而那时候我正好去找忘机叫他去用晚膳。”

“然后你就邀请了我。”江澄擦了擦嘴边淌出来的酒液。

“晚吟难道那时候并不乐意吗?那天下午我们不是聊了很多,无论是江家还是蓝家的事情,”蓝曦臣温着剩余的茶水,看着漂浮着的茶叶在水里翻涌着,“该说晚吟其实一直都是那样,只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你不得不披上一层伪装的假象...”

“该说是我多言了,晚吟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姑苏的雪很好看,如果能多看几日就好了。”江澄突然说道。

他清楚自己是有些醉了,但是不肯承认蓝曦臣所说的事实,或者说,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认为,只有蓝曦臣最懂他,而且会无条件的,第一时间选择去信任他,哪怕自己所做的决定是错的。

“照这样的天气,不久之后还会在下一场雪的。”

“那样的话我倒是想在这里多留下一些时日。”

“别喝那么多酒,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总是待在云梦那里,我不好去照顾你,但你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蓝曦臣放下茶杯,轻轻地叹了口气,“但也许,只有把晚吟你灌醉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江澄不吭声,而是慢慢的把腰弯了下去,趴在了桌子上。

蓝曦臣呵,这般想着。他打了个醉嗝,觉得自己快睁不开眼了。

他已经不是什么小孩子了,遇事更不会像少年时那般不加思考便去做,嘴上虽说着不承认,但还是会按部就班着去完成自己所想要去做的决定。本以为自己便一直会是这样的人,度过漫长的一生,可是后来却次次的悔约。

他答应会给魏无羡处理一切烂摊子,却在他死后不去收尸。

他在知道金丹的事情后同蓝忘机争论,却没有勇气割舍它。

他知道蓝曦臣不会害自己而是真心实意,却总是拒绝对方。

5.

江澄看得出来,蓝曦臣眼里有着留下来的失落,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示。他们之间的纠葛并不算少,可是想要关系更进一步却是比登天还要难,就这点看来,他还真是羡慕魏无羡。

“我有时候也很羡慕忘机,因为他不用继承蓝家的家业,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我不能。有时候我在想能不能和晚吟你去云梦那里,或者也做一对游侠在这世间各处游历,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什么吗,晚吟这么容易就醉了,每次都是这样。”

“在我难得同你表明自己心意的时候。”

蓝曦臣无可奈何着抬手,伸出手指拨弄着对方垂下来的发丝,回答他的是江澄微弱的呼吸声,浅浅着环绕在他们周围。刚想就这样抱着对方等到酒醒时再回去好了,却发现醉酒了的江澄用力拉住了自己的衣襟。

“别走,蓝涣。”

这是醉话吧,蓝曦臣想。

“我还想来看姑苏的人。”

“我想来看看姑苏的蓝曦臣。”

看来还是真心话,蓝曦臣想。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现在的江澄大概是听不下去的,对方就这样卧倒在他的怀里,一张漂亮的脸因为醉酒而烧的发烫,他的视线仔细的扫过,看着江澄把自己缩成不大不小的一团,突然觉得这场雪下得还真是时候。

因为他的爱人会为了这个理由来见他。

闻说云梦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蓝曦臣知道江澄活的并不是很开心,虽然一直以来牵挂着的人已经回来了,但是那些不该失去的同样是再也无法见面的了。从某种方面讲,他们两个人大概是彼此仅仅可以依靠着的唯一。

要是能让他忘掉一切的烦恼,哪怕是暂时的也好。

他低下头,轻轻的,给爱人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

那做个好梦吧,晚吟,蓝曦臣轻声说道。

姑苏城里又开始下起了雪。

END

让我这两天再修改修改,我要挂了挂了不去温习原著就在这里玩正剧风...对开头我其实是骗人的,这根本就不是甜饼这是两人原著相处日常...本来还想码成个唯美短篇的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文力...以上,我不想多说了。

讲真码完之后我都觉得糟蹋了一个好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94)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