娓娓道来

魔笛magi中毒中。

【曦澄/忘羡】虚凰乘假凤(4)

上话简介:我觉得泽芜君这是逃婚了的节奏啊

本话简介:阿澄跑了你给我去蓝家成亲啊魏婴

『4』 

魏无羡看看四下无人,回身进屋关上房门。

“唉我说你啊,师弟,”他问江澄,“你当真是不愿意同意这门亲事?”

“如果你是来替我父母当说客的话,那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肯定,我不同意。”江澄冷声道,“没有见过面的人,强行凑到一起成婚,日后能有什么好结果,我想你也明白。”

“更何况,那也是个男人,这让我一时接受不了。”

江澄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知道你会有办法帮我的,魏无羡。”

魏无羡脸上总是洋溢着的笑意收了回去,转而认真思索起来。

“既然如此,”他沉思道,“那就逃婚吧。”

“都做出这个决定了,那就别有太多的顾虑,我留在这里,有什么事情让我担着就好,”魏无羡咧嘴笑道,“没办法,谁让你是我师弟呢,你不开心的事情,我这做师兄的可不会让你去做哦。”

江澄难得没有反驳他,而是走上前来抓住了魏无羡的手。

“你要好好保重,我娘应该不会太难为你。”

然后很快便松开:“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事你担着,我现在就动身。”

魏无羡撇了撇嘴:“师妹真是薄情呢。”

回答他的是江澄闻言气急败坏丢过来的一整套茶具。

“魏无羡你吃枣药丸!”江澄转身就走。

厨房里的红泥小炉在火炕上烧得滚烫,散发出阵阵的香味。江厌离从旁边的桌子上取过一块白布,盖在炉罐两边的把柄上,半打开着的满罐莲藕排骨焕发出晶莹的光泽,看上去很是诱人。

“终于完成了。”她松了一口气,将它端了出去。

自从蓝家上门来提亲已经过去有两日了,这两天来不光没见过阿澄,就连阿羡也只是见上屈指可数的几面。江厌离想,不知道阿澄到底能不能接受这件事情啊,毕竟以弟弟的性格,是万万不会...

去答应这件事的,哪怕这是爹娘的意思。

正想着,她已经走到了江澄的卧室前,伸手推门门紧锁。

里面慢慢响起了有人摇晃走动的声音。

“阿澄——阿羡——在的话就把门打开。”她柔声喊道。

里面的人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打开。魏无羡倚在门边,丝毫不客气的熟络接过江厌离手里端来的东西,陶醉着深吸了一口浓郁的香气,欢喜的说道:“真香,师姐果然是太体贴了,娶了你的金子轩真有福气。”

江厌离笑道:“阿羡,你和阿澄一直对子轩的态度不是很好,其实他对你们并没有恶意...阿羡你不要喝这么快,小心烫着,”她抬腿走进了屋内,有些疑惑着询问道:“只是,阿澄呢?”

“师姐,他不在这屋内,你不用到处去看了。”魏无羡抹抹嘴。

“更准确的说,这家伙早就在当天就跑路了。”

江厌离闻言脸色白了好一阵子,连忙回头去关好门窗,在确定周围暂时无人之后,赶紧悄声去问魏无羡:“怎么离开这里的?走之前有带好东西吗?有没有说过去哪里,我回金陵的路上好去接应他...”

“阿羡,你把这些细节告诉我,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但是现在千万不能让蓝家的人和阿娘知道,你也要保守这个秘密。”

“师姐,不用我说虞夫人也是会知道的。”魏无羡无奈道,“我在江家吃了这么多年的饭,怎么不会清楚她是多么聪明的人啊,被她发现估计是免不了紫电的一顿狠抽了,”他望向江厌离。

“不过这倒不碍事,我只是担心两家的联姻,恐怕还是免不了的。”

“也就是说,”江厌离接过他的话继续说下去,“只要阿澄有再回到江家的那一日,他还是会被送去蓝家的。”

蓝景仪在会客厅里无聊着同江氏弟子们下着棋。

“云梦的菜都好辣!我要回姑苏!江公子什么时候同我们回去啊...”

同行的苏涉实在是看不下蓝景仪这幅哀嚎着的模样:“是吗,那我看上次你在清河聂家那里同样吃着重口味的菜,怎么没见你这般抱怨过?”

蓝景仪道:“因为那里有聂二公子吗,我跟你讲讲他啊...”

苏涉耸肩,笑笑不置可否。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着传来,蓝氏众人抬眼望去,只见虞夫人带着掩不去的怒意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她的婢女和一脸慌张的江氏长女江厌离,手里抓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衣领,把他狠狠的丢在了会客厅的地上。

“这是你们要的江公子,你们蓝家的人现在就可以带他走。”

江厌离欲言又止:“阿娘,这明明是...”

虞紫鸢瞪了她一眼:“闭嘴!等蓝家的人回去了,你也给我回金陵去!”

魏无羡被一通紫电抽的浑身无力根本爬不起来,想起自己方才还正在同江厌离商量对策,下一秒就被盛怒的虞夫人踢开房门,给二话不说教训了一顿,心下很想就这样晕过去,完了,这次恐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因为他不开心,所以你就要让他逃婚?你给我听好了,魏婴!这婚事江蓝两家是结定了,阿澄不能去,那你就替他去蓝家好了,反正在江枫眠眼里,你才算是他亲儿子吧!”

周围的声音一片噪杂,但仿佛都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嫁就嫁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想。

tbc

下话预告:小无羡,大不同,半夜起来抹口红

这边蓝家也要准备如何搞定蓝大疑似逃婚之后的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21)
  1. 涣晚吟娓娓道来 转载了此文字
©娓娓道来 | Powered by LOFTER